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色的哈姆雷特》:讲述“男女之事”里的文化

更新时间:2021-10-03 10:22:57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鸿儒

摘要:小白、黄爱东西与黄昱宁(从左至右)。“从根本上说这是一本环保主义的书,关于节制人口的书”,作家小白调侃说。9月14日下午,上海作家小白携新书《好色的哈姆雷特》(彩图增订本)在广州联合书店举行见面会,并与上海译文出版社编辑黄昱宁、广州作家黄佟佟、黄爱东西一起探讨“情色文化”。“以男

小白、黄爱东西与黄昱宁(从左至右)。

“从根本上说这是一本环保主义的书,关于节制人口的书”,作家小白调侃说。9月14日下午,上海作家小白携新书《好色的哈姆雷特》(彩图增订本)在广州联合书店举行见面会,并与上海译文出版社编辑黄昱宁、广州作家黄佟佟、黄爱东西一起探讨“情色文化”。

“以男女之事的瓶子装文化之酒”

中新网北京6月3日电 (记者 董子畅)由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国医堂馆社区服务专业委员会、北京树德堂国医馆等十余家单位联合举办的“盛世三国万里行”活动3日在北京长安大戏院启动,此次活动以“大师讲经典,让国学活起来;寻梦道养生,让国医传下去;好戏传国粹,让真善美说话”为主题,通过讲习、体验、演绎的活动形式,让国学、中医、京剧成为一种鲜活的存在。

《好色的哈姆雷特》是小白的成名作随笔集,被复旦教授陆谷孙评论为“以男女之事的瓶子装文化之酒”。此次新版的增补修订本,修正讹误之余,新增万余言长篇随笔及百余幅彩色插图。

广州本土的两位作家都对这本书赞誉有加,黄爱东西曾出过一本“小黄书”《我有一个同事》,身为生物学专业的黄爱东西自认为做得更多是“性科普”工作,而小白的书则是审美意义上的“色情”,“从男性审美角度来说,有色情、有文化、有八卦,如果这三个角度都齐了的话,这本书就是完美的了”,她觉得小白是一个高手,从一个表现范围很窄的角度切入,言说一个男女皆宜的话题。

小白回应说,“因为有些东西不能说,或者它能够给你说的空间很窄,就像以前古体诗,我写这本书,不能让它有冒犯的感觉,要照顾各种阅读情绪,你还要说清楚你想说的事情。所以在很窄的空间把你想说的东西写出来。”小白说他写《好色的哈姆雷特》一文时前期准备工作做了十几天,“我会把自己写得很高兴,就像写诗歌一样的感觉,目的性也不是很强。一个写作的人总归要有一个先天条件,他首先要觉得这件事情让他自己开心,自己先兴奋起来。”

对西方古典文化的熟悉出于兴趣

此书的一大特点是作者对西方古典文化的熟稔,陈村写道,“小白爱逛外国大学数据室,说他是浏览西方性学资料最多的人,应无大错……小小一篇文章,其中征用细节无数……这令小白在这一端没有对手也没同道。诸公再有兴奋,再有才,无望齐看,安能齐名?”

小白对南都记者介绍说,其实背后更重要的原因只能归结为兴趣,上海图书馆、译言古登堡计划都是他重要的资料来源和兴趣所在,“古希腊语或拉丁语听起来很吓人,但是你要有兴趣,去读,就觉得实在比英文好读多了。我没有把古典文化当成一个修养,只是觉得好玩有意思。”(记者赵大伟 实习生李文培)

现在对传统文化的理解歧义很大。按我的观点,国学应该是“大国学”的范围,不是狭义的国学。既然这样,那么国内各地域文化和五十六个民族的文化,就都包括在“国学”的范围之内。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有各种不同的表现形式,但又共同构成中国文化这一文化共同体。举个例子,比如齐文化和鲁文化,也不一样。“孝悌忠信”是鲁文化,“礼义廉耻”是齐文化。就是说鲁文化着重讲内心,内在的;齐文化讲外在的,约束人的地方多。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