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富豪榜是一场文化麦当劳的盛宴

更新时间:2021-10-02 14:55:27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尚卿

摘要:11月30日,一年一度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发布。郑渊洁、郭敬明、杨红樱等人上榜。在连续四年的榜单中,从来没有一位纯粹的诗人上榜。榜单制作人吴怀尧特地发掘出四位“潜伏”在不同领域的诗人,讲述他们与诗歌不为人知的故事。(11月30日《长江商报》)首先,我认为,在文学日益被边缘化的逆境中,

11月30日,一年一度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发布。郑渊洁、郭敬明、杨红樱等人上榜。在连续四年的榜单中,从来没有一位纯粹的诗人上榜。榜单制作人吴怀尧特地发掘出四位“潜伏”在不同领域的诗人,讲述他们与诗歌不为人知的故事。(11月30日《长江商报》)

首先,我认为,在文学日益被边缘化的逆境中,文学大师的绝迹,作协声誉每况愈下,颠覆文学价值观的全面入侵,诺贝尔文学奖以及作家富豪榜,已经完全沦为一年一次媒体对读者的集体搔痒活动,拉回一些人的关注,除此之外,别无它用。并且最可怕的是每次集体搔痒之后,依旧只能是一潭死水,还是不能掩盖文学的持续衰弱,难以力挽狂澜文学的颓废局势。

这次榜单的新闻中,吴怀尧是玩了一个“悲情”把戏或者说是苦肉计,发掘出“潜伏”已久的四位诗人的故事。从这种暗藏悲情的叙事中,我们看到这位诗人的生存状态。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个尴尬局面:诗歌,乃至文学,已经被挤压到生活空间的边缘了,取而代之的是股票、明星绯闻、影视大片,或者披着文学皮的性爱、下半身等。也只能依靠诺奖、富豪榜这个几乎成为噱头的话题一年来一次爆炒,来吸引人们对文学的注意。

2009年10月19日王蒙在德国法兰克福文学馆举行的一场演讲中做出如下评价。“中国文学发展很快,读者的口味发展得也很快,但不管对中国文学有多少指责,我只能说,中国文学处在它最好的时候。”他说,中国现在有上百种文学刊物,诸多作家在从事纯文学创作,全国每年发表的长篇小说有上千部之多,中国可算是全世界的文学大国。

此番言论一出,让很多人笑破肚皮,这张榜单,或者能够间接地驳斥王前部长的自信。从这个榜单,我们观察到,这些作家构成了一份文化麦当劳的盛宴,而绝不是“中国文学处在它最好的时候”,如果一定要说最好,也只能说“中国文学处在它最好吃的时候”。

在这里有必要解释下“麦当劳化”这个概念,它首先是美国社会学者乔治瑞泽尔提出的,他指出了社会“麦当劳化”四个最主要的元素或者指标:效率、可计算性、可断定性、控制。麦当劳化的过程可以被简述为:快餐餐厅的准则正逐渐支配着美国社会和世界其它地方越来越多的层面。而一本本高印数的热销张著,就是在这个准则下流水线生产的。

纵观这些富豪榜上的作家,三甲之外的当年明月、韩寒、饶雪漫、石康、于丹等,展现的是一份快餐式的文学盛宴。麦当劳化的文化,本质上,也如同一个麦当劳的油炸产品,在文化的表层面粉饰下,包裹物着商业意识(商业利益)为主推手的精神快餐。因为富豪榜本身就是一种从文化角度看似荒诞的作法,是把文学与财富捆绑促销的方式,换一句话说,就是文化成为商业领域流通的商品,被剥去了其他作为文化存在的价值,如同麦当劳产品剥去了作为营养物质存在的肉、淀粉与生菜,变成垃圾食物。

现在有更多的穆爱莉式的国外学者对中国的小小说感兴趣,他们利用一切机会参加各种有关小小说的活动,甚至向中国的街头路人询问小小说对他们的影响。在韩国和印尼,还有一些大学教授也将中国的优秀小小说作品搬上了课堂,让学生们了解中国文化。这一现象也是当初倡导小小说者们所始料不及的。杨晓敏等一群小小说领域的带头人还不遗余力地向海外输出国内的小小说,尤其以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为立足点,在不同场合、不同国度向与会者推介中国的小小说,与各国会员进行交流,了解海外华文小说的最新动态,及时调整办刊思路。“小小说应该像丝绸之路一样,变成一条通往世界各地的精神之路,使东西方文化因小小说而紧密联系在一起。”杨晓敏说。(金 光)

但是,我对文化麦当劳并不鄙视。虽然很多人忧心忡忡,不过,不可否认,文学包括整个社会文化的麦当劳化(也可认为是物质化、娱乐化),不是文化的堕落,不是文化的病症,更不是魔鬼来了、文学死了。相反,这些只是一个表征,在这个表征下,是对人思想的解放,是文化多样化的体现。麦当劳也是一种自由选择的食物,虽然营养物质有限但至少是无毒的,这就是文化的庶民胜利,这层意义比起任何文学或者文化的意义,来得更加深远。(张天潘)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