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抗抗评价张爱玲和笛安:一个是冷的一个是暖的

更新时间:2021-09-13 14:49:17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晟良

摘要: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张抗抗对笛安与张爱玲进行比较是在昨日中国作协举办的一场青年作家笛安的作品研讨会上。张抗抗说,张爱玲的创作是“冷”的,笛安的作品更愿意是“暖”。昨日出席研讨会的还有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刘恒等人。刘恒也表示,笛安观察世界的能力和表达能力让我看到了张爱玲的影

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张抗抗对笛安与张爱玲进行比较是在昨日中国作协举办的一场青年作家笛安的作品研讨会上。张抗抗说,张爱玲的创作是“冷”的,笛安的作品更愿意是“暖”。昨日出席研讨会的还有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刘恒等人。刘恒也表示,笛安观察世界的能力和表达能力让我看到了张爱玲的影子。

尽管笛安很不情愿,但她始终被冠以“文二代”的名字,因为父母(李锐、蒋韵)皆是著名作家,所以笛安走上这条路,且走得很顺利不免受到诸多质疑。对此,笛安曾屡次强调自己并未搭乘父母的顺风车,同时也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会忽略她的特殊身份,认识一个真正的笛安。

莫言作品进教材是必要的编写纠偏其实,就是莫言的作品不选入中学教材(包括选修教材),看看当下,那些有阅读主见的学生、家庭,早将莫言作品纳入了阅读范畴。网络时代,孩子的阅读品位和思维已经非常时尚化、开放和现代化,具有较高的阅读品位。可为什么莫言作品至今未进入语文教材呢?这就是当下语文教材的编辑弊端,仍有一定的行政垄断思维、封闭思维。正如人教版第十套小学语文教材主编之一蒯福棣都承认:“编写人员的视野还不够开阔,选文范围还比较窄”等。而这种垄断行情形成后,就会产生行业优越感,听不进其他人的中肯意见。为了继续保持这种垄断地位,甚至拒绝 “编选开放”。在这种情况下,莫言作品不能进入语文教材,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刘恒以一个长辈的姿态再度提及笛安的父母:我曾经给笛安的小说写过序,我曾经提过,我跟她的父母是好朋友,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我在《北京文学》做编辑,她的父母在山西作为业余作者给我们投稿……我有一个私心愿望,希望她的父母今天来,作为长辈在一起,给孩子说说吉利话。

刘炳森中年以后的大部分精力集中在书法的创作与研究方面。其成就主要在于隶书和楷书,既有承古,更善创新,能博采众长,其中隶书独树一帜,最终形成“刘炳森隶书的形式语言”体系。展览展示了刘炳森一生各阶段创作的最具典型意义的书画作品,其中有的作品曾多次参展,为社会各界书画爱好者所熟悉,有的作品尚属首次与观众见面。此次展览还涉及内容详实、品类丰富的图文资料与实物,包括“华文隶书”电脑字体的原形——刘炳森上世纪八十年代所书的“汉字隶书字样”等。

木叶:从虚构上来看,这部小说有很多元素,情爱、家庭伦理、官场、盗墓、鉴宝、悬疑、推理……有人说《蟠虺》是中国版《达·芬奇密码》,你就接受了?你怎么看待历史和悬疑的结合?刘醒龙:青铜重器有着特别专业的背景,怎么把它的故事叙述好?传统的平铺直叙会很枯燥,也很难叙述下去。青铜重器是从地下挖出来的,又是国宝,肯定会引来一些贪婪的眼光,当然也会有正义之士的行动,什么东西都有了,那我怎么来把它写成一个文本?实际上,《达·芬奇密码》的方式也是小说的基本叙事方法之一。悬疑、推理、插叙、倒叙,不管你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其实都是从这些基本技巧、文学常识里来的。对一个小说家真正的考验,是如何用看似常识性的叙事手段让读者自觉地深入到作品中。读者知道你在设包袱、悬念,知道你在推理,知道你在玩侦破、在玩盗墓,知道所有的可能,写作者还能给出一些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东西,才能显示一个写作者的功夫。

而张抗抗似乎更了解笛安的心意,她开场道:我猜笛安的心里特别不愿意把她和她父母联在一块儿,她是完全独立的,人格是独立的,才华是后天的努力。对于笛安的作品,张抗抗认为,她对于叙述家庭生活的耐心,或者是那种细致,或者说是对家族人物,各个人物的刻划上跟张爱玲区别很大的一点是,张爱玲很冷的,笛安是很暖的,她的作品给人一种暖意,她不是冷酷杀手。

记者 顾珍妮

笛安,原名李笛安,中国知名青春文学作家,出版的《西决》、《东霓》获得广大读者的喜爱。

延伸阅读

张抗抗推荐《西决》:和别的青春小说不同

我是读《西决》读得很早,前年就读过,这次又重新翻了一下。我觉得这部“龙城三部曲”可以看作是笛安的一个作品的成长完成了一个青春的成长,我主要的感觉是她故事非常会讲故事,她的人物比故事好,每一个人物都是很鲜明。我们有时候说“青春文学”很相似,生活大同小异,创作很相似,但是我觉得她的作品跟“青春文学”有区别,在“龙城三部曲”当中,她是把自我融入家庭亲情当中,跟其他的作者有一点不同,我们的青春文学会在叛逆的主题上做文章,肯定是要叛逆,要反抗,甚至有一部分是自负的,笛安的作品中有很强的“亲情”,她的小说是“非对抗性”的,她的“龙城三部曲”叙事策略又是比较世俗化和家常式,给作品带来了亲切感。笛安是试图在撕裂之后要“缝合”,她不是一个冷酷杀手,撕完之后,她努力想缝起来……

最后我还想说一下笛安小说不足之处,有一些情节设计有一点生硬,西决在第一部小说里,我觉得是非常成功的一个青年男子的形象,很有气质、个性,我不太接受他最后开车压人。我们青春文学不要堕入一定要有谋杀、凶杀,像这种突发性的事件,是不是不一定非要有。 (张抗抗)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