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思想,只要娱乐?

更新时间:2021-10-03 10:49:21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鸿涛

摘要:张艺谋执导的新片《三枪拍案惊奇》在全国陆续上映后,争议不断,赞扬者如此夸耀地评论,“新片《三枪拍案惊奇》打造出一个巅峰的喜剧”,“这部影片让人看到了张艺谋柔媚与舒展的一面”,但更多的还是批评,张艺谋的“三枪”是一种“堕落”的表现,只谋财不谋艺,将“愚乐”进行到底。市场选择异彩纷呈

张艺谋执导的新片《三枪拍案惊奇》在全国陆续上映后,争议不断,赞扬者如此夸耀地评论,“新片《三枪拍案惊奇》打造出一个巅峰的喜剧”,“这部影片让人看到了张艺谋柔媚与舒展的一面”,但更多的还是批评,张艺谋的“三枪”是一种“堕落”的表现,只谋财不谋艺,将“愚乐”进行到底。

市场选择异彩纷呈。以往出现的火爆市场,背后凝聚了不少资本的力量,一些机构或个人出于投资目的,涉足当代艺术陶瓷领域,由于参与者艺术素养的参差不齐,盲目性和冲动性助长了作品和市场对艺术考量的缺失,混乱局面在所难免。对于艺术品投资而言,中长期投资才是更好的选择,长期投资的收益率也更稳定,风险更小。现在,人们在日趋理性的同时,更加专注于艺术家艺术专业知识和素养,更多关注如何懂得欣赏艺术陶瓷,甄别能力不断提升。不少年轻藏家表示,自己购买陶瓷作品并非以获取高额回报为期待,而是作为一种个人兴趣爱好来对待。作为收藏市场新生代,他们更加关注有生命力和丰富情感的艺术陶瓷,喜欢有独特艺术语言的艺术家,钟情有核心价值的作品。从投资购买到欣赏喜爱,或许正是这些偏爱精神享受的“口味”,才使更具艺术魅力的陶瓷作品,在未来具备了更大的升值潜力和空间。

其实,对于这部片子的争议,尽管分歧很大,但争议的焦点却很集中,这就是,张艺谋追求烂俗,娱乐至死,还是选择有内涵、有品位、有文化和有思想,或者正像观众、批评家所说,张艺谋是做一个有深度的文化导演,还是把自己蜕变成利益商人。对这种价值选择,张艺谋是如何选择的呢?在阐释“三枪”的内容时,张艺谋说,我不是思想家,《三枪》让知识分子笑很难,我也想搁很多文化进去,做思想家,让大家津津乐道,但这违反电影本质,不能拿那么多东西来要求我……

一个曾经拍摄过一些优秀电影的著名导演,为什么在商业消费文化的大潮中彻底滑向了娱乐化、商业化,甚至庸俗化?

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曾经指出,当代电影艺术所表现的种种问题,思想的匮乏,艺术的荒诞,缺乏艺术的抱负,到处寻求新奇、刺激的感受,艺术的功能堕入根本没有原则和道德可言的地步,“当代演员基本上可以表现生活中的主要情感,如悔恨、嘲讽和轻蔑,也可以表现淫荡的行为,荒谬可笑的形象,表现出生硬简单的对照。在大多数情况下,当被指派表演高尚的人物时,他却总是失败。几乎没有人有能力扮演好哈姆雷特或埃德加”。

为什么“几乎没有人有能力扮演好哈姆雷特”?这是值得深入思考的。当代人不仅与文艺中的经典人物所处的时代环境、具有的时代精神和时代氛围,在时间上和心理上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更主要的是从精神上、心灵上已经根本无法接近这些具有最深厚的情感的人,思考的人,有哲学头脑的人,承担人类命运的人,现代人的那种早已被感性、欲望、非理性褫夺了的失去精神创造力的浅薄和轻浮的艺术感知力,怎能真实地、真正地阐释和演绎“哈姆雷特”这样一个精神符号式人物的伟大性格、伟大灵魂、伟大道德和伟大命运?

今天,不管电影圈中娱乐化、商业化甚至庸俗化的声音如何强势,但都无法掩盖电影审美的本质,这就是电影与人的精神生存的紧密联系。电影最本质的流行元素是其精神性。人们看电影,是源于内心需求和精神渴望。精神性的东西绝非虚无缥缈,它与食物和空气一样,是我们生存的必需品。而当今人们的精神性问题似乎比以往更尖锐,更突出。这些精神性诉求,是一切艺术也包括电影生成的动力和源泉。娱乐至死,堕入商业庸俗,无法替代这些精神性的问题。一部影片一旦失去了精神性,无异于失去了灵魂,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作者:杜浩

另外有些人说插播广告不可以,我觉得那也是扯淡。春晚就你快乐了,全体演播人员就吃干饭吗?艺术的最大价值是给予其价值,而不是说所谓的赚钱。赚钱是为了解决偌大的开支。而不是广告那部分利益。人们看问题又一次疏忽了艺术外在的价值。在自己当观众的面前你也得看到部分的开支,难道一个春晚全是免费的就好。如果全免费,全公益,那么一年去筹备春晚的剧组去吃什么,许多作品的稿费谁给。其他的业务开支呢?我们想问题的时候必须换位思考,否则很不全面。我们做评论的时候也应该从对立面去看下。本山的小品之所以好,我觉得是和大众群众有着密切的联系。能够得到自然的笑声的小品已经不多了。我相信本山老师的艺术之路还会更远。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