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刘贺墓内棺清理:半米高内棺成“薄片”

更新时间:2021-10-03 09:49:19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辰富

摘要:此前,海昏侯墓内棺中发现有“刘贺”二字的玉印成为最直接揭示墓主身份的实物证明。但记者从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获悉,刘贺内棺虽已被打开,但内棺被压“扁”,提取工作遭遇难题。“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起码半米高的空间被压成一个很薄的平面了,有些地方的棺盖板和棺底板贴在了一起,中间的文物也

此前,海昏侯墓内棺中发现有“刘贺”二字的玉印成为最直接揭示墓主身份的实物证明。但记者从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获悉,刘贺内棺虽已被打开,但内棺被压“扁”,提取工作遭遇难题。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起码半米高的空间被压成一个很薄的平面了,有些地方的棺盖板和棺底板贴在了一起,中间的文物也被压变形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杜金鹏是负责指导实验室考古工作的专家组成员。他告诉记者,在提取之前,考古队员要先判断文物原先的空间关系。

记者注意到,少数文物被挤压至嵌入棺盖中,但绝大多数还在棺内。“比如,头箱位置有一个比眼镜盒稍大的长方体青铜盒,被粘连在了棺盖上。”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副组长、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仲立介绍。

张仲立说,头箱多为漆木材质,青铜材质很少见;因此其盛放的文物值得期待,但目前无法通过技术手段判断其中是何物。此外,从棺盖上还可辨认出一些漆盒的表层纹饰和外在镶嵌物。

据目前肉眼所见和能谱探测结果分析,内棺中器物排列整齐,最南面有贴金漆盒。墓主人头南向,遗骸中部发现有带钩、佩玉及刻有“刘贺”字样的玉印等。遗骸下面有包金丝缕琉璃席,席上至少有六排、每排五枚的金饼。

专家表示,文物科技保护是一项系统复杂的工程,文物种类繁多、病害千差万别,涉及学科众多,如果没有学科之间、科研机构之间和行业部门之间长期稳定深入的合作,就无法推动文物科技保护创新发展,就不能满足当前和今后文物保护事业发展的需要。赵荣坦言,如今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使得污染增强,酸雨导致露天石像、石刻等文物被加速破坏,建立以科技为核心、以制度为保障、以科研为平台的文物保护体系已是刻不容缓。

专家表示,清理过程中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但他们会尽力用最小风险换取最大成果。“方案的讨论过程也是研究的过程,研究透了才敢真正下手清理。”张仲立说。

截至记者发稿,海昏侯墓实验室考古组的工作人员已基本理清了棺内文物的叠压关系,初拟了清理方案,下一步将开展文物提取工作。(记者袁慧晶、余贤红)

据了解,这些秦代封泥勾勒出了秦代官僚机构的网络图,涉及“三公九卿”制度及一些当时的主要官职。同时,揭示一批鲜为人知的亭里郡县、宫殿苑囿的名称,为研究秦代官印风貌及其模式提供了资料。“封泥和印章互为表里,封泥是因为印章而产生的。”文物鉴定专家马骥认为,封泥在中国古代主要是用来封护简牍文书、封物的,并不容易保存。它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封泥里含有非常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反映了印章上的文字,有官职、地名等内容,也具有篆刻、书法等艺术价值。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