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画家朱新建:曾用左手坚持创作 嗜好只剩抽烟

更新时间:2021-09-14 16:44:35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智棋

摘要:朱新建(1953-2014.2.10)新文人画代表人物,江苏南京人。新建兄走了,虽然走得有点早,他带着他独有的才华和魅力,带着时代给予的使命和精华走了。在我的心中佩服的人物画家一是周思聪,二是朱新建。他们都走得这么早。真正的艺术还是我们人类需要的精神食粮,新建的艺术当之无愧,我相

朱新建(1953-2014.2.10)新文人画代表人物,江苏南京人。

新建兄走了,虽然走得有点早,他带着他独有的才华和魅力,带着时代给予的使命和精华走了。在我的心中佩服的人物画家一是周思聪,二是朱新建。他们都走得这么早。真正的艺术还是我们人类需要的精神食粮,新建的艺术当之无愧,我相信,未来他的艺术史地位会更加显现出来。

我和新建相识在1985年,我刚从拉萨支教回来在南京艺术学院进修。1985年的南艺像个公园,校园里的植物很多,也有野兔、黄鼠狼之类的动物出没。新建当时住在学校后门废弃的传达室里,我们叫它黄瓜园后门的小屋。他把那间小屋改造得很好,有点日式的味道,地上铺着凉席像榻榻米,也可画画也可当床。放衣服的箱子上堆满了书,有一点花草和一些花布,冲淡着小屋的凌乱和简陋。新建盘腿打坐式画画的功夫就是在这间小屋里练的。新建酷爱喝可乐,他的病有可乐的责任。每每想起黄瓜园后门的小屋,总能想起那一地的画、一屋的书和一堆堆可乐瓶子。我爱看新建画画,持笔好看,用笔也很专注。他是非常懂笔意的人,他深知中国画的造型必须和笔墨融在一起,毛笔的提按运行必须和心路打通,和气韵相连。懒散是文人的一种品质,我能体会到新建身上那江南才子的那种懒散和优雅。认真读他的画,可以用文雅和纯净来形容。创作取材的俗和艺术品格不是一回事,这是新建给我的启示。

当时我们都参加了湖北中国画探新邀请展,我们一同从南京乘船去湖北。同行的还有周京新、江宏伟,这使我有机会和他在一起深入交流。记得有一次我、周京新和新建在湖北的笔会上合作一幅画,当时京新的水浒人物刚拿过大奖,于是他先熟练地画了一个李逵,抡着大板斧、瞪着牛眼的造像。然后新建拿起笔画了一个秀才掉头就跑。从势头上看,新建肯定输了。哪知他在逃跑的秀才衣袖添了一支袖箭,直射李逵的心门。新建的智慧就是变通。

新建在南艺工艺美术系任教,本不该他教我。他的语言方式吸引了我。江南人的调侃、智慧的回答,让我有种被智者点悟的感觉。在他身上我看到了高手的风范。从此我无论何时提到新建,都会发自内心地说他是我的老师,也是我艺术的点悟者。中国画讲神形兼备,在他的画里有上乘的体现,他的趣味、他的讲究、他的用笔、他的修养和对画的热爱,以及把生活变通为艺术的能力为新建独尊了。这也是他这么早离去让我们遗憾的原因。记得20多年前他和我说,男子汉不一定有多长的胡子和多宽的肩膀,内心坚强比外在更重要。换句话说,智慧大于体力,精准大于勇敢。

前年我去南京看新建时,他的屋里挂满了他的画,居然还有一幅我的画,所以我知道在新建眼里我还是重要的。当时新建已经病了许多年了。我见到他如此衰老,非常难受,二人抱在一起哭了很久。他现在的嗜好只剩抽烟了,于是我给他买了苏烟。他不停地抽,也让我抽。

他是我的榜样,所以我感到一种凉意。无论怎样,新建看到自己的画,总是那么自信。他给我一幅幅翻看着他的画,不时地喊一声好,像个得意的孩子。虽然新建走了,但我知道在绘画上他没有遗憾。我请他出去吃饭,过马路时我扶着他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突然新建把我的手推开,自己坚强地走了几步。这时我才发现有个美女迎着我们走来。新建的眼中明显闪出亮光,这眼神那么倔强威武、那么精神焕发,由此使我想起他画美人、他心中的美人、他生活中的美人。

现在证明,他给我的影响无论在艺术还是生活上,都有所体现。后来他右手不能画了,仍用左手坚持创作。他敢于负责,勇于担当,对艺术不离不弃都是值得我学习的。他告诉我,人必须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不可反悔,世界上其实没有完美,屈服不等于放弃。最后一次看老朱时我在他无助的眼神中仍看到了一种力量,那是一种从头再来的力量。

□李津(天津 画家)

仇立权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出版有《仇立权·感受与激情·人物动物速写》《仇立权人物画册》等,曾在国家博物馆等举办画展。此次展出的78幅画作都是他用国画形式以历史人物和珅、乾隆皇帝、刘墉、纪晓岚等为对象创作的廉政作品,军队腐败、国企腐败、夫人腐败、小三腐败、儿子腐败、拆迁腐败等都蕴含其中,看上去更像讽刺漫画。参观的人群中不仅有在校的学生,还有不少教师和中层干部,均表示能看懂画中意味。

苏立文是20世纪第一个系统地向西方世界介绍中国现代美术的西方人,其代表作《20世纪中国艺术与艺术家》曾经得到国际学术界的广泛称誉,是“西方研究现当代中国美术的权威”。期待更多艺术交流“我发现,欧美的博物馆都会有门类齐全的中国艺术藏品,然而中国的博物馆中优秀的国外藏品就不多。当中国的博物馆去国外进行艺术品采购时,他们感兴趣的往往还是一些中国艺术品,却忽略了许多国外艺术精品。”苏立文直言,虽然现在中西方文化交流越来越深入,然而也存在许多需要进一步改进的地方。“我以西方视角研究中国艺术,但是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中国艺术家与评论家从中国的视角来研究分析外国作品,这样对中西艺术的交流有极大的意义。”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