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疗病人的健康教育】儿童绘本馆昆明“遇冷” 叫好不叫座


发布时间:2020-09-29 15:11:55 阅读量:349 作者:皓景

毕灵慧说,在天津,读书氛围要浓厚得多,且书馆多,随处可借书化疗病人的健康教育。“可在这里我感觉,父母都不看书,别说孩子了。吃饭的地方,到处可见玩手机的父母和孩子,这是一个令人忧心的现象。”她还观察到,家长更喜欢买书,而不是借书。“要知道自己买书,没有专业研究,买的书对于孩子来说参差不齐,不是所有的都会爱看。不爱看岂不是又浪费了?而且书很多,尤其买绘本费钱,花了很多钱只能买很少一部分。”

绘本馆应运而生。当北京、上海儿童绘本馆日趋成熟时,昆明的儿童绘本馆也开始陆续出现。31日,昆明南亚风情第壹城小区内,金潮正打理着自己的佳禾童书馆。作为一位全职妈妈,金潮非常看好绘本馆市场,但现实却是绘本馆在生存的边缘徘徊着。

金潮开设绘本馆的梦想,源于孩子对阅读的热爱。在考察过北京、上海的市场之后,她决定将自己的绘本馆开在闹中取静的小区里。从2012年9月底绘本馆开馆至今,会员100多人,经营比想像的艰难,且至今尚未盈利。

“事实上,在国外或者是国内一些城市,绘本馆是很受欢迎的。”金潮说,然而在昆明,不能说大家不喜欢绘本馆,只是了解甚少。“我想做的事情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什么是绘本,怎么阅读绘本,然后告诉他们如何来与孩子建立和谐的亲子关系,其实这是我最初的想法,就是想做。”然而现实却常常与愿望不符。“我觉得应该很好做的,但是做起来为什么会这么难。”

“我觉得在昆明还没有热起来可能只存在一种情况,就是不了解化疗病人的健康教育。”第一次带孩子到绘本馆的爸爸朱先生说,他第一次接触绘本,就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亲子阅读方式。“当大家了解了,就会愿意来了。”

绘本馆在国外原本属于社区图书馆,目的是为了让孩子们随时随地读到喜欢的书籍,属于免费类型。但在国内,官方社区图书馆的缺失催生了民间兴办的社区图书馆,一般采取会员制模式来维持绘本馆的运作。但当会员数量严重不足时,盈利不说,运营下去都成了是摆在馆长面前的一道难题。

位于昆明北市区的老约翰童书馆,馆长毕灵慧因要照顾婆婆和孩子,便辞职在家做全职妈妈。她说在老家天津,一个孩子可以不学钢琴、舞蹈,但绝对不能不养成阅读的习惯。看着儿子对书的爱好,也让她萌生了办绘本馆的想法。于是,她和另外一个妈妈经过考察,也选择加盟了一家绘本馆。

“但是我发现昆明的家长好像更愿意在才艺方面培养孩子,对于绘本阅读,倒没有太热衷”。毕灵慧说,她加盟的这一家绘本馆还采取配送的方式,让孩子在家也能坚持阅读,减少家长接送孩子到绘本馆的压力。“或许还是因为氛围不够好,即使是配送的方式,也没能更好地带动。”毕灵慧算了笔账,按现在的经营情况来算,至少要3年以后才会有成效。为此,她不敢请专门的人送书,常常都是她和另外一个小伙伴骑电动车轮流送书。目前,她送书最远的地方有约10公里的路程。

绘本馆的生存很困难,这几乎是昆明馆主妈妈们的共识,但妈妈们谁也没打算放弃。金潮说:“日本最开始发展绘本馆时,也不顺利,但随着全民阅读的开展,现在的发展就很好。有专家预测,昆明绘本馆到发展好还需要5年的时间,我必须坚持,也相信昆明的绘本馆能做好。阅读是对孩子一生有益的事情,通过绘本的阅读,既有助于让亲子关系更加融洽,也能帮助孩子成长。”

毕灵慧相信“亲子阅读”这个概念,一定可在绘本馆从业人员的推动下得到认可,随着观念的提升,相信这个行业最终能找到一条发展之路。而金潮则期盼,绘本馆能得到政府或者是公益资金的支持。“上海一家爸爸开的绘本馆,就是背后有一个基金专门在支持他,所以他可以做免费绘本馆。“这也仅仅只是一个梦想,希望背后有一个团队可以支持我,让我有近期目标,远期目标,把这个绘本馆一直办下去。”(完)

赵雪芳:上岗退费的效果还是挺明显的。教师积极性变高了,开始愿意到基层去,不像以前一样全想往县里、市里跑。我们学校离县城十多公里,教师每月补贴800元。离得远的最高有近1000块的补助。有了这些补贴,交通等方面的压力也小一点,大家开始安心在基层工作。

据卢建权、王梓语同学的家长介绍,孩子被救的具体情况是他们在寻找救命恩人过程中听多位目击人讲述后才逐渐弄清的。

杨老师说,董国伟老师待人很诚恳,做事非常认真,在绘画方面很钻研,“经常晚上画到十一二点钟,深更半夜才回去,一个人在那画。”

在招聘会门口,校方工作人员也严格执行这一规定,要求本校学生必须手持学生证进场,并一一仔细对照查看化疗病人的健康教育。为了避免麻烦,这场招聘会还在门口挂出了有 “谢绝非毕业班学生和学生家长进场”字样的招牌,也就是说,该校应届毕业生的学生证成了招聘会开场一小时内唯一的入场证明。一名外校生进场心切,混进了本校队伍,并用颜色相近的其他证件冒充该校学生证,不过还是被工作人员的“火眼金睛”辨别并拦截,这名学生也只好在一阵哄笑声中讪笑着离场。

面对方兰的质疑,区教育局的代理人表示,对方兰作出待岗及病养决定的都是学校,作为教育主管部门,他们的确对此事知情,但他们认为学校是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根据客观情况做出的决定,他们也不便干预。此外,让方兰待岗及病养的原因是因为她违反了学校的有关规定,不具备教师的一些基本素质,并非她存在精神障碍,同时学校从未在任何公开场合散播她有精神疾病言论。对于方兰提出的百万赔偿,区教育局认为没有任何依据,无法接受。

笔者仔细浏览后,发现这本书名不副实,其搜集的并非真正的零分作文。除集纳的一些语段,比喻和引用有点不恰当外,其他文本,从语言到观点,再到写作手法,都不乏优秀之作。换句话说,这些不像真正的高考零分作文,更像专业写手炮制之作。

学生干部理应起到带头作用,团结、带动其他同学一起搞好寝室卫生。恋爱是私密的事,在公共场所亲热算不上太文明。学生干部理应学会自我约束,将来走上社会,才能更好地在有所约束中服务社会。卞广春

“会不会是网络有问题呢?”李平到教育部授权的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现场验证。此中心5月4日书面回复:经核实,该院(原湖北教育学院)无网络教育办学资格。

获悉此消息后,长沙理工大学分管招生就业工作的副校长邹宏如用“点赞”和“支持”,表达了他的观点。

高考朝哪个方向发展?能否打破“一考定终身”?一系列新政策让高考话题持续升温

中国从2011年开始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旨在改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营养状况和身体素质。

此外,家庭性教育的消极被动也让孩子们不得不“摸着石头过河”。羊城晚报记者在与家长们的交流中发现,单是面对“我从哪里来”这样“浅显”的问题,真正大方答出正确答案的不到四分之一。

本馆 儿童 昆明

上一篇: 中国已成人才回流国 海归回国创业寻求大舞台

下一篇: 90分钟的早教课40分钟让孩子自己玩 家长发帖质疑

网友评论:

来自双辽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9

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去拼天赋。说是有一个调查实验,问:如果数学不好,能不能学好计算机程序处理等东西。结果百分之七十多的人选了不能。然后一个教授就总结了这一句话。回复


来自黑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9

喜怒哀乐,牵着年轮的手,永无停止的前行,是健康,是平稳,把这几种原生态最本质的东西,拧成了一股绳,拴住了心脏当做纸鸢放飞,一跃升空,看见了天空的蓝,看见了大地的绿。回复


来自厦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9

每天给自己一个希望,试着不为明天而烦恼,不为昨天而叹息,只为今天更美好!回复


来自敦化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9

如果个性是一种错,那麽我已壹错在错。如果帅是一种罪过,那麽我已罪恶滔天。如果聪明要受惩罚,那我岂不是该千刀万寡如果谦虚要受责駡,我怎能逃过妒忌的嘴巴。回复


来自开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9

很多人一直以为自己与他人拼得是吃苦,是天赋,什么刻苦奋斗,什么拼命学霸,其实拼的只是一点点认真,一点点细节,一点点本分,连勤奋都谈不上。在你的周围,懒汉实在太多,你只要做到基本的勤劳,你也就可以致富了。回复


来自酒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8

你其实不是怕高,你只是怕坠落。回复


来自大理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8

无须刻意铭记无法实现的爱情。无论有什么样的回忆,我们再长大一些的时候,时间就会把回忆里的泪水风干。那时候,回忆里,就只剩下温暖的片段了。回复


来自南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8

有得必有失:生就男儿身,便失去了女儿态;得到了成熟,就失去了天真;选择了某种职业的艰辛,却体会不到另一种职业的责任;拥有了喧嚣的城镇,就丧失了寂静的山村;有了安全的港湾,就没有求索的漂泊;想要小溪的清澈,就看不到大海的磅礴……回复


来自津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7

那些扬言陪你走完一生的人,总是迷路。回复


来自延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7

我身上必定有两个自我。一个好动,什么都要尝试,什么都想经历。另一个喜静,对一切加以审视消化。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