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文化:国人模糊思维的一种现象

更新时间:2021-09-15 14:56:07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达绍

摘要:领导在听下级汇报的时候,往往会不苟言笑的从鼻孔回一声“嗯”,很威严的样子……这在国内机构特别是政府常见的。同样在政府的行政审批中,批文中领导常常是惜墨如金的龙飞凤舞两个字“已阅”,不肯定也不否定,自己去猜吧……这也算是“嗯”的一种变形。我称这样的现象为“嗯”文化。属于中国特色。西

领导在听下级汇报的时候,往往会不苟言笑的从鼻孔回一声“嗯”,很威严的样子……这在国内机构特别是政府常见的。同样在政府的行政审批中,批文中领导常常是惜墨如金的龙飞凤舞两个字“已阅”,不肯定也不否定,自己去猜吧……这也算是“嗯”的一种变形。

我称这样的现象为“嗯”文化。属于中国特色。西方人习惯很明确地给你一个回答“YES”、“OK”或者“NO”,即使不能马上答复,也会说“明白了,我考虑一下回复你”……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应答模式,映射的是不同的文化背景,东方人特别是汉文化,习惯模糊思维,很慎重,中庸或者不置可否的应答有时候往往是最好的回答,虽然让提问者很茫然;而西方人(字母文化)习惯于精确思维,他们就像逻辑开关一样清楚明了,让提问者很明白,但是也不一定总是最好的应答。

像贝聿铭设计的香山饭店、苏州博物馆、香港的中国银行,都非常好。它们一看就是东方的,又是现代的,一看就有神韵在里面,而且非常含蓄。中国青年报:我看了《北京古建筑地图》,相当多的古建筑在现状一栏写的是“不详”。这是怎么回事?王贵祥:有些东西拿不到啊,它不让你进去。很多院落、四合院,都是官员住着呢,进不去。你知道那里有东西,但想照一张照片也照不到,只能“不详”。(记者 黄冲 实习生 佟大伟)

有人说中文是深内涵文化,英文是浅内涵文化,这话有一定道理,深内涵代表一个现象可能有N种可变的状态或者N种层次,是多维度的;浅内涵则相对扁平和直白,如果说西文是二维或者三维文化,那么中文应该是四维甚至多维文化,因为现实世界在国人看来是如此多面和复杂。“不可轻易判断!”……这种文化背景所衍生出来的“嗯”文化,就很自然了。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五千年,真正发达的是人文方面,比如先秦的哲人作品,比如唐诗宋词,都是文化范畴的鼎盛;还有中国传统音乐,不怎么讲究节奏,而是讲究韵味,同样可以绕梁三日而不绝于耳;再有中医,得益于阴阳的转化和大环境的整体调理,而不真正在乎立竿见影或者药到病除,着眼点在治根……这都是中国人发展起来几千年的思维脉络;相反国人并不非常在行数理逻辑,我们发明火药却用来制造鞭炮,我们发明算盘却不在行电脑。并非我们不可以造枪炮或者高科技产品,而是文化让我们的关注点不在这些方面……我们更感性,更复杂,也更真实。

西方文化则不然,刚好和东方人形成对比,从中世纪开始的天文研究,到数学、物理学、化学、生命科学的一步步兴盛,一代又一代的科学大家推进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精细,越来越准确,这些都造就了高度发达的工业文明,日新月异的高科技文化……就连他们的艺术,也讲究几何和解剖学上的精确,哪像中国水墨画中不成比例若有若无……西人更理性,更直白,也更激情。

我在电脑文化中熏陶了很多年,其实一直有一个疑惑,电脑的集成度的极限发展,都基于简单的“是非逻辑”,而现实世界特别是生命现象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基于此,西方人只能做电脑,而上帝可以造人。我曾妄言:如果照中国人的模糊多维思路,把电脑的基本逻辑推翻掉,变成模糊逻辑,在0和1之间还存在N种基本状态,那么创造生命的专利就不仅仅是上帝的,总有一天,可以通过科学的方式创造出“真正意义上的机器人”。

“嗯”文化不过是国人模糊思维的一种现象,其实应答者很清醒,他这样“嗯”并不是代表他(她)没有主见,而是明确回答的时机还不成熟,或者出于退路的考虑故意如此,从某种角度看,这是更高明、更智慧的应答。

国人的模糊思维还体现在巨大的包容性上,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很多文化来了又去了,盛了又衰了,唯独华夏文化屹立不倒。可以预言,西方的工业文化、科技文化甚至信息文化,假以时日,也同样会被汉文化所消化和兼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用就成。这种兼收并蓄的巨大融合能力让华夏文化更有生命力!有深厚的华夏文化垫底,谁又能否认中国在一百年之后不会成为世界的中心?

“嗯……走着瞧!”(骆欣荣)

对于许多人,尤其是红迷来说,红学圈中学人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常被人拿来当作学术八卦津津乐道。其实,无论是已经故去的周汝昌先生,还是刚刚离世的冯其庸先生,其争,其论,依然是君子之争,学术之论,且都是建立在对《红楼梦》一生痴爱、对曹雪芹钦服感佩的基础之上;其情,是对文化经典的热爱与继承,其根,是对传统文化丰厚的学养,其心,是求真严谨的学术精神。今天,我们纪念冯先生,就是要感知其情、效法其根、理解其心。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