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狂砸伊拉克两千多年前文物 清洗少数族裔文化

更新时间:2021-09-14 13:40:04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柠浩

摘要:清洗少数族裔与他们的文化IS狂砸伊拉克两千多年前文物继焚书毁寺之后,极端组织IS(伊斯兰国)又将瞄头对准了伊拉克的珍贵文物。在IS2月26日发布的一段5分钟的视频中,该组织洗劫了摩苏尔中央博物馆,挥动铁锤和电钻,砸毁具有上千年历史的古文物和雕像,还威胁要推翻中东几千年的和平共处,

清洗少数族裔与他们的文化

IS狂砸伊拉克两千多年前文物

继焚书毁寺之后,极端组织IS(伊斯兰国)又将瞄头对准了伊拉克的珍贵文物。在IS2月26日发布的一段5分钟的视频中,该组织洗劫了摩苏尔中央博物馆,挥动铁锤和电钻,砸毁具有上千年历史的古文物和雕像,还威胁要推翻中东几千年的和平共处,试图镇压一切与其圣战思想不符的力量。

电钻毁坏亚述人保护神人首翼牛像

这段视频由位于摩苏尔周边地区的“尼尼微省新闻办公室”发出。一名留着大胡子、身穿黑衣的IS成员在镜头前说,这些亚述时代的作品都是那些数世纪前不信仰真主的人的偶像崇拜。“先知要求我们在占领这些国家后,把这些都毁掉。”

该男子还谴责了亚述人和阿卡德人,称他们是多神论者,同时试图以此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这些雕像和文物,如果上帝要求破坏它们,对我们来说,它们就一文不值,即使他们价值连城。”

随后,IS用锤子打碎摩苏尔博物馆的雕像,将它们推倒在地,文物被打成碎片散落在地。画面还显示,一名男子用电钻毁坏了亚述人的保护神“人首翼牛像”,该雕像可追溯到公元前7世纪。

视频中一句字幕写着:“在先知生活的年代,这些文物并不存在,它们是‘魔鬼崇拜者’的产物。”“魔鬼崇拜者”是IS过去用来形容雅兹迪教派成员的词。

据悉,被破坏的文物具有上千年历史,可追述到亚述时代和阿卡德帝国时代,十分珍贵。IS的暴虐行径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公愤,受袭击的少数族裔和积极分子纷纷表达谴责。

“IS对人们的共同记忆发起了战争”

从1999年开始,广州民间文物保护协会多次到白云山寻访古墓。近日,记者跟随几位志愿者深入白云山犀牛岭,查看古墓的状况。一品夫人碑 墓穴已消失在白云山犀牛岭,记者发现一片小山头已被挖,现场的建筑材料显示这里近期有施工。沿着刚垒砌的石阶往山坡另一侧走去,路上一座半截石碑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人类文明的发源地……正在被毁灭,”叙利亚军事委员会领导人之一、基督教民兵基诺·加布里埃尔在电话中说,“在这样的事情面前,我们无言以对。他们不仅屠杀百姓,还要毁灭我们的文明和几千年的人类文化。”

“当你看到画面时,你会感到发自内心的痛苦和愤怒,就像看到人类被残杀一样,”亚述裔作家麦德安·艾萨克说。艾萨克还是“要求行动”的成员,该组织致力于保护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亚述人及其他少数族裔人的权利。

摩苏尔考古学院的一名教授Amir al-Jumaili证实,视频中的两处地点分别是摩苏尔博物馆和冥神之门。亚述时代,亚述帝国首都尼尼微有15座城门,冥神之门是其中之一。

“我完全惊呆了,”这名教授说,“这是一场灾难,随着这些文物被破坏,我们无法再为摩苏尔的文明感到骄傲。”

去年夏天,IS在一次闪电推进中占领了摩苏尔,上千基督徒和其他少数族裔被遭到驱逐。

专家表示,遗迹中出土的陶罐瓦片或许不是很值钱,但是却可以帮助我们管窥历史,乃至重拾闽越文化的自豪感。其内蕴的文化价值难以估量。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推进,一些曾经掩盖在历史上的迷雾也被逐渐揭开。位于工地附近的欧冶池曾经是春秋时期冶炼名家欧冶子铸剑淬火的地方,又称“剑池”,但是因为它的位置与曾经挖掘出来的闽越王遗址要高4米多,有人因此怀疑欧冶池的真实性。“这次考古证明欧冶池是真实存在的,它不断抬升,也是历史发展中人类活动的结果。”林果说。

“我们不能期望从IS那里得到什么,”加布里埃尔说,国际社会必须采取行动,阻止破坏行为和文物抢劫,“这是全世界的损失。”

艾萨克则表示,“IS在种族清洗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当代亚述人,他们同时也对古代历史和人们的共同记忆发起了战争。”

就在这次破坏几天前,IS在叙利亚东北部绑架了220名信仰基督教的亚述村民。此外众多迦勒底基督徒也被强制迁移。IS还试图饿死和奴役伊拉克雅兹迪教派的成员。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召开紧急会议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表示,画面内容让她震惊不已,已经要求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作为国家安全不可或缺的元素,伊拉克文化遗产该如何被保护”。

据联合国称,IS在破坏占领区内文物的同时,还在黑市大量贩卖古代文物,以换取活动资金。2月12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各国立即采取行动,阻止IS等极端组织从石油贸易、文物走私、绑架勒索等渠道获得资金来源。 据新华社、央广

面对遗产院和记者的疑问,童伟这样告诉记者:“保护文物,没必要再纠结已经毁的,重点是保护现存的。”并称目前园区管委会已向荣昌县相关部门提交报告,经过多部门研究协商后,园区会按照文物保护法相关规定出具资金,对古墓分别实施发掘、原址保护等措施。文物保护专家:地方经济发展逼迫文物保护让路“按照法规,建设工程选址时就应先征求文物部门意见,但实际操作中并非如此。”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考古所副所长李大地告诉记者,以荣隆台湾工业园区为例,其在选址、建设报批期间并未告知文物部门。在其开工后,文物部门主动参与保护工作。此时,工业园一切建设手续完备,建设业主方不再怕项目获批受阻,也便通常不愿理睬文物部门。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