【天9娱乐】中韩电影合作激增 但水土不服状况频发


发布时间:2020-12-05 21:43:53 阅读量:96013 作者:敬轩

韩国导演、明星结队来华天9娱乐

鉴于韩国导演的合拍作品水准一般,外界也有质疑韩国导演只是到不差钱的中国电影市场来“淘金”,创作时却并不走心。对此,一位中方电影人则认为这个黑锅不能由韩国导演来背,“很多时候,他们只能成为拍烂片的帮凶。”

尽管最近上映的几部中韩合拍片在国内上映时遭遇了票房“寒流”,但是这丝毫不能阻碍中韩影人之间进行合作的动力。而本届上海电影节,更是刮起“韩流”风,更多的韩国大导演、大明星开始谋求与中国影人的亲密合作。不过,目前来看,中韩之间的电影合作并不顺畅,还是有很多水土不服的状况。

大批韩国导演、明星在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你方唱罢我登场,而粉丝的追星之疯狂和尖叫声,好像是在韩国的主场,如此有市场和人气,也难怪越来越多的韩国影人愿意来中国。

CJ E&M中韩电影合拍片项目前日在上海电影节公布了未来两年的中国电影计划,其中包括韩国2015年票房冠军、警匪片《老手》将由中韩合制拍摄中国版;由韩国导演姜帝圭执导《长寿商会》将拍摄中国版;由宋仲基、黄政民、苏志燮等主演的《军舰岛》有望实现中韩同步发行。《功夫机器人》由 CJ、万达和 Dexter三方联手,曾执导过《色即是空》、《海云台》等经典电影的尹齐均导演执导。曾主演《黄真伊》、《海云台》等作品的韩国女星河智苑则签约寰亚,并将出演吴宇森导演的《追捕》。派格传媒发布的片单中,曾执导《机密搜查》的郭景泽将担任中韩合拍电影《天机2-731惊魂》的编剧、导演,韩国导演李焕京将执导《你是我的礼物》。张柏芝阔别大银幕4年后的复出之作《失控·幽灵飞车》是与韩国Bigbang组合成员T.O.P崔胜铉合作。崔胜铉自曝张柏芝是自己的偶像,还透露接拍此片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和张柏芝有爱情戏。

今年的暑期档更是有众多韩国“欧巴”。由EXO成员朴灿烈、袁姗姗、姜潮以及韩国“少女时代”成员徐玄主演的爱情喜剧电影《所以……和黑粉结婚了》将在6月30日上映。韩国国宝级演员李政宰也进军中国,与钟汉良主演了《惊天大逆转》,影片将于7月15日上映,影片讲述了一个不可告人的阴谋,人物之间进行了一场心智对决和生死较量。由韩国导演安兵基执导,佟大为、陈妍希主演的喜剧电影《外公芳龄38》 也将于今年7月15日上映。影片翻拍韩国喜剧片《超速绯闻》,讲述人气明星此前完全不知道的女儿和外孙找上门之后发生的一连串爆笑感动的故事,当时影片的制作人正是安兵基导演。 曾以《王的男人》而红遍亚洲的韩国明星李准基结束兵役后也来中国拍片了,由他和周冬雨主演,关锦鹏监制、林育贤导演的《谎言西西里》将于七夕上映。

近期上映作品并没有佳作

拍摄了《蜜月酒店杀人事件》出品方银润传媒副总裁徐林表示,选择与韩国导演及其团队合作,看中的就是“性价比高”,“要达到同样的制作效果,如果选择国内团队,成本至少要多出三分之一。”

可是,与合拍的热情相比,韩国导演的中国秀却并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来自星星的你》导演张太维执导的《梦想合伙人》由姚晨、郝蕾、唐嫣、郭富城、李晨等主演,影片在五一档上映后仅获得7700多万票房;韩国导演赵根植执导的《我的新野蛮女友》邀来车太贤、宋茜主演,也仅获得3414万票房;由安兵基监制、林大雄执导的《不速之客》虽有黎明、韩彩英、耿乐坐镇主演,票房仅接近400万。曾经拍出《我脑海中的橡皮擦》的韩国导演李载汉执导的《第三种爱情》成全了宋承宪和刘亦菲的爱情,票房却表现平平。张哲洙在韩国拍的两部电影都是叫好叫座,但他执导的《蜜月酒店杀人事件》在豆瓣上仅有3.4分。

算起来,从2006年到2015年,中韩合拍片有14部,只有《重返20岁》是2014年中韩签订合拍片电影协议以后,最为成功的一个电影,票房达到了3亿人民币。而它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一片双生,一个IP版本,同时开发两个,针对中国和韩国市场分别开发。这说明中韩的电影之间有不可忽视的“文化差异性”,也就是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状况。

拍不出好片不能全赖韩国导演天9娱乐

执导中韩合拍片《记忆碎片》的韩国导演朴裕焕表示,无论是故事还是拍摄执行层面,中韩之间都有一些“矛盾”,“目前由韩国导演执导的中国电影,大多是中方进行剧本开发和项目策划,而且在拍摄过程中出现各种问题的根本原因,是前期筹备的不足,在韩国前期准备时间会很长至少达到三到四个月,这样可以尽可能减少拍摄过程中的失误,现场的工作会很简单。但中方会认为‘什么要花那么长的时间进行前期准备呢?’筹备不足,必然会导致投拍后出现各种问题,甚至演员走位不准,表演没感觉。”朴导演由此也提醒中韩影人,在寻求合作的过程中,一定要深入了解沟通后再合作,“大量的资本涌入,必然会出现一些浑水摸鱼的情况,无论是中国的投资制片方,还是韩国的电影创作团队都要小心。”

而文化差异和语言的隔阂也是一大原因天9娱乐。导演张太维曾表示,由于语言上的问题只能通过翻译来沟通,本来很简单的内容通过翻译会花两倍的时间。

鉴于韩国导演的合拍作品水准一般,外界也有质疑韩国导演只是到不差钱的中国电影市场来“淘金”,创作时却并不走心。对此,一位中方的电影人则认为这个黑锅不能由韩国导演来背:“许多韩国导演来中国拍片是打工者的角色,不能主导影片,他们不可能从他们的视角拍一部中国的本土化影片,因此,很多时候只能成为拍烂片的帮凶。但是,他们只是众多岗位中的其中一个岗位,所以,不能由韩国导演来承担整个责任。”

中韩影人需要更深了解

尽管中韩合拍遇到一些问题,但中韩影人对合作仍充满乐观。宁浩导演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支持各种形式的合拍、合作,“虽然每个国家都有独立的审美和文化特性,但这并不意味着电影人闭门造车就可以了。我认可各种形式的合作,这样才能形成开阔的平台和视野,有助于电影工业的进步。”而韩国导演姜孝璡认为中韩合作将进入新的时代,之前的只能叫合作,不叫合拍。而真正深度的合作应该做到文化合作、资源合作、资本合作和市场合作。

派格传媒总裁孙健君认为,中国和韩国在伦理道德、价值观念 上相似度很高。更关键的是,韩国电影已经把好莱坞的成功经验拷贝过去,并结合得很好,“签约韩国导演以及明星,可以从中学习到很多。”韩国导演姜帝圭希望外界给两国影人更多的磨合时间:“目前中韩电影还处于技术和资金等方面合作的基础阶段,未来要想长期发展下去实现比较好的突破,两个国家需要深刻地了解双方的人文社会、历史文化,最终融入到作品里,积累到一定程度才能实现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文/本报记者 肖扬

韩国 电影 中国

上一篇: 多面臧天朔:身边朋友鱼龙混杂 信佛居士双面性情

下一篇: 姜文现身与大学生交谈 观众激动大叫“老大”

网友评论:

来自十堰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2-05

我独自的,独自的沈思这世界古怪:是谁吹弄著那不调谐的人道的音籁?回复


来自阜新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2-05

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我们排除做学问很实际的目的,读书就是我在吸取营养,把自己丰富起来。我自己感觉,读书最愉快的是什么时候,是你突然发现“我也有这个思想”。最快乐的时候是把你本来已经有的,你却不知道的东西唤醒了。回复


来自洪湖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2-05

怨得这相逢,谁作的主?——风!回复


来自浏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2-05

爱的出发点不一定是身体,但爱到了身体就到了顶点。回复


来自桐乡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2-05

如果有人愿对你好,就别折腾好好过吧,世上没十全十美的人,一个人能对你好就已很难得。如果有人从最穷时跟着你,就别贪心了,无论发达成什么样,都守着人家过吧。我们经历过的人再多,最后能陪在你病床前的也只有一个。人生到老方知唯一。不折腾,不贪心,才是一辈子。回复


来自沅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2-04

当你走完一段之后回头看,你会发现,那些真正能被记得的事真的是没有多少,真正无法忘记的人屈指可数,真正有趣的日子不过是那么一些,而真正需要害怕的也是寥寥无几。回复


来自丰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2-04

晴天适合相见,雨天适合思念。回复


来自永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2-04

幸福不一定是我们笑得很灿烂,悲伤不一定是嚎啕大哭。其实在这旅途上,总有感动和收获,所以我很快乐。回复


来自惠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2-03

总有些路,你要一个人走。勇敢一点,前面转角就是晴天。回复


来自三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2-03

生活中,总是有人要误解你,误解你的话、你的所做行为。很多事我们确实无法改变、不能左右,所以,那就,好好做自己吧。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