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教育培训机构】"飞越重洋"遭遇金融海啸 断言"出国热"为时尚早


发布时间:2020-09-28 10:11:58 阅读量:270 作者:涆安

在王乃其看来,金融危机给留学造成的影响,在留学培训业务上要等到2009年四五月份才会显现出来宝鸡教育培训机构。预计出国的热度会上升,但现在还很难得出“出国热”的结论。

田野不想再等下去了宝鸡教育培训机构。他是眼睁睁地看着大洋彼岸的金融危机倏忽之间走到自己身边的。

当雷曼兄弟公司破产的消息传来时,这个年轻人匆匆接受了一份录取函,它发自一家很不错但算不上顶尖的美国大学。

这名南开大学硕士,原本打算多申请几所大学,挑最好的去深造。在此之前,即使手头持有的基金跌到惨不忍睹时,他也没感到冬天的来临。

“就算学校排名不是很靠前,但只要导师好,研究方向适合,我也就心满意足了。”田野作了决定。

“早去早回,不想再拖一年。”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强调。

在这些立志留学的青年中间,所有的猜测都指向一个问题:金融海啸袭来,还能否如愿“飞越重洋”?

中国改革开放鼓励留学的政策实施30年来,有136万人从中受益。但这一次,他们担心,顶着金融海啸,“飞越”的过程可能会更加吃力。

断言“出国热”为时尚早

北京某高校政治系一位本科生两年前就计划好了出路,毕业后到密歇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但如今,这条路不再是他的首选。

他申请留美时发现,金融危机给美国高校带来了巨大的财政负担,拿到奖学金的难度加大了。“对方学校给我发了邮件,说了财政问题。另外,通过在国外的留学生渠道,也对目前形势的严峻有了一些了解。”他说,眼下,他想在国内的政府部门找一份工作。

出国大军激烈角逐的往往不是录取机会,而是奖学金的多寡。如果没有得到美国高校奖学金的资助,中国的一般家庭很难付得起高昂的学费。而要想拿到全额奖学金,包括以助教、助研等方式获得补助,就需通过录取委员会的严格筛选。

如果拿奖学金的机会变得渺茫,选择出国的很多人会最终放弃。

“我认识的好几个人把雅思、托福和GRE(三者均为出国留学的英语及学术能力考试——记者注)都考过了,可最后他们不是选择保研就是去找工作,连申请都没做。”南开大学经济学专业的陈明潇告诉记者。

和班上大部分同学一样,陈明潇早就准备出国留学了。可“战友”一个接一个地退了出来。“我估计班上能坚持到最后的不会超过5个人。”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研究生盛锦飞是BBS“我爱南开站”“出国之路”讨论区版主。关于金融危机是否影响出国,这里的网友反复讨论过多次。

他向记者概括了金融危机带来的显而易见的影响:很多学校的资金缩水,可提供的奖学金少了;危机带来就业困难,更多的美国本土学生毕业之后选择继续读研,因此竞争更为惨烈。

一些人打了退堂鼓,可另一些人却又萌生了出国的念头。国内的就业形势本来就不容乐观,现在又加上金融危机的影响,就业更是雪上加霜。而美元、英镑等外币汇率持续走低,人民币相对升值。这“一难一低”,让很多毕业生将目光投向了国外高校,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专业的牛明杰就在此之列。

牛明杰坦言,自己从没想过出国,可经过一个多月来找工作屡屡受挫带来的打击后,他还真有点儿心动。

清华大学电子系研究生唐凯杰说,自己原定毕业后就去工作,现在反而觉得出国比较好,因为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提高自身的知识储备是更好的选择。

据盛锦飞观察,今年南开大学申请出国的人数并不比往年少。“经济危机意味着我们要更加努力地把申请材料做好,这样才有竞争力”。

职业培训公司BeBeyond北京留学培训部门的负责人王乃其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金融危机会使今后几年中国的出国人群更加庞大。按照国际惯例,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很多人会选择回学校充电。商学院会非常热门,竞争会非常激烈。

记者在网上抽样调查的30名大学生中,10人因为金融危机取消了原定的出国计划,6人因为金融危机而在选校时格外小心,5人申请了比原定计划更多的学校以“保底”,4人因金融危机带来的就业难考虑出国留学。

人民币升值对自费生是利好

在南开大学金融系学生杨絫看来,金融危机不全是消极影响。“奖学金是少了,但国外很多大学会接收更多的自费留学生来赚钱。”

盛锦飞也估计,今年自费留学的形势会变好,被好学校录取的机会更大,因为在资金缺少的情况下,海外高校会录取更多的自费生以增加收入。

北京天道咨询公司留学顾问石凌佳并不认为所有国外大学都受到影响宝鸡教育培训机构。“那些财力雄厚的一流大学如常春藤名校,依然愿意拿出不菲的奖学金提供给国际学生,以捍卫其世界知名大学的历史使命和济世精神。”

“不过,由于很多主要依赖州政府财政来源的公立大学资金匮乏,私立大学的各类赞助资金以及捐赠也不能如期到位,国内学生如果申请奖学金,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北京环球达洋行留学咨询公司湖北分公司的姚女士说,金融危机会让很多高校有接收自费留学生的愿望,相关要求也放得更低,这对自费生无疑是个利好消息。

“英国大学教育产业化很多年了,很大程度上是咱中国的自费留学生撑起来的。不过这次我在申请过程中从一个美国教授口中知道,原来美国大学内部也开始欢迎咱们自掏腰包。”一名南开大学学生感慨。

华中科技大学国际教育学院一位负责人坦言,整个经济环境不会在短时间内彻底扭转,国外一些大学此时希望招收更多的自费留学生,目的很简单——赚钱。

在石凌佳看来,国际货币市场的变化是另一大利好因素。“美元、英镑、澳币大幅贬值,人民币不断升值,这一升一降,费用比以前降了不少。”

但姚女士也注意到,国外的一些大学提高了学费,有的甚至提高了10%,事实上抵消了汇率变化的差价。

很多中国留学生希望能在国外找一些如图书馆助理、宿舍助理等勤工助学的职位,减轻经济负担。对此,姚女士认为,在整个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打工的机会可能会有所减少。更重要的是,如果经济持续不景气,对留学生实习和留在国外谋职可能更加不利。

从南开大学陈省身数学所毕业后,邵鹏2008年秋季进入著名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学系,一边攻读博士学位一边担任助教。他说,以助研方式获得资助的学生,此次受到影响较大,因为教授的经费普遍很难申请下来,他们在给予学生助研支持时会倾向于更加谨慎。新的助研资助可能很难拿到,已经获得助研资助的往届学生,也有可能因为导师没有经费而终止资助。

“水木社区”BBS的“飞越重洋”讨论区,一个网友的遭遇侧面印证了邵鹏的判断。这位网友本来获得了助研的资格,结果还未动身就收到了未来导师的电子邮件。“我们不得不收回你的录取通知,由于当前的经济衰退,承诺的赞助迟迟没有到位……”

这位网友进退两难:入学资格仍然有效,但助研的机会是没有了。

据邵鹏估计,金融危机对奖学金的影响,依赖于学生获得资助的方法。以助教方式获得资助的学生,受到的影响要小一些。“因为教学始终是大学的根本,况且困难时期可能还会扩招,因此各个系对助教的需求有可能会更大。但我认为存在一种可能——助教的收入会有所减少。”

在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网上一些人建议“广种薄收”,多申请几所学校。邵鹏认为,这种“海投”无疑会增加学生的申请费负担。

杭州师范大学政治经济学院三年级同学葛柳佳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她从一年级就想到巴黎留学,但在二年级下学期,她注意到家里的证券市场投资严重缩水,许多企业效益不好。

葛柳佳如今有了新的目标:报考公务员。

公派出国受关注但与大众仍有距离

与可望而不可及的奖学金和变动中的汇率相比,“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研究生项目”是个风险较小的渠道。

这个项目始于2007年,到2011年,每年从数十所全国重点大学中选派5000名研究生赴国外一流大学、科研机构攻读博士学位。

“金融危机不会对‘公派计划’产生多少消极影响,还是有很多优秀的同学拿到了学校的公派指标。”在南开大学人事处,负责该项目的杜雨津说,由于独自申请奖学金的难度增大,公派研究生比往年更受同学们关注。

参与公派项目的学生,原则上需要和推选单位签订定向就业协议,并在完成留学计划后回国工作一定年限,才可在留学期间获得学费和一定数额的生活费补助。

“虽然国外的石油化工类大学受影响不大,但只要能申请到美国前100位大学攻读博士,我就先签‘公派’,不想再冒险了。”天津大学化工学院的金鑫告诉记者,不少同学开始将目光转向公派项目。

“我们班上好几个人都没拿到全奖,只好选择学校的公派了。”南开大学物理学院一名学生说。

这名学生和很多同学一样,对公派这条途径保持距离。他一度打算选择公派,但后来美国排名50开外的一所大学给了他全奖——免除学费外加1.8万美元的补助。“现在我很满意。”这样,他“至少不用受公派的约束,也能早点静下心来做其他事情。”

“我不会走公派,宁可自己出一部分钱。毕竟走公派以后还要回学校工作几年,而毁约不仅要还国家的钱,还要多交罚金,更不划算。”陈明潇说。

就算没有公派的约束,学生也要思前想后。留学顾问石凌佳提醒:“这次金融危机已经蔓延到欧美国家的各个行业,很多世界知名公司都相继大幅裁员,导致海外就业情况非常糟糕。美国的经济衰退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对那些一两年内就毕业的硕士来说,毕业后在美国找工作非常难,可能四五年后毕业的本科生或博士生找工作会好一些。”

“我们班上有好几个同学放弃了留学申请,就是因为觉得这几年在国外找工作不太现实。”陈明潇告诉记者。

2009年1月开始,海外各大高校陆续发出一年一度的offer(录取通知)。而留学信息网站“Offer雨”已经着手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南开大学、复旦大学等历年留学人数最多的高校统计数量。

今年的降“雨”量能有多大?这家网站创办人、留美学生陈海亮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现在还看不出来。今年的招生名额,去年就定了,有改动也是小范围的。”

在接受采访时,南开大学陈省身数学所教授白承铭也持这种意见,认为眼下还很难看得清楚。

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邵鹏等留美中国学生向记者表示,他们担心下一年度“会更加凄凉”。本报记者 张国 实习生 周(吉+力)人 李晶星 田国磊

田野 重洋 遭遇

上一篇: “国考”今起公开调剂补充面试人选

下一篇: 本以为划龙舟只需体力 洋弟子体验中国龙舟赛

网友评论:

来自遂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8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回复


来自东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8

温柔要有,但不是妥协,我们要在安静中,不慌不忙的坚强。回复


来自冷水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8

忘掉岁月,忘掉痛苦,忘掉你的坏,我们永不永不说再见。回复


来自邳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8

我还在原地等你,你却已经忘记曾来过这里。回复


来自江都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8

这城市总是风很大,孤独的人总是晚回家,外面不像你想的那么好,风雨都要自己挡,愿每个独自走夜路的你都足够坚强。回复


来自丹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7

改变,不需要你自己说,别人会看得到。回复


来自临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7

生活就是这样,脚长在自己身上,往前走就对了,直到向往的风景,变成走过的地方。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即兴演出,踩着别人的脚印,开辟出自己的领土。回复


来自阿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7

每天给自己一个希望,试着不为明天而烦恼,不为昨天而叹息,只为今天更美好!回复


来自宣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6

要飞就得满天飞,风拦不住云挡不住的飞,一翅膀就跳过一座山头,影子下来遮得阴二十亩稻田的飞,到天晚飞倦了就来绕着那塔顶尖顺着风向打圆圈做梦。回复


来自乐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6

总在不经意的年生,回首彼岸,纵然发现光景绵长。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