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作家几米谈创作:画画可以诉说无尽的痛楚

更新时间:2021-09-15 11:45:23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涆安

摘要:《向左走,向右走》、《地下铁》……台湾著名绘本作家几米的每一部作品都会受到关注,近日,几米又推出了新作———儿童绘本《乖乖小恶魔》。一向以都市人生活、情感为主要创作内容的几米,为何转型画儿童绘本?日前,重庆晚报记者通过邮件对几米进行了专访。在采访中,几米开玩笑说:“常常有人说我心

《向左走,向右走》、《地下铁》……台湾著名绘本作家几米的每一部作品都会受到关注,近日,几米又推出了新作———儿童绘本《乖乖小恶魔》。一向以都市人生活、情感为主要创作内容的几米,为何转型画儿童绘本?日前,重庆晚报记者通过邮件对几米进行了专访。

在采访中,几米开玩笑说:“常常有人说我心里住了一个天真小孩,其实我心里住了一个衰败的老人,老人已经慢慢绝望了,所以开始画充满希望的孩子。”

关键词:意义

画图对几米来说,意味着什么?几米告诉记者,他得白血病的那段日子很悲惨,那个时期创作的所有作品都带着寂寞和忧伤,“画画不像是工作而像是面对心理医生,不断地诉说无尽的痛楚,通过画笔一点一滴地释放,忘却死亡的阴影。”几米说,创作的时候,许多以为已经遗忘的童年细节日渐清晰,“我慢慢发现我的心里有个多愁的小孩。”

第三届最有实力的作品未入选李星认为第二届茅奖作品的整体实力较弱,原因是和评选时间段较短有关系,而这时也正处于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拨乱反正刚刚结束,好多活跃的作家,例如王蒙、张贤亮等都在进行中短篇创作,因为中短篇创作能最快速地反映时代,作家也有很多话要对现实诉说,中短篇最适合表达作家心声,这和大时代有关系。

重庆晚报:这几年都在创作儿童绘本,如何为孩子挑选书,你有什么建议吗?

几米:为子女选购童书是父母对孩子教育的一环,父母想通过阅读而达到教育目的的功利性还是很重。其实抒情性的、娱乐性的,都有不同的阅读趣味,都应该被鼓励,不要一直死守着实用与功利。

关键词:灵感

几米表示,他的灵感主要是从创作过程中得来。几米说:“只要持续创作,让自己进入创作的氛围中,一张图就会延伸出另一张图,所以我要每天持续不停地画,如此可能就会有灵感。”几米表示,通过思考和想象去获得灵感不是他创作的方式,旅行也不会刺激他的创作。

重庆晚报:你的作品已经成为了产业链,有很多衍生商品,这方面也是你亲力亲为的吗?

北京晨报:您所说的去商业化符号具体指的是什么?如何去掉音乐中的商业化符号?姚谦:比如有些人认为唱高音时嗓子唱到沙哑就是摇滚的符号,但其实如果你降一个调也许会得到更好的效果,为什么我们不去掉这个符号呢。音乐中有不少商业化的符号是为了迎合观众和媒体的口味,但这些群众喜欢、媒体喜欢的东西应该被拿掉。因为你第一次用这个符号取悦听众时有了效果,但当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运用它,以为这就是自己的标志时,群众就会说“别骗我们了”。最好的方法就是要不停地解构自己,音乐应该是成长的,它应该面向时代,而不是面向舞台。

几米:我只有画插画、做绘本而已,没有其他领域的专长。由绘本延伸出来的其他领域的跨界合作,都有该领域的创作者,我只是提供原始的文本构想与画面,其他的就交给各自的创作者了。(记者 周裕昶)

大提琴与乐队协奏曲《逝去的时光》虽系陈其钢20年前旧作,但却从未在美正式亮相,这次则将在费城和教堂山两次奏响。此外,陈其钢历时五年创作、并于2015年首演的《乱弹》将亮相纽约、旧金山及安娜堡。这部首演于2015年的作品,体现了作者在创作上的探索与突破,也被许多人看作他近几年来重要的巅峰之作。这部陈其钢题献给早逝儿子的作品,却似乎没有给听者留下任何悲伤的机会,反而是在生机勃勃的音乐行进中,带听者参与了一场灿烂的生命旅行。(完)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