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奕教育集团王庭浩】大学毕业生投诉行李快递后去向不明 被层层转包


发布时间:2021-02-26 03:10:51 阅读量:700 作者:涛宇

核实金奕教育集团王庭浩

7月初,北京各大高校的毕业季结束。可直到现在,个别毕业生仍然没收到从学校寄回家乡的行李,手里的快递单号也查无结果;还有毕业生称,寄出的行李被物流公司层层转包,实际收费也比寄件时定好的费用多出几十元。仅在中国人民大学,这种事件便发生多起。

2013年1月,《快递市场管理办法》出台,第27条规定,经营快递业务企业不得冒用他人名称、商标标识和企业标识,扰乱市场经营秩序,违反此项规定者由有关部门依法处理。

现象1 “送货上门”成空谈?

投诉

在毕业季,多家快递公司业务员到毕业生宿舍楼下设点揽件。在毕业生最为集中的品园宿舍区,聚集了中通、校园100、顺丰、韵达、天地华宇等快递公司,费用以称重计价,省份不同每公斤单价不一,韵达和天地华宇等公司均规定20kg起送,不足20kg按20kg计价。

李怀瑾是财政金融学院毕业生,家乡在四川绵阳市盐亭县,家住七层,6月28日,她通过天地华宇往家乡寄回一个箱子。选择快递公司时她很谨慎,既要确认快件能送达县城,又希望能享受送货上门的服务。寄送前,业务员许诺4天后送货上门,还说“即使花高价雇人也会给你搬上楼”。

7月2日,李怀瑾查到快件已抵达绵阳市。天地华宇的工作人员来电,说李怀瑾家所在县城距绵阳市超过15公里,公司不负责继续运送。他们给李怀瑾两个选择:要么自己到绵阳取件,要么请另一家快递公司过来把行李取走,运费自理。截至昨日,李怀瑾的行李仍未送至家乡盐亭县。

核实

接到李怀瑾的投诉后,天地华宇负责海淀区大学生行李快递业务的经理田利军称,李怀瑾忽视了他们在称重现场张贴的“不负责送货上门”的告示牌,并申明在场揽件的业务员是天地华宇雇用的校园“临时工”,公司在培训时已告知临时工不能做出类似承诺,所以现在不能兑现临时工“送货上门”的承诺。

记者拨通田经理口中“临时工”的电话,听到关于“临时工”的询问时,对方并未回答,只说会和田利军沟通。

现象2 快递订单信息空白

投诉

毕业生龚喜谜缘,6月29日选择宿舍楼下的中国邮政EMS往家乡湖南娄底寄行李。邮寄时,他看到了有EMS标志的工作棚和工作服。直到7月5日也没得到关于邮件的任何消息。他通过邮政客服电话11185查询,却得知手中订单号对应的订单信息为空白。

6月29日,毕业生康锡恩的行李箱也交给了这家EMS,通过电话查询了这份快递单,中国邮政客服人员告知,康锡恩的单号EX3969466**CS没有投递记录。客服人员说,从单号特征能看出,揽件人并非中国邮政系统,因为当前中国邮政的单号是13位纯数字,像康锡恩手中的这种以夹杂英文字母的旧单已在今年年初弃用。直到7月11日,康锡恩才领到行李。

6月26日,毕业生孙伯澍也通过这家EMS快递公司往乌鲁木齐寄行李,孙伯澍说,工作人员给他开出的快递单上显示的公司名称变成了“京急通达”,电脑查询单号显示为单号空白。

负责人大快递业务的中国邮政双榆树分部员工张先生说,今年毕业季中国邮政未在人大校内设点。很可能是某些人买了中国邮政过期的单据,打着EMS的旗号收揽业务。

京急通达物流公司亦表示,并未在人大设点收件。京急通达公司执行经理秦岭说:“孙伯澍同学手中的快递单是伪造单据,上面没有京急通达的公章。”秦岭说,公司已报警,因孙伯澍快件收到并未构成实际损失,警方未予正式立案,但已记录在案并承诺调查。

现象3 层层转包加收费

投诉

6月19日,毕业生何林璘通过宿舍楼前的韵达快递寄出两箱行李,目的地是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金奕教育集团王庭浩。6月22日,何林璘母亲被电话告知她有一件郑州“何玉香”发来的快递,请她带有效证件和30元钱到长通物流提货。

何林璘寄出行李时,韵达出具的物流单上并无单号。业务员当时对她解释:“物流运输都没单号,寄件人没法查询寄送的东西到底走到哪里了。但只要快件到了,就一定会通知收件人来取。”

何母赶到长通物流,发现寄件人署名“何玉香”的包裹正是女儿何林璘发自北京的行李箱。长通物流另收了何母30元费用。这一项收费令何林璘愤怒——当初寄件时,已谈好80元费用送抵郸城县,对方从未提及货到再多缴费之事。

核实金奕教育集团王庭浩

长通公司和义成物流人员均表示,对于何林璘在北京是否付款、付过多少一无所知,只能按照“上家”的快递单收取费用。

韵达快递总公司接线员的答复是“韵达公司只做快递,快递单条形码下方一定会有单号,这种情况可能是网点私自转包物流的行为”。

人民大学韵达分部一位李姓工作人员解释,如果当事人选择的是较便宜的物流业务,韵达会把行李交给其他的签约物流公司运送,义成物流就是韵达河南区域的承运方。至于多收取的30元,李先生说这是工作失误,义成在和“下家”长通物流合作时,可能错误地勾选了单据上“仓储费”或“保管费”的项目。他在接到何林璘投诉之后已经向后面两家公司要回了这30元钱,并希望何林璘同学能去领取。

■ 校方回应

只与两家公司合作

对于以上事件,中国人民大学后勤集团国内公寓部学生服务中心副主任刘松林表示,人大曾与双榆树邮局和中铁快运两家快运公司合作,准许两公司在6月28日、29日两天在品园六号宿舍楼北侧统一收集行李。此消息已于6月17日在人大后勤集团网站上公布,其他快递公司设点揽活属于其公司行为,与学校无关,学校不对此负责。

■ 专家说法

致大量快递丢失 快递方触犯刑法

一不愿透露姓名的物流行业内部人士介绍,一些快递公司并未在二线城市末端设立送货点,故只能经过转包方式寄送货物,但目前物流公司一般不会事先征求客户的同意,这是一个长期以来形成的比较恶劣的惯例。一旦转包给一些落地式、加盟式、合作关系松散的小物流代理人,就会出现物品丢失、额外索要费用等行为。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姚欢庆认为,物流公司打着其他快递品牌收揽快件、出具虚假快递单据的行为,构成了《民法》上的欺诈行为。快递单可以被认为是一种运输合同,一方当事人使用虚假信息订立合同违反了《合同法》规定。如此类行为大规模发生,致大量货物丢失,这种欺诈行为就会构成刑事犯罪。

对于快递转包行为,姚欢庆认为,运输合同的订立是基于一定的信任,一般不允许合同一方私自外转。从民法角度看,当事人在得知快件被转卖给其他物流公司时,有权利要求解除合同,并有权利在货物丢失和损坏时要求对方承担一系列赔偿和伤害责任。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黄月 实习生 王聪

毕业生 行李 层层

上一篇: 清华复招男足高水平运动员 一本线下20分可录取

下一篇: 高三男生示爱遭拒起杀机 校园内持刀追砍4人受伤

网友评论:

来自宣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2-26

在我们的心灵深处,爱和孤独其实是同一种感情,它们如影随形,不可分离。愈是在我们感觉孤独之时,我们便愈是怀有强烈的爱之渴望。回复


来自定西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2-26

我唯愿保持住一份生命的本色,一份能够安静聆听别的生命也使别的生命愿意安静聆听的纯真,此中的快乐远非浮华功名可比。回复


来自汨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2-26

孤独从来就不会毁掉一个人,把自己的头奋力塞进一个不适合自己的圈子,佯装自己不孤独才会毁掉一个人。回复


来自邯郸邢台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2-26

可是爱情,就只能是爱情。它是那么绝对,那么独佔,那么无可替代。我已经决定我的人生要服从我的爱情,我别无选择。回复


来自韩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2-26

幸福就是只要牵对了手,就算失去了方向感,但仍然不会害怕。回复


来自舒兰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2-25

我还在原地等你,你却已经忘记曾来过这里。回复


来自张掖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2-25

你的前任比我还爱你,我还怎敢跟你交往。回复


来自钟祥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2-25

知识给人重量,成就给人光彩,大多数人只是看到了光彩,而不去称量重量。回复


来自抚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2-24

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转身就爱别人。回复


来自五常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2-24

两个人能否走在一起,时机很重要。爱得深,爱得早,都不如爱的时候刚刚好。如果可以,就让我们,晚点在一起,余生都是你。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