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中领教育】俩90后大学生骑行13天回老家 全程1620公里(图)


发布时间:2021-04-15 15:46:44 阅读量:950 作者:宜磊

于尧和丁楠很快购买了山地自行车,紧接着放开手脚准备起来深圳中领教育。在大学里,于尧学的是游泳,丁楠学的是足球,按理说他们的体能都不错,可为了保证骑行的体力,两人选择从成都到汶川进行短途锻炼。第一次,两人骑车走了160多公里,一到汶川就累趴下了。于尧至今还记着那次出行的感觉:一上路很兴奋,半道上疲惫频频袭来,快到目的地时,浑身的麻木又被兴奋所取代。慢慢地,于尧和丁楠喜欢上这样的感觉,从成都到雅安、从成都到汶川,乐此不疲。

于尧(左)和丁楠一到光明广场,就向等候他们的家人招手示意。

“爸爸妈妈,我们顺利到家了。”7月14日18时许,两个皮肤晒得黝黑、骑着单车的小伙子一到银川市光明广场,就向前方几位中年人大声呼喊。这两个90后是于尧和丁楠,他们在四川成都读大学,从成都出发骑行13天1620公里回到家乡银川,让人敬佩。

千里骑行,让这个暑期特别一点

“丁楠,你有兴趣吗,做一件给咱大学生活留下深刻记忆的一件事儿?”4月28日,在成都体育学院,大三学生于尧向老乡兼好友丁楠提出自己突然蹦出的想法——放暑假了,一块儿骑自行车回银川。听到这个提议,丁楠举双手赞成:“好,咱就过个有意义的暑假。”

“爸爸,你知道什么是骑行吗?”“好像有点印象。”4月28日当晚,于尧的父亲老于收到儿子的短信,回短信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爸爸,骑行是一种健康自然的运动旅游方式,能让人充分享受旅行过程之美。”接着,于尧向父亲普及起低碳知识来……

于尧和丁楠达成共识后,开始合计“千里骑行”计划。他们考虑到经费有些不足,父母的关爱有可能“阻挠”计划的实施,于是,两人分别向父母实施了“迂回策略”。经过几天的知识“普及”,两人向父母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父母挺支持这个计划,听说经费不足,立马给予“补助”。

两个月准备深圳中领教育,为了未知的旅途

转眼间暑假到了,7月2日7时许,两人全副武装出发了。从学校出来,驶出成都市区,他们上了108国道。经过近120公里的骑行,第一站到达四川绵阳。“最难的是爬秦岭,骑了30多公里就到达了分水岭,虽然山里景色秀美,可一路上比较枯燥。”接下来的行程,丁楠用一个小本子清晰地记录着每天行进了多少公里、在哪里吃饭、在哪里住宿。他认为骑行是个体力活,只有吃好睡好,才有精神走好下一步。

最难忘的是深圳中领教育,骑进宁夏界

“都到家门口了,我们到永宁接你们吧。”“不用了,你们在光明广场等着就行,晚上我们一起吃晚饭。”7月14日中午,老于给儿子打电话,却被婉拒。

18时05分,于尧和丁楠出现在光明广场路口,老于、老丁两家人欣慰地笑了。看到儿子晒得黝黑,两位母亲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爸,我们拍了400多张照片,你们看看这风景美不美?”和父母拥抱后,于尧和丁楠赶紧向家人汇报一路的情况。13天里,两人骑得最快的一天是从固原到中宁,骑行了190公里。“最艰难的一天是从平凉到固原,因为下着大雨,气温降到10℃左右,我们没带厚衣服,冻得够呛,而且雨后的路很难走,单车还老爆胎。”于尧指着背包里换下的备胎告诉记者,当时两人又冷又急,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那种感受着实让人沮丧。但这天也是他们最激动的一天,看到树立在甘肃和宁夏之间的省界标志,他们真正感受到到家的感觉。

回想13天的历程,于尧深有感触地说:“你一旦上路了,所想象过的困难就都解决了,这就是骑行的魅力。”(《新消息报》记者 李亮 文/图)

小学毕业那年暑假,闲来无事的佘梅溪跟学画画的堂弟约定——一人写书、一人画画,她的第一部作品《七彩神蝶》就这样诞生了,“其实写到4万字的时候真不想写了,但是想想已经写了不少,放弃未免有点可惜,就坚持完成了。”

12 当老师提问且没有指定某一学生回答时,知道答案的都应该举手回答。

就在记者采访的时候,小李父亲打电话过来,“要不还是回家吧,家里人帮你联系联系工作。”小李在电话这边却迟迟不语。他不想回家,与其回去面对亲戚朋友的唠叨,不如一个人在这边“寻找出路”。

南昌市胜利路、中山路是高校打工学子的首选之地,8月11日,在这几条路走访时,一张小写字桌上的精美饰品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原来是江西财经大学两名大一男生趁着暑期没事,做起了小摊生意。据了解,他们每天摆摊所获利润并不大,充其量只能维持平日里的生活开支。“我们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想为以后进入社会积累经验。”

根据《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关于完善研究生教育投入机制的意见》(财教〔2013〕19号)精神,从2014年秋季学期起,设立研究生学业奖学金。本办法所称研究生是指中央高校纳入全国研究生招生计划的全日制研究生。获得奖励的研究生须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从2014年秋季学期起,中央财政对中央高校研究生学业奖学金所需资金,按照博士研究生每生每年10000元、硕士研究生每生每年8000元的标准以及在校生人数的一定比例给予支持,所需资金按照预算管理程序列入年度部门预算。

今天,中国农业大学柯柄生告知新京报记者,他已就近期关于农大“播种系”一事,在农大官网上做出回应。

丁楠 于尧 光明

上一篇: 复旦大学举行"名校优企"大型招聘会 6000余岗位虚位以待

下一篇: 中国今冬从高校毕业生征兵13万 人数创历年之最

网友评论:

来自盐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5

如果我们都是孩子,就可以留在时光的原地,坐在一起一边听那些永不老去的故事一边慢慢皓首。回复


来自原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5

有些人是注定一个人要前行一阵子的,不必眼疾心快,不必忙于羡慕他人的群体友谊。回复


来自龙海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5

你不是要做一个单纯优秀的人,而是要做一个不可替代的人。回复


来自尚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5

希望有人懂你的低头不语,小心翼翼守护你的孩子气。回复


来自大庆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5

在我们漫长的岁月里,总有那样一个男子,在回眸灿然一笑时听到春暖花开的声音。回复


来自新余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4

如果说我懂得的道理比别人多一点,那是因为我犯的错误比别人多一点。回复


来自淮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4

我自以为的坚强,在重逢你的那一刻,如数瓦解。回复


来自临沧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4

经不住似水流年,逃不过此间少年。回复


来自福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3

认识的人不多,但是还是要跟你翻脸,人生很短,不想用来忍你。回复


来自九台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3

想念一个人,需要冲动的感觉。思念一个人,需要深刻的烙印。接近一个人,需要满怀的诚意。爱上一个人,需要十足的勇气。放弃一个人,谈何容易。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