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写”动漫作品

更新时间:2021-09-14 14:23:23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尚兴

摘要:凭娱乐性外框架寻找观众凭含义性内框架寻找知音如何“写”动漫作品正因为这种断层,人们在欣赏艺术品时,习惯性地自我提问“画的是什么”,进而把“栩栩如生”当作一件作品的评价标准。这种方式被栗宪庭界定为“审美惰性”。798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尤洋也说:“撇开那些抽象、观念作品,即便写

凭娱乐性外框架寻找观众 凭含义性内框架寻找知音

如何“写”动漫作品

正因为这种断层,人们在欣赏艺术品时,习惯性地自我提问“画的是什么”,进而把“栩栩如生”当作一件作品的评价标准。这种方式被栗宪庭界定为“审美惰性”。798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尤洋也说:“撇开那些抽象、观念作品,即便写实作品,也不是说你看到画面里的人物、景物活灵活现,就表示你理解了它。有时候作者将自己想说的‘话’藏在作品背后,如果你对作品表达的时代,以及人生体验达不到的话,还是理解不了。”

有句话叫“内容为王、叙述为先”。“写”动漫作品,也要遵循这个原则,有什么样的内容很重要,但更要讲究叙述手段,要有好的叙述才能吸引人。

以宫崎骏的《千与千寻》为例,千寻形象的出现背景是由于日本发生金融泡沫以后,国民对政府产生不满,作者于是创造了千寻,让她去寻找自己的生命力,最后告诉日本国民要去寻找自己的生命力。其实,这部片子不仅是给日本儿童看的,也是给全世界人民的,所以它是不朽的作品。宫崎骏作品的主角都是当代少女,因为少女纯真、可爱,有那么多的困惑、想象、情感、理想,容易获得来自成人世界的呵护。

如果一个动画剧作家、动画导演、动画投资人“写”动画只以8岁到十几岁的小孩儿为对象,那就太狭窄了。动画故事的背后必然要有成人世界,一切伟大的不朽的作品都是这样。现在动漫主流作品的种类和样式发生了很大变化,所以动漫编剧、导演在创作的时候,要关注国产电影的发展态势,避免动漫作品书写方式的过于单一。事实上,创作者决不应低估了孩子的智慧,貌似高深实则呆板的说教打动不了孩子们。好看才是硬道理,不好看一切都是虚的。笔者曾概括出这样一句话:“先被吸引,后被教育”,意思是说,我们创作的时候,第一要做的是把观众、读者吸引过来,其次再谈教育意义,不被吸引一切都是枉然。

那么,如何做到好看、怎么做到好看呢?笔者认为得“凭娱乐性外框架寻找观众,凭含义性内框架寻找知音”,这里的“娱乐”是多方面的,比如,搞笑是娱乐,爱情也是娱乐。

怎样“写”动画?笔者有几点体会:一、走进生活,走近对象,确立人物定位、性格定位。二、寻找切入的角度和结构方式,决定影片成败的两大因素就是结构方式定位和人物命运定位。三、尊重艺术常识,包括情节与细节。情节要做到一波三折,细节要做到一咏三叹,能做到就成功,做不到就失败。四、有想象力才有好故事,现在很多编剧的想象力太平凡了,这也许是因为中国历来都是重现实、轻想象,重纪实、轻浪漫。好故事需要创作者们应用一些逆向思维,而不是惯性思维,创作者们对生活的感受不能满足于对已知真理的重复,而应该努力去表达对未知真理的发现。五、“写”作品的时候要对接电影语境、社会语境和商业语境,具体来说,一是要进入电影叙事本体,如镜头构图总谱、色彩影调总谱、节奏韵律总谱等;二是要和社会主流现实对接,表达生活当中的真善美,绝望人人都会有,但不能成为主体,更不能借此否定整个社会语境,因为生活本质不是要人们都绝望;三要有独特的人物形象、人物命运、叙事等,要给市场和观众一个接纳作品的理由,否则拍出来也是浪费投资人的钱。

5月16日至18日,京沪顶尖团队打造的重量级话剧《推拿》将首次回到故事的发生地南京,在人民大会堂与观众见面。昨天,文岚、屠青、阿束、龚振、杭程等明星DJ在南大鼓楼校区百年礼堂倾情献声,为大家带来了一场与众不同的公益朗诵会。而凭借《推拿》获得茅盾文学奖的毕飞宇也来到现场,和大家分享了自己对这部话剧的感受,“我很高兴能看到话剧版的《推拿》,因为这满足了我的一个愿望,作家写东西其实就是在做白日梦,脑袋基本是没有空间概念的,而把小说搬上话剧舞台,是建立了一种三维空间。现在我的白日梦能实现,并能进入现实空间,那对我来说是巨大的幸福。”

另外,对拍出来的动漫作品,还需要继续“写”——评说。现在,有关动漫电影的评论很少。动漫电影要发展、要繁荣,必须呼唤动漫电影批评者。目前的大量动漫评论都集中在互联网上,多是一些感受,既不系统也不理性。比如,中国影评曾经有过辉煌,而现在却名声被毁,网友对电影批评的批评是两“失”:失语和失格。失语,即该说话的不说话,当好的作品遭到围剿的时候,难有好批评挺身而出,为什么?就是因为失格——影评人都变成了推销员、推介人。

我国目前的动漫影片批评还处在一个“处女地”阶段,因此,在创作动漫作品的时候,创作者们也要写一写对动漫的感受,写一写对什么样的动漫作品有向往、渴望和呼唤。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涉足动漫评论界,在网上、杂志上、报刊上发表包括动漫影评在内的动漫批评,从理论辅助的角度促进中国动漫业发展,让中国动漫作品不仅被动漫业界所知,也被学术界、文化界、艺术界等更大范围的人所知。

作者:赵葆华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