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获奖作品引争议 阮义忠:看中人文精神(图)

更新时间:2021-10-02 17:29:41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鸿涛

摘要:张巍作品黎明作品欧阳世忠作品宋文辉作品1月11日晚,色影无忌新锐影像力盛典在江苏常州落幕,自由摄影师张巍获得最佳新锐摄影师奖项,其参赛作品《人工剧团——领导者》引发了评委争议。现场还评选出李红强、黎明、宋文辉、欧阳世忠、柳涛等十佳新锐摄影师。“临时演员”合成全球政要张巍的作品《人

张巍作品

黎明作品

欧阳世忠作品

宋文辉作品

1月11日晚,色影无忌新锐影像力盛典在江苏常州落幕,自由摄影师张巍获得最佳新锐摄影师奖项,其参赛作品《人工剧团——领导者》引发了评委争议。现场还评选出李红强、黎明、宋文辉、欧阳世忠、柳涛等十佳新锐摄影师。

“临时演员”合成全球政要

张巍的作品《人工剧团》创作出了普京、昂山素季、奥巴马、李明博等全球政要的头像,他将“临时演员”融合到“人工剧团”的角色中,使“表演”显得愈发典型而荒诞。这和张巍小时候的经历有关,他童年在剧团家属院里度过,经常可以见到许多演员,观看他们在舞台上扮演的古今中外各类角色,他因而有了把这种混杂、荒诞的感觉表现出来的冲动。

以创作出的李明博头像为例,张巍解释道:“选取一些我喜欢的人物形象作为演员扮演的对象,应用电脑合成,将数以百计真实的普通演员的身体局部重新进行拼贴组合,利用每个演员与经典人物形象之间的微小相似点,包括肤色、头发等细节特征,通过人工互换。上百位演员的真实形象消失不见了,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崭新的虚拟肖像。”

阮义忠更看重人文精神

张巍的这一创作手法引发评委争议,有评委表示认同,也有评委当场表达了不同看法。问到评选新锐摄影师时个人的选择,台湾摄影家阮义忠对记者说:“我的选择不方便说……当时争议很大,评委之间互相拉票的都有,但是结果出来后,我们都很欢喜,少数服从多数嘛。”

阮义忠更看重摄影作品所包含的人文精神。1980年代,他将直指人心且具有原创性的摄影称为“新摄影”,如今除了强调原创性的重要,他表示,即使是新锐摄影,也不能没有人文精神,“因为时代环境的关系、市场的需要,现在很多摄影师只是表达自己的才气,证明自己的艺术成就而已,很少有人要透过自己的镜头,回过头来重新理解我们失落的东西,尤其是文化当中可贵的遗产。”

“他们可能拼命想要创新,要故意摆脱旧的东西,甚至不想要拍出来的照片,而是用电脑制作表现出来的影像,这些作品观念性比较强,但是没有现实的痕迹,没有自己跟生活的真正摩擦。”阮义忠对新京报记者说:“这是比较可惜的,但这也急不得。”

■ 作者自述

1、李红强《走失的山水》

在中国当代小说家中,莫言的作品被译介到国外数量最多。随着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实现中国籍作家诺奖“零的突破”,中国当代文学对外翻译问题再次引发社会热议。是谁翻译了莫言作品?这些译本的海外影响究竟如何?莫言作品的翻译版又是如何虏获瑞典文学院评委“芳心”的?未来,中国当代文学的对外翻译传播之路又当如何规划?

这是我的毕业作品。我出生在山西大同,那里没有多少河流,很缺水,污染很严重,在电视上看见南方山清水秀,就会有去外面看看的诉求。2012年5月,我买了一辆自行车,从北京出发,一路走了10个多月。我的照片都是摆拍而成,照片中,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孤独,但是活得有尊严,生活相对来说也比较明朗,我觉得这就是中国人生活的一个状态。

这一路上,我得到了很多陌生人的帮助,这些人就像水一样对你好,但从来不说话。当然,在水边,我时常会感到忧伤,比如看到对河流的污染。作为一个摄影师,我希望呈现出人们生活的状态甚至其中的阴暗面,让更多人看到,形成一种交流。

2、黎明《家园》

我在宜昌工作,三峡蓄水前后,我拍了很多照片,形成了一些摄影专题。在蓄水之前,我们和水的关系十分亲切,小时候在水边玩耍,捞鱼,现在城市化进程快,原来看见的山水越来越远,与我们的关系日益疏离。

我每次去三峡,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但精神家园不可避免地慢慢消逝了。实际上,从内心的角度来说,我们每个人都是移民,都是被现代文明放纵了的一个移民,这是不由自主的事情。

摄影是对当下的真实记录。你一拍照,很多东西随后就消逝了,这时候,拍照就像拍遗像一样。所以我选择黑白的调子。我还做过一个系列叫“历代三峡名人游三峡”,把杜甫、李白等人的纸制的肖像,摆放在与他们有关的场所拍照。

3、欧阳世忠《新地带——新江南水乡》

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那时的水乡,河塘纵横,水道密布,小桥流水,风景很美,我的这个系列主题是“江南”,即与水有关。现在河流被污染,建筑很快就搭建好了,看起来十分丑陋。

我运用老套的“镜像”手法,整张照片中的建筑有“倒影”和“悬浮”感,呈现出的江南水乡与人们记忆中的江南水乡构成一个反差,具有很强的反讽意味。这个影像方式很简单,但我希望以此来引起人们的关注,不同的人产生不同的想象和看法。

4、宋文辉《父辈的土地》

2013年9月,自由摄影师宋文辉开始拍摄中国农民肖像。他是一个“农二代”,拍下父辈在田间地头劳作的情景,不提供特定的故事,“图中的人不是特定的谁,他们共同的身份是农民”。

对于宋文辉的作品,阮义忠认为是:“很不错的一组作品,虽然很多人都拍过农村劳动者,但很贴近生活,而且他的表现手法让人感觉是一种非常新的形式,通过这种手法把人和土地的关系更有力地歌颂——对人的尊敬,对土地的感恩之心。”

5、杨柳《一个中国胖子的西方美术史》

杨柳去年7月从一所大学的摄影专业毕业。在他眼中,摄影就像有一种叫人无法自拔的魔力一般,按下快门,画面就被记录下来。他这一组作品也引起了现场评委的争议,在谈到对于西方绘画的模仿时,杨柳解释道:“其实对我来讲,摄影与绘画是离不开的,是相结合的。现在很多的艺术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说摄影剽窃了绘画,是敌对的关系。对我而言,感觉摄影和绘画是共存的,只有相互的刺激,摩擦出艺术的火花,才能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记者 吴亚顺)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