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第一套10本出版(图)

更新时间:2021-09-14 16:12:54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智棋

摘要:图为丛书书影(已出版的前十册),作家出版社出版。《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是由中国作家协会组织实施的一项国家文化建设工程。经反复论证和筛选,确定传主名单130余位,都是中华文明史上的大师和巨匠。近日,第一套10本书已经付梓。这10本书是:王充闾的《逍遥游——庄子传》、王兆军的《书圣之

图为丛书书影(已出版的前十册),作家出版社出版。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是由中国作家协会组织实施的一项国家文化建设工程。经反复论证和筛选,确定传主名单130余位,都是中华文明史上的大师和巨匠。近日,第一套10本书已经付梓。

这10本书是:王充闾的《逍遥游——庄子传》、王兆军的《书圣之道——王羲之传》、郭启宏的《千秋词主——李煜传》、浦玉生的《草泽英雄梦——施耐庵传》、杜书瀛的《戏看人间——李渔传》、陈益的《心同山河——顾炎武传》、陈世旭的《孤独的绝唱——八大山人传》、周汝昌的《泣血红楼——曹雪芹传》、何香久的《旷代大儒——纪晓岚传》、徐刚的《烂漫饮冰子——梁启超传》。这10本书,还有其余已经定稿或正在修改的传记书稿,多可称为呕心沥血之作。

泣血之作

由周汝昌撰写的曹雪芹传,定名《泣血红楼》,极言《红楼梦》是曹雪芹用生命铸造的中国文化史上的一座不朽丰碑。脂砚斋说“芹为泪尽而逝”,曹雪芹也以“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的诗自评。

周汝昌生于1918年,他把自己毕生的心血,都奉献给《红楼梦》和曹雪芹研究,出版60余部著作。年轻时候,他就立志要写一部曹雪芹传。在着手写作《泣血红楼》之前,他已先后出版了五种曹雪芹的传记著作。这本《泣血红楼》是他专门为《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撰写的,直到2012年5月,他以95岁高龄长逝,书稿还没有最终改定。后续工作,由做了他30余年专职助手的女儿周伦玲编订完成。《泣血红楼》细腻凝练,且笔端常带感情,可以说是周汝昌父女两代人的泣血之作。

自公元前 21世纪始,中国进入以夏(二里头文化)、商、周为核心的王国时代,青铜器逐渐取代石器成为生产工具的主流。尽管石头退出历史舞台,美玉仍然凭借其通融天地的“神性”保留下来,在国家仪礼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大英博物馆保存着商代的玉戚、玉戈,西周的玉人和东周的玉带饰等稀世珍宝。其中,东周玉带饰堪称罕见的上乘之作,它由四个刻有云纹的圆璧组成,圆璧之间靠竖立的玉管连缀。中国古代贵族青睐玉带,也是自然崇拜的一种表现,因为他们相信纯洁的玉石吸纳了天地灵气,既可以给佩戴者带来好运,也能喻示佩戴者的美好品德。

诗人、编辑家韩作荣所写的李白传,头一天把稿子交到编委会,第二天就住进了协和医院,第三天便传来他辞世的噩耗,说他殚精竭虑,以命写书,也不为过。他是在李白传的写作上,为自己作为诗人、诗评家的生命,画上了一个浑圆的句号。又是一部泣血之作!

一切优秀的文艺作品,都是作家艺术家把自己的生命对象化的结果,都是他们生命存在的一种方式。所以,好的文学作品,都是作家用他们的苦乐、磨难以及生命换来的。刘勰所谓“蚌病成珠”,讲的正是这个道理。这是一条看起来有点残酷的铁则,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文学传记的写作,亦是如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已出的10本传记,还有后续的百部以上的同一丛书的传记,都要求作家呕心沥血,因为,只有是泣血之作,才可能成为传世之作。

专家们审定书稿也殊为不易。故宫博物院原院长、“故宫学”创建者、鲁迅研究会会长郑欣淼,审定书稿时查对原著,查对相关著述,发现多处重大缺陷与问题。他的审读意见,写得尖锐、周详、切中要害,为编委会和其他专家做出了表率。文学专家田珍颖审读两部书稿,大到布局、构思,小到字句、细节,都提出了非常具体、非常细致的意见和建议,供作者修改时参考,真可谓一丝不苟。有些书稿,进入了编辑出版过程,还根据责编的意见,进行着认真的、大的修改。有的责编,在最后一道关口,严格把关,向作者及编委会提出有理有据、颇见学术水平的重要修改意见。他们也都把自己的生命对象化到为读者、为丛书质量负责的事业中来了。

自具风格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是非虚构型文学传记。这决定了它的两个基本特点:一个是它的文学性,一个是它的纪实性。

从文学性来说,已出的10本传记,都注重传主和相关人物的性格塑造,注重人物命运的展示、细节的描绘和对内心生活的逼近。这有别于学者的研究型人物传记。

既是文学创作,当然要讲究文采;要注意情节性、故事性、趣味性;注意叙事的深入浅出,要有曲径通幽之妙,让读者爱看、想看,到手就放不下。这也正是我对这套丛书的期望:一定要把作者的心性和风格,把自己的生命带进书中。在逼近传主心灵的同时,产生思想和情感的共振,在这共振中激活传主生存时代的文化情境,这才能写出我们心目中的鲜活的、有血有肉的传主。从已出的成果看,作家们正是这样做的。如写《庄子传》的王充闾,写《王羲之传》的王兆军,写《八大山人传》的陈世旭,还有写《梁启超传》的徐刚等,他们都是形成了成熟艺术风格的作家,他们也能把自己的风格带进各自的传记写作中来。读他们的这些传记新作,单以风格而论,相信细心的读者肯定会产生“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悟。

但文学传记毕竟是传记,写的是文化史上实有的人和事,在这一点上,有别于小说、戏剧、电影、电视剧的虚构性。因此,必须先通过文史专家的把关和挑剔。传记文学不能没有艺术的想象,但必须杜绝主观的臆想,杜绝凭空捏造。这一点是底线。

力追前贤

从已出的10本传记来看,基本达到了学术界目前有关传主研究所取得的成果与水准,并且部分领域有所拓进。以《泣血红楼》而论,不仅在体制与规模上超越了周汝昌此前写的所有曹雪芹的传记,而且在曹家先祖历史溯源的考据上也有新的发现与收获。

郭启宏是著名的剧作家,以历史剧创作如《李白》、《天之骄子》、《知己》等在剧坛文苑享有盛誉,而且他还是李煜研究学者,以李煜为题材的昆曲剧作《南唐遗事》被称为新时期“四大悲剧”之一。这次他写《千秋词主——李煜传》,可以说从他所熟悉的虚构艺术领域,迈入了新的非虚构的传记文学领域,是他自己创作生涯的一次突破。他重新研读并以神来之笔激活了那个既是亡国之君,又是千秋词主、词国冕旒的李煜的相关史料,活脱脱塑造出传主的性格、个性和他充满矛盾的悲剧内心。传记中的李煜,是郭启宏笔底独特的“这一个”。至于整部传记情节上的大开大阖,文笔上的光昌流丽,则近乎让人目不暇接。

其余如王充闾的《逍遥游——庄子传》的情见情致,理有理趣;徐刚以诗人情怀与满含深情的笔墨,在已出两种他自己的梁启超传之后,重新通读《饮冰室合集》,写出新的《烂漫饮冰子——梁启超传》,可说进入了新的境界;杜书瀛是学者、理论家,散文也写得很可看,他的《戏看人间——李渔传》厚积薄发,综合了他作为李渔研究权威的毕生收获与心得,是一部很有学术含量的文学传记。何香久是纪晓岚研究领域的实力派,他写的《旷代大儒——纪晓岚传》迥异于坊间流行的各种各样的所谓“戏说”,能够反映这个领域所达到的较高的学术水平。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