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大盗13年罚单有些刺眼?看管文物也应负责

更新时间:2021-10-02 11:32:25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楠峻

摘要:邓海建作为文化的记录符号,文物还承担着向子孙后代传承文明的重任,而以宜昌、巴东两博物馆现有的条件,显然无力陈列展出三峡文物。呼吁三峡文物亟盼重见天日宜昌、巴东两家地方博物馆,目前只是负责暂存三峡工程出土的文物,负责整体管理的则属省文物局。省文物局三峡办有关负责人介绍,早在1996

邓海建

作为文化的记录符号,文物还承担着向子孙后代传承文明的重任,而以宜昌、巴东两博物馆现有的条件,显然无力陈列展出三峡文物。呼吁三峡文物亟盼重见天日宜昌、巴东两家地方博物馆,目前只是负责暂存三峡工程出土的文物,负责整体管理的则属省文物局。省文物局三峡办有关负责人介绍,早在1996年,国家文物局专家组便提交了《三峡工程淹没及迁建区博物馆建设规划报道》。报告建议由中央和地方共同筹资,在重庆、宜昌和四川万县建设三座三峡博物馆。其中,重庆馆为中心馆,宜昌、万县两馆为分馆。宜昌馆报建标准为8000万元。因种种原因,宜昌三峡博物馆未能获批。而总投资为6.5亿元的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暨重庆市博物馆则于2005年6月落成。

故宫既然是公共财产,偷盗者伏法埋单,牛栏关猫的“守夜人”恐怕也难逃其咎。

3月19日,故宫文物失窃案宣判,被告人石柏魁被判有期徒刑13年,罚款1.3万元。法院认定其行为社会危害性极大。(3月19日中国新闻网)

5年寻到6箱“宝贝”22日,记者致电博州文物局了解到,无偿捐献者名叫单志政,今年42岁,是温泉县呼和托哈种畜场的一位农民。单志政告诉记者,这批文物多数出自自家300亩耕地,其实,早在5年前,他在这片耕地周边就曾捡到过7件文物,并捐献给文物部门。那次经历,让他得知,自家这片耕地很可能就是古人遗留下的定居点时,引起他对这片耕地的兴趣。

不用担心,毒气不会外跑五楼的实验室里,各种大型仪器,就连文物修复操作平台,看上去也让人艳羡。其中的一个大操作间,偌大的平台上,还连着通风管道。这些管道可以把文物修复中的灰尘吸走,不会产生二次污染。万俐说,文物修复,难免用上化学试剂,这些试剂有的会产生毒气。未来,操作化学试剂的时候,可以在这个大型仪器中进行,毒气进入“魔法箱”,然后顺着循环系统走一圈,有毒气体就被消化了。“毒气在这个仪器中走了一遭,就没有了。不会排到房间内,更不用担心会排放到空气中。”

比此前的行窃故宫者,石柏魁已算万幸。在新中国成立后故宫5次被盗案中,3人被判无期、2人被判死刑。好在2011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针对盗窃罪取消了死刑。

“社会危害性极大”是故宫文物被盗案的定性之词。但这样的判词,其实同样适用于故宫:3个月内发生的“八重门”事件,“失窃门”、“错字门”、“会所门”、“哥窑门”、“拍卖门”……哪一起不是“社会危害性极大”?颇有意思的是,今年正是台北“故宫博物院”正式动工落户50周年,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从大陆运往台湾的2972箱文物中,除了遗损了一页纸和一包盐之外,其他全部在册。两相比对,令人唏嘘。

故宫既然是公共财产,偷盗者伏法埋单,牛栏关猫的“守夜人”恐怕也难逃其咎。一方面,比之于偷窃者的罪行来说,看管不严、监管不当的过失,似乎难分伯仲,如果管理者可以置身事外,善良的民众恐怕难免要替石柏魁叫声冤屈:你要是看好门,别人的悲怆命运会不会逆转呢?另一方面,惩戒石柏魁,当然有彰显故宫的尊崇地位与不可侵犯的意思。责罚对等是法律的最基本规则,被盗物品价值高、自然罚单就高——那么,看管的文物价值大,肩负的法定责任为何反而模糊不清?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