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土豪'买西画追捧名号 业内:多非大师精品

更新时间:2021-09-14 14:56:41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伟泽

摘要:毕加索《烟斗与剑客》琼安·米契儿《MYPLANT》夏加尔《逃离(出埃及记)》中国实力雄厚的藏家似乎正在掀起对西方艺术大师的追捧之风。9月份,毕加索的作品《坐着的男人》在佳士得上海首拍上拍出1153万元人民币;11月份,万达集团又斥资1.72亿元购入了毕加索的另外一幅作品《劳德与帕

毕加索 《烟斗与剑客》

琼安·米契儿 《MY PLANT》

夏加尔《逃离(出埃及记)》

中国实力雄厚的藏家似乎正在掀起对西方艺术大师的追捧之风。9月份,毕加索的作品《坐着的男人》在佳士得上海首拍上拍出1153万元人民币;11月份,万达集团又斥资1.72亿元购入了毕加索的另外一幅作品《劳德与帕洛玛》(媒体所称《两个小孩》)。同时,有拍卖界人士在网上透露,某些主收中国古代书画的藏家开始卖掉黄宾虹,去买梵·高了……而这种追捧的背后隐藏着的是怎样一种收藏心理?究竟算不算一种明智的选择?记者近日采访了国外艺术市场资深数据分析师Hewitt先生,请他谈谈对此现象的看法。

文、图/记者金叶

买下的并非都是大师的精品

◎从艺曾得鲁迅复信鼓舞本次展览的主题为“木石还真”,这“木石”二字的背后隐藏了一段故事。上世纪30年代,鲁迅倡导的新兴木刻运动在全国蔓延,赖少其与其老师李桦是其中重要的推动者。在这个阵营中,他欲以方寸之间的黑与白,去向昏暗的世道叫板。然而,时势的混乱让赖少其感到人是那么的渺小。于是,他将自己犹豫、彷徨的心情通过信件告知鲁迅,并得到了复信,“太伟大的变动,我们会无力表现的,不过这也无须悲观,我们即使不能表现它的全盘,我们可以变现它的一角,巨大的建筑,总是一木一石叠起来的,我们何妨做这一木一石呢?”

Hewitt近几年一直游走于伦敦、纽约两地的拍卖行。据他的观察,国际艺术品市场上中国买家的身影确实越来越多了。

Hewitt透露,去年7月,有藏家在伦敦佳士得用2244万英镑买下了约翰·康斯塔伯的《水闸》。而11月12日晚,在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出了1.42亿美元的英国画家培根的三联作《弗洛伊德肖像画习作》,也有一位中国买家通过电话参与了竞投,并一直叫到了1.2亿美元,可惜最后败在了卡塔尔王室手下。

Hewitt对买下康斯塔伯的中国藏家之品味赞赏有加,也对有中国藏家参与培根三联作的竞投表示惊讶。尽管这幅作品在艺术史上享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但毕竟它扭曲的画面同大多数国人的审美理念是相悖的。“我相信中国藏家能参与进来,佳士得前期的公关一定做了不少工作。”

但Hewitt表示,和以上两位神秘买家相比,万达一掷千金收购毕加索画作的举动,其实更能代表目前参与到西方艺术品市场中的中国“土豪”们整体的趣味。他说:“我认为大多数中国藏家对西方艺术品还停留在追捧名号的阶段。总体而言,他们买下的作品‘性价比’并不算高。比如《劳德与帕洛玛》,单纯从艺术史角度来看,真不能算是毕加索的精品力作。”Hewitt告诉记者,目前毕加索拍卖前十的作品中,一半属于早年的蓝色时期和玫瑰时期,另一半属于1931~1938年变形时期的作品。而《劳德与帕洛玛》是毕加索战后时期的作品,这时的毕加索产量巨大,但已经没有任何突破,属于比较平庸的创作期。“所以我真心认为这幅画不值这么多钱。但它的确有一些不错的附加值,比如曾经是瑞士著名藏家Jan Krugier(毕加索作品的重要藏家,一度是毕加索的代理商,曾被毕加索的孙女Marina聘为the Picasso Estate的顾问)的收藏,而且画中的主人公又是毕加索钟爱的两个孩子,毕加索又曾经长时间将这幅画挂在自己的画室当中……所以,如果王建林的确喜欢,愿意斥巨资购入也无可厚非。但客观地讲,入手价格在1千万到1千5百万美元才符合其市场价位,比较划算。”

莫奈、毕加索和夏加尔最受欢迎

在Hewitt看来,中国藏家在西方艺术品市场上展现出一些共同的特点:“他们的收藏心理不太纯粹,对有名气基础以及能创造新闻的艺术品更感兴趣。”换言之,莫奈、毕加索、夏加尔之所以成为内地“土豪”最喜欢的画家,也许同他们是西方艺术圈少数几位为普通中国人所熟知的名字有关。购买他们的作品,哪怕是用再多的钱,也会让“土豪”们相信物有所值。而这样的购买行为也容易在国内成为话题,起到很好的广告效应,有助于迅速提升他们在收藏圈中的地位。

同样是印象派,唯美的莫奈就大受中国藏家的欢迎,而冷静、写实的塞尚就不受中国藏家待见。虽然莫奈的“睡莲”还偶有流拍,而塞尚的作品在拍场上一旦出现就一定可以卖出去,且价格相当可观。“一则他们觉得塞尚的东西不‘美’,二则塞尚作品不多,市场上很少交易,不像莫奈和睡莲在媒体上曝光率高,所以,中国藏家误认塞尚‘没名气’。中国买家的眼光和喜好很大程度上是以曝光率、知名度为导向的。”

“战后艺术”

更具市场活力

收藏市场弥漫着炒作之风。“西方大师”的作品其实也不一定就只升不降,哪怕他是毕加索。“比如,2010年在纽约佳士得卖了456万美元的一幅毕加索,前几天就又出现在纽约苏富比的拍场上。不过,时隔三年,它却贬值了,只卖了不到420万美元。”

Hewitt表示,现在西方艺术品市场上最具活力的其实是战后作品。“比如喜欢画大色块的罗斯科,我一点儿不怀疑他将来的身价会比毕加索更高;波洛克从去年开始身价飞涨;琼安·米契儿在去年巴塞尔艺术展之后也卖得出奇的好……但中国藏家对他们统统没有兴趣。”也许是因为抽象艺术距离中国人传统的审美有较远的距离,中国藏家甚至没有了解的意愿。相形之下,中东、俄罗斯和拉丁美洲“土豪”显得更为“兼收并蓄”,他们对当代西画的接受度比中国人高得多。

Hewitt透露,万达购买《劳德与帕洛玛》之后没几天,一位巴西人在纽约苏富比以880万美元拍下一幅弗朗西斯·毕卡比亚的作品。“这位艺术家的名字在中国基本没有人听说过,岂不知他这幅作品在艺术史上的地位相当高。我觉得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捡漏’。”

Hewitt认为,中国人目前对西方艺术缺少了解,甚至是缺少基本常识,很大原因是国内难以看到西方艺术品真迹造成的。“比如罗斯科,如果只是看图片,会对这位艺术家及其作品产生诸多不理解:只不过几个简单的色块,怎么就这么值钱?我曾经也是这样认为的,直到在纽约现代艺术美术馆里和他的作品面对面。那幅作品有一面墙那么大,所有在图片上被隐藏掉的细节都清晰地展现出来,那些色块间模糊的边缘,以及它们散发出的磁场的感觉,是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到的魅力。所以,我有时候真的很想对中国‘土豪’大吼一句:咱能不要光投资莫奈、毕加索、夏加尔了好不好?能有点新意和前瞻性吗?”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