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厅官退书协”应成为艺术圈的新常态

更新时间:2021-09-14 15:47:38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尚兴

摘要:12月2日,陕西省书协主席周一波在《人民日报》刊发《让书画家协会少一些“官气”》一文,表示将带头辞去书协主席一职。12月7日,在省书协2014年工作总结会议上,周一波正式宣布辞去省书协主席职务。昨日,在陕西省文联主持召开的省书协主席团扩大会议上,省文联正式宣布:包括周一波在内的8

12月2日,陕西省书协主席周一波在《人民日报》刊发《让书画家协会少一些“官气”》一文,表示将带头辞去书协主席一职。12月7日,在省书协2014年工作总结会议上,周一波正式宣布辞去省书协主席职务。昨日,在陕西省文联主持召开的省书协主席团扩大会议上,省文联正式宣布:包括周一波在内的8名副厅级以上干部(含离退休)不再担任省书协领导职务。(12月28日《华商报》)

陕西书协8名厅官集体退出,应该说是源自原书协主席周一波的自我认知和高度自觉,率先垂范下实现的,此举为国内第一例,也受到公众的普遍好评。原因无它,各类半官方的协会组织高官、商贾、名人云集,早已为广大公众所熟知,如果单纯出于艺术的志趣和造诣则本无可厚非,而屡屡爆出的贪腐丑闻就与一些官员的亦官亦艺的身份大有干系。可以说,官员位列各大协会、组织带去的不光是浓浓的“官场气”,还有潜在的利益输送链条和权力变现通途,这恐怕是陕西书协厅官集体退出的示范意义所在,也是值得其他地方效仿推广之处。

客观上讲,官员也有颇有艺术造诣的人,工作之余练练书法、写写书、画个画、研究收集古董未尝不可,其实也是官员丰富业余生活、陶冶情操的一种较好方式,其中有不少的官员就在书法、画画等艺术方面有较高的艺术成就。而作为从事艺术工作者的组织,及时将有特长、水准高、造诣深的官员艺术家吸纳,不光能最大发挥协会的人才吸纳器作用,于艺术爱好者本身也益处多多,毕竟与同道中人一起切磋、探讨,以至于得到高人指点必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问题是,官员的过多吸纳进协会成了部分官员的一种变相福利,并借助协会的名头大肆敛财,或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和人脉为协会谋取不当的利益。

回到家,我正好听到马季说的一段相声《打电话》,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老段子,其中说到他给女朋友买戏票,最好的座是8毛钱一张。我算了一下,如果那时一般人工资是40元的话,8毛钱是一月工资的50分之一,按照现在一般2000元工资算,那么折合下来,最高票价才40元。那么,现在要求最低票价30元,应该不算过分吧?况且,曲剧不是什么门槛多么高的艺术,它本来就是下里巴人的草根剧种,票价定的符合大众水准更是理在其中的事。为什么在报上说好的30元的最低票价,说没就没了呢?让那位兴致勃勃的老人空跑一趟呢?

这时,他的作品已经无法通过画面形象进行推测和定义。故此,他的作品愈少见叙述性的标题,而多用编号或者作画日期命名。这也让观众不受任何画面以外因素影响,直接体验绘画意境。对艺术向来挑剔的法国人最终接纳了这位中国人。1964年,在定居巴黎16年后,赵无极加入了法国籍。他不仅打破了老师林风眠的说法,并已经在欧洲画坛占有一席之地。2002年,赵无极当选法兰西艺术院终身院士,成为继朱德群之后当选的第二位华人画家。他和贝聿铭一道,成为法国人心目中最重要的两位中国人。

官员一旦在艺术上有一技之长,在下属和心怀不轨者的怂恿之下往往到处挥毫泼墨、四处留痕,往往区区数字,则字字价值如金,而一旦跻身于某某协会担任要职,则墨宝的价格就水涨船高,于奉承者而言,此当为一大输送利益、讨好上官的大好契机,而于身居高位者本身而言,好像确因自身艺术造诣之高,手拿巨额“润笔费”而毫无愧疚,久而久之,则身陷“雅贿”而不自知。当此而言,看似为官者本人缺乏自省、自警,实则所在协会成了行贿者的帮凶、保护伞。

陕西省书协8名厅官的集体退出协会领导岗位具有积极的示范意义,但如此单靠个人品行与自我自觉的退出也总归难以治本,陕西省的相关干部能“闻过即改”,那么其他地方的干部不闻不问又能奈何?恐怕还是得借陕西书协厅官退出的这一难得契机,加强建章立制,从制度上、从源头上防范官员到各种艺术类协会、组织任职、“套马夹”,因为这不仅能减少艺术圈的“官气”、净化纯艺术的氛围,也是防范官员权力寻租、堵牢制度反腐漏洞的必然要求。

文/徐义闯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