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不可移动文物受损房山最严重 80处出现险情

更新时间:2021-09-15 10:32:57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烨华

摘要:受暴雨影响,山顶洞遗址旁出现小范围塌方。本报记者骆永红摄昨天,北京市文物局就7·21特大暴雨文物受损情况进行通报。截至23日调查统计,全市约160处不可移动文物遭受不同程度损失,受损面积约21万平方米,经济损失初步统计超过8亿元。在各区县中,房山受灾情况最重,80余处文物出现险情

受暴雨影响,山顶洞遗址旁出现小范围塌方。本报记者骆永红摄

昨天,北京市文物局就7·21特大暴雨文物受损情况进行通报。截至23日调查统计,全市约160处不可移动文物遭受不同程度损失,受损面积约21万平方米,经济损失初步统计超过8亿元。在各区县中,房山受灾情况最重,80余处文物出现险情。

□通报

世界文化遗产无重大险情

北京市文物局表示,此次特大暴雨对全市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文物建筑主体结构影响不大,部分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围墙、地面、护坡等出现坍塌险情,各区县文物部门已着手进行巡查和抢修,有关进展情况将及时向社会通报。

灾情调查显示,目前北京绝大部分文物保护单位没有出现重大险情,6个世界文化遗产和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主体结构没有出现较大险情,北京段长城尚未发现大面积坍塌,所有文物保护修缮工程没有因暴雨灾害发生事故。

北京市文物局表示,部分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出现了一些险情,局部受到轻度损坏,但都没有发生人员伤亡等严重事故。

经调查,城区文物建筑受损情况较少,但郊区文物建筑受损情况较多,特别是区级以下不可移动文物受到较大损失。其中遭受较大损失的是房山区、丰台区和石景山区,房山区一地初步发现有80多处文物出现险情。

截至23日,全市约有160处不可移动文物遭受不同程度损失,受损面积约21万平方米,经济损失初步统计为8亿多元。

□抢险

深入巡查长城等偏远文物

北京市文物局表示,针对文物保护单位建筑年代久远、部分排水系统不畅等特殊情况,他们6月19日就给各区县文委发出《关于加强夏季文物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强雷雨季节安全工作,认真检查及时疏通排水设施,防止强降雨引发洪涝灾害。

“有一次我打听到一位老兵家属有很多飞虎队资料,我和妻子赶紧开车2小时找到他们,买了下来。” 陈灿培说,他在美国开了间诊所,在没有捐赠这些文物之前,就把它们放在诊所里。目前,他手上还有数千件文物,接下来还打算再次来南京,捐赠一部分给南京抗馆。陈灿培说,他曾向昆明飞虎队纪念馆捐赠过中央飞机制造公司和著名飞虎队员雷恩斯签的一份合同。合同上面注明了飞虎队员雷恩斯在华工作的时间为一年,每月工资600美元,打掉一架敌机奖励500美元,具有珍贵的史料价值。这份合同已成为昆明飞虎队纪念馆的“镇馆之宝”。

目前,各区县文物部门已赴现场采取措施进行灾后抢险,长城所在区县文物部门已开始对长城险情进行深入巡查,灾后排险加固工作已全面展开。

北京市文物局已成立灾后文物修复工作领导小组和抢险工作队,深入现场进行实地考察和抢险指导工作,同时组织各区县文物部门进行现场系统排查,深入了解文物受损情况,特别是长城等位置偏远的文物建筑。此外,对发现险情的文物保护单位,组织施工单位开展现场临时排险工作,对滑坡区域采取临时支撑、围挡措施,同时安排文物设计单位制定抢险和修缮方案,目前已经协调有关部门安排文物建筑抢险加固经费。

□探访

潭柘寺部分建筑存在隐患

潭柘寺位于门头沟区东南部的潭柘山麓,坐北朝南,周围有9座高大的山峰呈马蹄形环护。昨天上午,云雾笼罩潭柘山,时有小雨飘零,数十位游客陆续驱车来此许愿、游览。

景区东停车场局部塌陷,地面有网状裂纹,已被围挡,并设有游客安全提示。拾阶而上,寺院西侧常年干涸的泄洪道,传来“哗哗”水流声,观音殿附近的河道中山石堆积约20厘米高。

“21日傍晚开始,洪水自山顶奔腾而下,山石被卷带至此。”景区付姓工作人员介绍,水道深约6米,潭柘寺高低落差约百米,“当晚雨水积至4米深,曾一度漫过河道上的拱桥,直推东岸护栏,并冲掉大悲坛的西后门”。昨天上午,拱桥下,仍在流淌的雨水如瀑布倾泻,被推垮的护栏处拉起警戒线。

寺内南院墙的内侧墙根,雨水冲刷后土质松软,为防再次下雨出现意外,仍铺堆着沙袋加固。观音殿后大墙消防井区域,底部长约6米、高近半米的墙体略有下陷,墙角堆积被雨水冲刷下来的泥石,约10公分高。塔林院北侧大墙倒塌约30米。

“除外围墙体受损,寺内文物未有明显影响,景区一直对外开放。”景区管理处负责人董先生说,因暴雨不断冲刷,部分建筑檐椽存在隐患。相关部门会在上级部门批准后,尽快修缮受损墙体和古建。

云居寺藏经楼“三宝”未受影响

在7·21特大自然灾害中,位于房山区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云居寺三处围墙倒塌,但寺内所存文物没有受损害,目前仍正常开放。

云居寺外围围墙有两处因暴雨倒塌,长度均在10米左右。昨天上午记者在现场看到,坍塌围墙的砖石已被清理干净,缺口处被围上挡板。寺内还有一处围墙倒塌,缺口长约5米。此外,寺内围墙还有6处存在坍塌危险。数台大型机械停在云居寺外,修理被冲毁的桥梁和道路。

受此次特大暴雨影响,云居寺内部机房线路被泡,寺内监控设施和烟火报警系统暂时无法使用。据介绍,此次暴雨造成的直接损失在150万元左右,完全修复大约需要半个月。

在云居寺负责安全和旅游的李曙平主任在此工作了十多年,他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据他介绍,21日房山地区雨势开始变大时,云居寺内游客已全部撤离。由于云居寺依山而建,地势倾斜,不会出现寺内积水的状况,主要威胁来自湍急的水流形成的冲击力,“几处围墙倒塌都是由于水流过急造成的。”

当晚9点多,由于线路受损,云居寺内水电供应中断,随后手机没有了信号,直到23日才陆续恢复。“当时真的害怕了,雨势稍小之后,我们三个人一组,开始在寺内检查受损情况,才发现有围墙倒塌”。

据李曙平介绍,被称为云居寺“三宝”的石经、木板经和纸经在这次特大暴雨中都没有受到任何损害,因为云居寺的藏经楼和收藏石经的地宫均位于地势较高的位置。“我们出去检查受损情况,第一个去的就是藏经楼,发现没有损失之后才安心。”在发现围墙倒塌之后,云居寺加大了巡查力度,确保文物安全。

戒台寺雨后推倒危墙保护文物

戒台寺位于门头沟区马鞍山上,坐西朝东,拥有全国最大的佛寺戒坛。昨天上午,景区亦对外开放,但游客较少,衬得寺内分外清静雅致。

景区东停车场暂停使用。景区内,距离北侧上山步道东、西各20米处,设有游客禁行的警示牌。该步道北墙被推倒,堆散着砖石,墙体底部出现20米长裂缝。方丈院50米的后墙倒塌了30米,另有20米出现裂缝。

“‘轰’的如打雷般一声响,寺外南侧出现山体滑坡。”景区值班人员回忆,21日傍晚6点多,景区停车场围墙外的山上,长约20米、宽六七米的山道出现滑坡,冲下的山石横堆在寺外西侧的泄洪道上。当晚洪水沿泄洪道奔下,吞没山石后,将其推往东侧停车场,“泥石混着洪水,占满停车场二三百平米”。23日下午,淤泥被清理完毕。因山体较松,为保证游客和车辆安全,该停车场暂停使用。景区相关负责人车主任说,目前已联系林场做相关处理,已防再次滑坡。

“步道墙根的裂缝,是暴雨长时间冲灌所致。”车主任介绍,19日得知近期将有暴雨,工作人员开始逐一疏通景区内外的排洪和排水管道,“但暴雨致墙根土质变松后裂开”。

“为防止周末再袭的大雨,景区研究决定采取推墙的应对措施。”与该步道仅3米之隔的是重点文物保护区罗汉堂和戒台殿,车主任说,墙根松软,墙体极可能北倾,“给罗汉堂带来巨大破坏”。前天上午,经研究决定,步道北墙 被推倒。

周口店部分监控设施被泡失灵

在此次特大暴雨中,世界文化遗产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大门口处的电动铁门被冲走,靠近门口的院内,由于雨水冲刷,地面出现塌陷。另有几处出现小范围的山体滑坡,多处设施遭损毁,供电一度中断,但遗址内的文物及标本化石在此次暴雨中没有受到影响。

据工作人员介绍,21日晚,湍急的水流顺着地势向周口店遗址门口涌去,当时大门没有打开,但是已经断电,半吨重的大铁门直接就被水流冲跑了。

昨天,周口店遗址已正常对游人开放,但暴雨导致消防水泵被淹,部分监控安防设施也因被水浸泡失灵。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张然 苗飞飞 佘韵卿 梁超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