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复兴:演出市场票价委实高了 不应成富人堂会

更新时间:2021-10-02 14:44:04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锋宁

摘要:曲剧最低票价到底多少钱那天,我去长安大戏院买票,售票窗口前趴着一位老人,正在生气地和里面的售票小姐理论。我听明白了,北京曲剧演出季就要揭幕,其中《烟壶》、《啼笑姻缘》、《正红旗下》等一系列好戏,要在长安大戏院里连台上演,老人家就是在报纸看到了消息早早赶来买票的,谁承想报上明明登的

曲剧最低票价到底多少钱

那天,我去长安大戏院买票,售票窗口前趴着一位老人,正在生气地和里面的售票小姐理论。我听明白了,北京曲剧演出季就要揭幕,其中《烟壶》、《啼笑姻缘》、《正红旗下》等一系列好戏,要在长安大戏院里连台上演,老人家就是在报纸看到了消息早早赶来买票的,谁承想报上明明登的最低票价是30元一张,这里的售票小姐说没有这个价,最低的票价是100元一张。

老人家递给我他手中的报纸让我看,显然,我是他现场唯一的援兵,起码是证人。我看了报纸,老人说的没错,报上是这么登的:最低票价30元。而且,我一眼看到了贴在售票窗口的演出目录,那上面也明明写着最低票价是30元。我指着演出目录对里面的售票小姐说:你这上面也写着最低票价是30元!老人很有遇到知音的感觉,戴着老花镜,也迅速地瞥了一眼窗口的那一张A4纸的演出目录,得理不饶人地冲售票小姐嚷道:你看,你看,你们自己贴的都这么写着,怎么就没有了30元的票了呢?

售票小姐很有修养,听任我们俩的一通指责,然后对我们说:这不是我们戏院定的票价,也不是曲剧团定的价,演出都让演出公司包了,价是演出公司定的,你给他们打电话问问吧。说罢,她在一张纸上写上了一个电话号码,从窗口递了出来。

老人接过电话号码,一脸茫然,他不知道该不该打这个电话,也不知道打了这个电话管不管用,能不能有将最低票价改成30元的可能?他只是对我说:你看这话儿是怎么说的,我是大老远来的,这曲剧最低票价到底多少钱呀,还有没有谱儿?

回到家,我正好听到马季说的一段相声《打电话》,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老段子,其中说到他给女朋友买戏票,最好的座是8毛钱一张。我算了一下,如果那时一般人工资是40元的话,8毛钱是一月工资的50分之一,按照现在一般2000元工资算,那么折合下来,最高票价才40元。那么,现在要求最低票价30元,应该不算过分吧?况且,曲剧不是什么门槛多么高的艺术,它本来就是下里巴人的草根剧种,票价定的符合大众水准更是理在其中的事。为什么在报上说好的30元的最低票价,说没就没了呢?让那位兴致勃勃的老人空跑一趟呢?

毋庸讳言,我们现在演出市场的票价委实是高了,演出特别是曲剧,不应该是专家和有钱人的堂会,让价位降下来,让普通大众进得门来,是应尽之责。即使再高雅的艺术,不见得就一定非得靠高票价来支撑,当年文艺复兴时期,蒙特威尔第决心将歌剧从皇宫贵族中引入民间,首先要让大众看得起,于是,他做的事情是,在威尼斯歌剧院演出时一张门票才卖两个里拉,便宜得只能让我们今天脸红而无法效法。

我还想再举古希腊的例子,古希腊戏剧艺术的空前繁荣,在于那些辉煌的剧本和演出,也在于全民热情的参与,当时希腊政府实行“观剧补贴”制度,即给予每位进入剧场观看戏剧的人一定的补贴,而且规定在每一次戏剧演出的活动期限里,每位公民必须有一天看戏的保证。

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山东大鼓的传承状况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但与山东琴书、山东快书相比,山东大鼓的保护效果仍有差距。郭学东认为,这是因为山东快书等曲种大都在新中国成立后有过一段繁盛期,有许多作品和演员的积累。而山东大鼓在20世纪30年代已由盛转衰,后成为抢救保护对象,但十年“文革”又给它以致命打击。80年代,山东大鼓已经濒于死亡。

我们讲究社会主义的文化艺术和文化市场经济,我们理应更重视普通大众对于文化艺术的参与和投入,珍爱他们的热情,体恤他们的经济实际。我们也理应比古希腊和文艺复兴时代做得更好,而不应该把文化市场仅仅当成赚钱的机器,让艺术沦为点钞机。

肖复兴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