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汇越高级越高明? 网友:随意卖弄反倒肤浅

更新时间:2021-09-13 13:05:29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皓宸

摘要:近日,网友雷祺发撰文《艺术评论需要高级词汇吗?》指出:“艺术作为人文世界一块领地,成为专门的学科。随着学科分化的加快,艺术与不同学科之间的联系度也越来越紧密。但就艺术这块领地来说,必要的专业术语以及书写氛围是需要有的。的确,我对不少跨界从事艺术评论的批评家、学者另眼相看。因为他们

近日,网友雷祺发撰文《艺术评论需要高级词汇吗?》指出:“艺术作为人文世界一块领地,成为专门的学科。随着学科分化的加快,艺术与不同学科之间的联系度也越来越紧密。但就艺术这块领地来说,必要的专业术语以及书写氛围是需要有的。的确,我对不少跨界从事艺术评论的批评家、学者另眼相看。因为他们能够把不同学科的词汇运用到艺术评论,无论从书写方式还是书写语气上来看,让人读之如沐春风、余味缭绕。相比之下,我对那些专门以炫耀西学词汇的批评者感到无语。在我看来,属于这种情况的话,多数是高级词汇使用者。这种所谓的高级词汇,多数是班门弄斧者。读这类批评家的文字,很伤脑筋,既读不懂,也不知在尽说些什么。”

那么在艺术评论界,运用词汇真的越高级,越高明?

今天我们针对刺绣,把艺术创新作为问题提出来很有必要。围绕如何进一步提高刺绣的艺术水平,丰富我们的生活,需要借古开今,树立榜样,释放创新能力的前提是观念上首先发生变化。从大的功能和形式分类讲,刺绣在今天有两大类:一类是实用绣,它是刺绣艺术的古老生产方式的产物,如今仍旧以女红的方式存在于偏远乡村和少数民族地区;另一类是绣画,即以刺绣方式模仿书画,做观赏陈设用,如今是国内几大名绣的最主要生产方式。比较而言,与服饰穿戴结合紧密的实用绣民俗色彩浓郁,图案化、地域性和传承性强。绣画则是女红走出深闺,与文人艺术相结合的产物,同时也是社会化程度高、流通性强的工艺美术。它已历经千余年的历史演变,而在这一发展过程中,艺术创新就是它的内在驱动力。

■ 南柯二梦(网友):艺术评论与词汇的高级与低级没有多大关联,其主要的是切中要点。正如大雅的东西往往会流露出大俗,但大俗也可表达大雅。

■ 吴楚宴(网友): 写作过程中,把“说话”提升为“话语”即可。话语近于心声。把“说话”修筑成“词语”之堡垒,那就不好了。

■ 郜少华(网友):真正有学问的人总是能够把深奥的问题阐述得清楚易懂,而一些没有学问的人则常常把本来简单的事情描述得复杂高妙,以其显示自己的有学问。

艺术家宋永平则表示,艺术市场现在很低迷,跟08年左右比,现在还是“看热闹的人多,花钱买的人少”,”‘艺术’具有各种形态,从艺术家自身来说,创作是其心灵的表达,他有这个欲望;但跟艺术与市场的关系并非如此“。”中国当代艺术被大众了解也与市场有关,知道这个东西(作品)可以卖钱了、在拍卖会上看到当代艺术作品这么贵,便给予了比较多的关注。“宋永平半开玩笑地说道。

中国曲协主席姜昆表示,继承传统,精益求精,是马三立先生一生的执着追求和担当,相声就是马三立,马三立就是相声。他的相声行云流水,娓娓道来;他赋予传统相声世俗和市民化的特征,用现身说法而又一针见血的心态描绘现实生活的斑斓画卷,真正做到了嘻笑怒骂,为观众传递出传统艺术的无穷魅力所在。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前光说,马三立关心社会、热心服务、淡薄名利、无私奉献,以他对相声艺术的忠诚守望,精益求精,将相声艺术的发展水平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也为世人展现了一个相声人的高尚情操,不愧为德艺双馨的曲艺大师。

■ 胡耀兮(网友):朴实的文风是一种个性化的个人特点,艺术批评也是要有自己的风格和间架结构才好啊!

■ 儋耳叶落(网友):我们一些评论家撰写评论,不是不可以用这些词汇,而是不能滥用,整得通篇专业术语,实际是卖弄其“内行”,给人一种高深假象,恰恰证明他肤浅无知,无法解读作品内涵。著名评论家不见得对每幅作品都能吃得透,就如同著名画家不见得每幅作品都成功。我们需要的是准确诠释到位。过分的夸张放大蒙不了人,过分的诋毁也掩盖不住作品的光辉。要以理服人,要让人心服口服接受。

■ 第一个漂泊者(网友):从观念角度无法判断主张“高级词汇”的更好一些,还是主张非高级词汇的更合适。那只有借助“目的论”才能够解决问题。不管是主张“高级词汇”还是其它都无所谓好坏,我们该反对的不是“高级词汇”,而是没有实现目的的词汇。 谢媛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