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岛刚:日本人眼中故宫有很大象征性(图)

更新时间:2021-10-03 10:03:43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烨华

摘要:野岛刚曾任朝日新闻驻台北特派员。近年来,外国记者书写中国的图书,引发业界和读者的关注,如《寻路中国》、《江城》、《打工女孩》等。这些曾在中国生活工作过的记者们,用各自的视角及着眼点,书写着其凭借职业敏感与个人兴趣把握到的当代中国气息。近日,曾任朝日新闻驻台北特派员的野岛刚,携手上

野岛刚曾任朝日新闻驻台北特派员。

近年来,外国记者书写中国的图书,引发业界和读者的关注,如《寻路中国》、《江城》、《打工女孩》等。这些曾在中国生活工作过的记者们,用各自的视角及着眼点,书写着其凭借职业敏感与个人兴趣把握到的当代中国气息。近日,曾任朝日新闻驻台北特派员的野岛刚,携手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了从他关心的视点——故宫出发的新书《两个故宫的离合》,书写其关于中国历史、文化及当下社会的理解与观点。

日本人眼中故宫有很大象征性

北京晨报:近年来国外记者写中国的题材不少,往往通过一个切入点,以不同角度写中国。您为什么想通过故宫题材来写?

野岛刚:我是日本人,日本人,包括我,对中国的文化、文物,原本就有巨大的兴趣,有崇拜的感觉,对我们来讲,故宫是个非常有象征性的地方,如果要看中国的文物,觉得一定要去故宫,当然其他的博物馆也有很多好的文物,但就我们的感觉而言,故宫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而且有一种神秘感。当时决定写,是因为我人在台湾,台湾由于两党执政的变化,台北故宫的定位也有所变化。日本人几乎完全不知道故宫这样的变化,几乎日本媒体、外国媒体没有报道过,我第一个理由是要报道在台北故宫发生的变化,想把它写成一本书。但只是在这段时间的事情,没办法写成一本书,所以把书的内容写到清朝末期到现在,故宫的文物和中国人为了文物的做法,内容还包含了现代中国文物的回流现象,还有一些在故宫本身发生的变化。

这还将是一场“持久战”。文物部门将按照经费管理程序给予监督员一定补贴。各区县文化委员会将对本区域文物安全监督员提出指导意见和上岗竞争机制,使监督工作形成规范、形成制度。东西城普查文物定点监督文物守卫战中的重点“战场”当属东城区和西城区。这两个区几乎涵盖了北京旧城,拥有丰富的历史遗迹,除了故宫、恭王府等耳熟能详的“大牌”文物单位,还藏了不少别致的民居四合院。然而,由于位于城市中心区域,两个区开发建设项目较多。“这些都有可能给文物带来隐患。”孔繁峙透露,与其他区县可能出现一名监督员负责多处普查登记文物不同,东城区和西城区的每处普查登记文物都要确定一名文物安全监督员,实施定点监督。

中国人在文物中有期待与理想

北京晨报:外国记者喜欢通过某个切入点,看当代中国的变化,表达自己的感受,您希望表现当代中国的什么状态?

野岛刚:通过故宫这个主题想要描述现代中国人对文物的期待和理想。因为采访过程中我发现,文物回流现象很明显和中国人的民族感情、中国开始强大之后民族自豪的感受有很大关系。人有饭吃、有衣穿之后,需要寻找一个心里满足,文物作为一个中华民族精神的代表,在这里能看到回流中的感情。最有代表性的是圆明园十二生肖铜兽首的事情,无论是花很多钱,甚至要在国际拍卖会上使其流拍,外国人对这些可能有一点不理解,我也是慢慢在后来的采访中发现中国人的民族情感与文物的联系。

中日对“文物有灵”的感受不同

北京晨报:您书里这样的描写很有意思,“从日本流出海外的文物应该也不少,但是似乎没有日本人秉持相同的信念。”

野岛刚:近期在日本有一次美国波士顿博物馆的大规模日本文物展览,真的很多人去看。那是日本明治时代,有人看到日本文物非常便宜,大规模买下带回美国。这些文物非常宝贵,里面一些文物在日本是没有办法看到的,在日本办一届这样的展览,我想会不会有一些声音去批评那个时代的日本人?有一些人不开心?或有一些声音去表达希望挽回这些文物?但这些方面一点都没有,大家就是高高兴兴去看,没有其他。我想原因就在于,日本人喜欢文物、重视文物,但没有把文物与民族的灵魂联系起来,文物是文物,宝贵是宝贵,但没有就算了,与生命、民族的命运没有关系。中国人觉得文物有灵,这个感受日本人是没有的。

北京晨报:这有点儿让人意外。

野岛刚:日本人的性格是守规矩,喜欢把一个东西保管得很好。很多文物,比如唐代传到日本的文物保存得很好,那是由于日本人的性格比较倾向于保存东西,一代代传递下去。但这些只是手上有个东西就好好管理、好好保管,只是与某种生活观念相关。

运送文物是为了维护“正统”

北京晨报:您在书中写到国民党当时在战乱中运送文物,从北往南,从南又往西,后来又跨海运到台湾,但有提到一句,“如果是日本人,大概就是挖个密道把文物藏起来,或是丢掉文物先逃命。”

野岛刚:那种运送文物的过程,好像文物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这与日本人是不同的。

北京晨报:书里提到国民党如此大规模地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运送文物,是为了维护“正统”之意,这样的结论,也是您渐渐得出的吧?

野岛刚:蒋介石把文物运到台湾时,国民党是处于危机之时,那时还要花那么大人力物力把文物送到台湾,这也是我当时接触台北故宫这个主题时的一个疑问。故宫的一些负责人公开说明要保护文物、中国传统的光荣的历史等,他们一直强调这些话,不过回到过去故宫搬迁文物的时代,这些努力有点超乎我们的想象,为什么这么做?于是我回顾中国以前的历史,发现很多王朝在打仗时管不了文物的事情,但战争结束后就开始收集文物,应该可以了解到,对中国人来说,这是证明自己是正统的很重要的事情。因为中国太大、太复杂,有很多不同的民族,口头上说自己是正统没办法相信,因此用文物来证明。这种对文物的观念,从过去到现在渐渐形成,这对我来说是个很惊讶的发现。

北京晨报:但您在书中也提到日本的“三种神器”。

野岛刚:这三种神器“镜、玉、剑”是一种神话的东西,神话里,拥有这三种神器的人才是真命天子,其实很多人没有看见过神器。书里也提到日本万世一系的天皇家族,天皇对日本人来说像空气和水一样,不用证明。中国历史上很多皇帝本来是异民族和农民,没有贵族背景,而日本历来是贵族统治的国家。

日本人难理解文物带来权威

北京晨报:这本书在日本出版后比较普遍的评价是什么?

野岛刚:日本人的评价与在中国的评价是不同的,文物带来权威、正统这部分,在日本的反映没那么多,可能他们很难理解,抓不到这方面的重点,不过这恰恰是这本书最想讨论的事情。反而他们对故宫文物流转的历史表示出兴趣,因为他们之前没有看过,故事性又比较强。对在当前中国形成的文物回流现象,此前流出中国的文物又被中国人买回去,他们对这一点也表现出兴趣,因为日本人心目中,中国开始强大,之前圆明园兽首的事情在日本也是大新闻。

在日本《三国》《水浒》很畅销

北京晨报:您书里也写道日本人对故宫本身很感兴趣,第一次到北京旅游,非去不可的景点就是紫禁城。

野岛刚: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是要学书法、历史等与教养相关的部分,这部分很多是受到中国的影响。从小受到的教育对中国文化有强烈的印象,也当然知道故宫是中国文化的一个代表。而且很有意思的是,无论中日关系如何,在日本,中国的历史书很畅销,不断有《三国演义》的动漫、漫画;《水浒传》的小说,日本人在此基础上改写的一部《水浒传》小说,融入武士概念,也有很多人去买。这种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兴趣不会消失,不会受影响。不过其实也有一种现象,因为中国文化、历史对日本人的影响太大,到了中国,日本人去看文物、文化和历史的地方,就满足了,不会去看当代中国人生活的样子。

北京晨报:这本书此前在台湾出版后反响较大,您自己总结原因之一是写书的是个日本人,提供了一些不同看法。

野岛刚:我承认这一点。故宫、文化对中国人来说是个比较核心的问题,一个外国人写有点奇怪。并且讲故宫的书很多,不过把两个故宫放在一个桌子上来谈,可能是比较不容易做到的。可能也觉得书里的一些分析和评价,提供了一些不同的视角。

本版撰文 晨报记者 刘婷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