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创造人是谁】千亿PE巨头弃子!黑石、凯雷旗下公司接连宣布破产


发布时间:2021-05-15 07:10:05 阅读量:77290 作者:俞宇

新西兰汉堡王同样表示,疫情期间没有营业收入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财务挑战互联网的创造人是谁。“虽然我们申请并收到了政府的工资补贴用于支付员工工资,但自封锁以来,公司没有营业收入,目前没有现金流来支付供应商和房东。”该公司总经理Michelle Alexander提到。

2020年,“现金流”成为了每一家企业无法闪避的难关。疫情以来,在投中网的采访中,“控制现金流”的概念曾被多位投资人反复提及:既然外界输血愈发艰难,备足粮草并奋力自救已成为摆在众多企业面前的唯一选择。

傍身全球PE巨头,就可以挨过2020年的“倒春寒”吗?

疫情下,曾备受巨头垂爱的新西兰汉堡王及APG遇到了相似的困境。

APG提交给法院的初步文件显示,目前该公司总资产规模在5000万美元至1亿美元之间,总债务规模在1亿美元至5亿美元之间。此次宣布破产前,由于美国防控疫情的需要,APG关闭了其运营的12家主题公园,加重了其经营不善的负担。

2020年,“现金流”成为了每一家企业无法闪避的难关。疫情以来,在投中网的采访中,“控制现金流”的概念曾被多位投资人反复提及:既然外界输血愈发艰难,备足粮草并奋力自救已成为摆在众多企业面前的唯一选择。

“宠儿”接连破产:黑石凯雷均未输血

APG及新西兰汉堡王的破产消息突如其来互联网的创造人是谁。

2020年4月8日,APG发布声明称,公司正在追求一份重大重组方案,该方案旨在降低现有债务水平,并最终增强公司的运营能力,以便未来几年可以继续为顾客服务。

作为该方案的一部分,APG计划同“预诉求担保放贷人”达成一份“假马竞标协议”,以出售掉公司的几乎全部资产和运营业务,并已经向美国特拉华州地方法院提交了Chapter11破产申请。

“近几年,公司遭遇了多重挑战,包括行业竞争和整合的加剧、运营开支的多样化增加、运营收入的季节性变动等。为了解决这些挑战,我们采取过一系列经营方案旨在增加利润。然而,持续不断的市场波动和运营挑战,阻止了我们实现改善财务表现的目标。”APG首席运营官John Fizegorod在声明中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APG成立于2014年,目前在美国加利福尼亚、佛罗里达、新泽西三州运营着10所家庭主题的娱乐中心和两所水上公园。目前,凯雷投资集团附属公司持有APG超43%股权,Edgewater Funds持有其超26%股权。

就APG破产的相关消息,投中网于2020年4月14日向APG控股股东凯雷集团中国公关团队求证,截止发稿未得到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APG未在2020年4月8日的公告中披露此次有意“接盘”该公司的潜在买家信息,但是消息提到,潜在买方是博龙资本(Cerberus Capital)领衔的放贷人团队。

相比之下,黑石集团控股的新西兰汉堡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互联网的创造人是谁。

新西兰权威媒体NZ Herald引援知情人士爆料称,2019年3月起,黑石集团就曾任命Craigs Investment Partners为新西兰汉堡王寻找买家,但到疫情来袭时仍未能找到。

没有持续的资金续入,新西兰汉堡王的业务崩于一日。

2020年4月14日,新西兰汉堡王母公司宣布,由于新冠疫情带来的巨大冲击,该公司已经申请破产接管,来自资产管理公司Korda Mentha的Grant Graham和Brendon Gibson被任命为管理人。

2011年,黑石集团以近1.08亿纽币(约合4.63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汉堡王在新西兰的特许经营权。彼时,黑石集团注册了一家名为Tango New Zealand的公司用于收购汉堡王的业务。随后,Tango New Zealand开始寻求向Anchorage New Zealand Holdings股东买断股份的许可,后者为新西兰汉堡王的所有者。

疫情下,黑石没有选择再次输血。

新西兰汉堡王总经理Michelle Alexander表示,“何时能解封还是一个未知数,经济恢复速度也有很大不确定性。在这种情况下,公司的股东决定不再向公司投入任何资产。”

目前,新西兰汉堡王共有83家门店。Michelle Alexander提到,公司申请破产接管的目的是尽量让企业重新运作,并寻找新买家。“这是对汉堡王的最佳方案,希望能尽快找到对汉堡王在新西兰发展有信心的投资者。”

全球企业奋力自救:现金流仍是第一要义

APG及新西兰汉堡王的困境并不罕见。

保险公司(NYSE:MET)联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3%的受访小企业表示,如果不能尽快获得现金注入,抑或或是经济状况不能快速改善,它们就不得不在未来六个月时间里永久性关闭。

不理想的创业环境下,投资人的预期同样并不乐观。

2020年4月初,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公开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对日本经济的影响逐渐加重以及软银公司收紧财务支出,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

实际上,2020年3月27日,软银集团被投企业太空互联网公司OneWeb就已正式申请破产。从2016年开始,软银和愿景基金向OneWeb投资了20亿美元。孙正义曾称OneWeb是愿景基金整个投资组合的“基石”。

在中国,一级市场的寒意在疫情下愈发刺骨。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20年第1季度,更多机构选择观望等待,一些小机构甚至难以延续宣布解散,VC/PE市场新基金数量腰斩,创投交易数量骤减70%。

其中,2020年1季度新成立基金471支,同比下降26%,环比骤降56%。由于线下业务开展受限,同时企业投资者为维系自身业务运转,加强现金流把控,选择延缓出资或收紧额度,募资形势极为严峻。

同时,由于募资弹药补充不足,机构投资受限,2020年1季度参与投资的VC/PE机构仅788家,同比锐减52.04%,创投交易数量骤减70%。

疫情之下,越来越多的机构将工作重心转向投后管理,全力帮扶已投项目抵御疫情冲击,投资态度愈发谨慎。

因此,对于企业而言,在当前形势下,备好充足的现金流是第一要义。

早在2020年1月27日,红杉资本就曾在《红杉中国给成员企业的一封信》中表示,要保持对现金流变动的关注。“要测算现金流在销售短期递减,而租金、人力费用等固定的运营成本与管理费用不变的情况下,可能对公司业务产生的影响。”

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同样强调,“目前开源很难,那就想方设法节流。”与此同时,“如果公司有好的发展潜力,就要尽早跟股东沟通,由现有股东提供一些过桥贷款,帮助企业渡过短时的资金链困难期。”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没有此次“黑天鹅”的出现,中国一级市场也已然面对周期性的调整,“抗风险”也已然成为项目方和投资方的必备质素。

更早之前,2019年10月,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的在

上关于“对于投错且彻底失望的经纬系公司,不再投钱”的言论就曾引起热议。

彼时,张颖提到,“这段时间,外部融资环境比较恶劣,融资难度无限加大。希望各位都能拿捏好节奏,高效用好账上的每一分钱,不要因为大意,错判而断粮。”在对项目的态度上,张颖表示,“我们只会继续加码支持那些数据持续给力,创始人明显在快速成长的潜力公司。对于投错了且我们彻底失望的经纬系公司,不再把更多新钱浪费,是对我们自己和我们投资人们最大的尊重。”

如今看来,无论是资管规模超5000亿美元的黑石集团舍弃新西兰汉堡王,抑或是资管规模超2000亿美元的凯雷集团放手APG,全球投资人对于被投的态度昭然:巨头从来不是企业的保护伞,“价值”才是。

巨头 公司 现金流

上一篇: 诺基亚TD手机上市 300元补贴方案成定制机最低

下一篇: 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我就会快乐吗?

网友评论:

来自肥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5

很多时候,我只是想能有个你,紧紧抱着我不放,直到我的心情真的好起来。回复


来自牡丹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5

走好选择的路,别选择好走的路。回复


来自阳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5

生活是根绳,总是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在岁月中艰难的跋涉,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故事。人总是要成熟,将这个浮华的世界慢慢看清楚。有些痛,只有自己懂。回复


来自北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5

这城市总是风很大,孤独的人总是晚回家,外面不像你想的那么好,风雨都要自己挡,愿每个独自走夜路的你都足够坚强。回复


来自凌源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5

没有过不去的坎,让自己跨越的姿势美一点。人生中,会发生什么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去应对它。世上没人能赎回过去,珍惜你的眼前,别等失去再追悔回不去的曾经。回复


来自桐乡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4

清醒了岂能再昏睡,觉知了岂能再愚昧,当华美的叶片落尽时,生命的脉络便曆曆可见。回复


来自运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4

莫名的感动着一起看日出日落,永远单纯没有悲伤。回复


来自肇东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4

人世间的一切不平凡,最后都要回归平凡,都要用平凡生活来衡量其价值。伟大、精彩、成功都不算什么,只有把平凡生活真正过好,人生才是圆满。回复


来自揭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3

分了手,就别去打扰彼此的生活。见了面,不要苦大仇深,大方地笑下也不会死。回复


来自汉川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3

有梦想,就要捍卫它。人们和你说不可能,只是因为他们自己办不到。想追求什么,就去努力,奋斗吧!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