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红线女专场演出开演 其弟子含泪登台(图)

更新时间:2021-10-02 13:35:51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川善

摘要:纪念红线女纪念粤剧宗师红线女的专场演出昨日在红线女艺术中心举行,包括郭凤女、琼霞、欧凯明、黎骏声在内的众多名角含泪登台,剧场座无虚席。在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导演廖向红看来,小剧场戏剧是拯救戏剧危机、繁荣戏剧舞台的一种方式;是戏剧院团求生存的一种方式;是戏剧人坚守戏剧力量的一个阵地

纪念红线女

纪念粤剧宗师红线女的专场演出昨日在红线女艺术中心举行,包括郭凤女、琼霞、欧凯明、黎骏声在内的众多名角含泪登台,剧场座无虚席。

在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导演廖向红看来,小剧场戏剧是拯救戏剧危机、繁荣戏剧舞台的一种方式;是戏剧院团求生存的一种方式;是戏剧人坚守戏剧力量的一个阵地;是青年戏剧人接受磨砺和再教育的一个课堂;是探索戏剧表现极限的一个实验室。需同时把握好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在此次2013年全国小剧场戏剧优秀剧目展演中,不少入选单位都是民营院团或规模不大的小话剧社,在生存压力和艺术创作之间,他们经常面临选择。小剧场戏剧导演邵泽辉在谈到这个话题时,用“分裂”形容自己的感受:“这些年做小剧场戏剧,要实现经济利益和艺术高度双赢真的不容易,我有时候感到自己在分裂,到底是努力搞艺术创作,还是冲票房?很多作品思想性、艺术性达到一定高度时,经常遇到商业票房的尴尬。但如果目标只是挣钱,你会感觉做什么戏都别别扭扭的。我们需要得到政府的扶持,需要创作的平台和空间,民营院团和政府之间的扶持关系是一个时代的话题,对创作团队的支持和帮助是一个什么样的尺度?也许可以进一步思考。”在这个问题上,査明哲提出了“大浪淘沙”的观点:“戏剧必须关注人民,如此人民才能关注戏剧。小剧场戏剧的发展是一次大浪淘沙,一些庸俗低级的戏剧或许会受到一时的关注,但最终会销声匿迹。艺术上的提高和商业上的价值是相辅相成的,是可以兼得的。”

演出首先是郭凤女带来的《昭君出塞》,嗓音极尽婉转哀怨。郭凤女接受本报采访时哽咽着表示,“自己演唱中一度控制不住情绪,因为太挂念老师。”

南方日报:您曾经主张在广美开设艺术鉴赏和收藏专业?张弘:对。我一直认为,美院未开此专业,是与时俱进的遗憾,不过现在已经有院校意识开始觉醒。学术标准无法引领艺术市场,跟藏家群体的艺术修养和品鉴能力有关。而藏家看不懂艺术,则跟我们提供相应的教育有关。南方日报:在传统与当代之间,您建议收藏哪类水墨作品?

粤剧界有一个说法是:女演员都怕唱《思凡》,因为它需要表演者具备很好的基础功。当年红线女借鉴了昆曲等艺术长处,使得该剧首亮相即成为名曲,她也手把手教给了弟子琼霞。昨日该曲由琼霞出演,亦是她自己坚持选的曲子,表现了传承宗师的红派艺术的意味。

红线女逝世后,红线女艺术中心何去何从也成为市民关注的焦点。对此,琼霞昨日呼吁该中心一定要保留,“它是广州的文化标志性建筑,老师生前的艺术积累到的资料和精神都保存在这里,希望中心成为红线女艺术传承发展的基地,我们粤剧人会全力支持配合。”

值得一提的是,红线女生前最后一部艺术纪录片《永恒的舞台》视频剪辑现场播放,当红线女的宣言“我的生命属于艺术,我的艺术属于人民”出现在片尾时,全场掌声四起。 (记者 曾俊)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