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宝斋藏品混淆视听 专家:博物馆不是古玩摊

更新时间:2021-10-02 08:53:08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柏轩

摘要:乾隆年间黑地粉彩描金堆塑八宝双耳瓶元朝的青花釉里红描金十二生肖雍正年间的粉彩九桃纹橄榄瓶元青花釉鬼谷子下山罐周代的铜制十二生肖 本栏图片为河北冀州冀宝斋藏品,选自马伯庸博客日前,作家马伯庸发表了博文《少年Ma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图文并茂地展示了他于河北冀宝斋博物馆游览期间的所见

乾隆年间黑地粉彩描金堆塑八宝双耳瓶

元朝的青花釉里红描金十二生肖

雍正年间的粉彩九桃纹橄榄瓶

元青花釉鬼谷子下山罐

周代的铜制十二生肖 本栏图片为河北冀州冀宝斋藏品,选自马伯庸博客

日前,作家马伯庸发表了博文《少年Ma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图文并茂地展示了他于河北冀宝斋博物馆游览期间的所见所闻:标榜着“大清雍正年制”却绘着金陵十二钗的粉彩大缸、声称是“元朝青花釉里红”却身着中山装的十二生肖塑像等藏品随处可见,款识为“尧帝制造”、“炎帝制造”、“黄帝制造”的五彩瓷器亦不胜枚举……

马伯庸的“奇幻历史漂流”不仅令读者大跌眼镜,更引发了文博工作者及收藏爱好者的纷纷热议。

你见过北魏的青花人物纹罐吗?你见过晋代的青花人物纹双耳瓶吗?你见过汉代的彩花卉人物纹大盖罐吗?

虽然听着如同天方夜谭,但这些时空错乱、造型奇特的“稀世珍宝”却确确实实存在于河北冀州一家名为“冀宝斋”的村级博物馆中。

据了解,这座投资5400万元,由河北省冀州市二铺村支部书记王宗泉始建于20世纪80年代的博物馆,运营至今先后被确定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河北省少先队实践教育基地、衡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省级科普基地等,被称为“社会力量创办文化事业、发展文化产业的成功典范”。

尽管盛名如斯,日前作家马伯庸到此一游,返家大笔一挥写就的《少年Ma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还是轻易地推翻了它冠冕堂皇的“金字招牌”。

直言:博物馆不是古玩摊

“这件事我们都听说了,作为从业多年的文博工作者,我感到既可笑又愤怒。”虽非初闻,海南省博物馆馆长丘刚谈及此事仍心绪难平,“博物馆是人们学习历史文化知识、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课堂。冀宝斋中所谓的‘藏品’真假不分、混淆视听,不仅叫人贻笑大方,更容易误导青少年,产生极坏的负面影响。”

第一季里,高清影像便展现出令人刮目的魅力,文物在镜头前纤毫毕现,有些细节甚至比在博物馆展柜中还要清晰。到了第二季里,高科技更是被《如果国宝会说话》团队玩出了新高度:高精三维数字扫描、高清平面信息采集、多光影采录技术、表面微痕提取技术、数字拓片、数字线图、多光谱采集等的应用,突破了传统摄影的视角束缚,观众可以360度无死角地看到文物的每一个细节,让大家在视效上有种用眼光抚摸文物的感觉。

对此,著名作家、收藏家王祥夫有相同看法。已将文物收藏作为一门学术深入研究的他直言,“将赝品当真品在博物馆中展出是严重的渎职行为。有关部门必须坚决取缔、严厉处罚涉事博物馆。”

王祥夫认为,经过数代人不断钻研实践,现代工艺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制造出在工艺价值上与文物齐平的工艺品并不难,很多仿品与真品放在一起,即使是行家也难辨真假。“但每一件文物身上都积淀了岁月、历史和每一任藏家赋予它的深刻故事,这是再高的工艺水平,再精湛的工艺技术也坚决无法替代的。”

王祥夫告诉记者,他曾专门飞往某地参观名人故居,不料由于真品保管维护价格较高,游客目及之处无一不是仿品,令他大失所望。“仿品都叫人如此失望,何况看到一只描着金陵十二钗的‘大清雍正年制’粉彩大缸呢?”

“许多高仿品做得精美绝伦,是不折不扣的艺术品,只要不贴上‘真品’标签招摇撞骗,也具有一定收藏价值。但不考虑时代背景、历史知识粗制滥造的仿品就不可原谅了。”王祥夫强调,“博物馆不是古玩摊,它有一定的教育功能。每一个走进来的人,要做的只是学习、欣赏,而不是鉴宝。保证真实性是博物馆展出藏品的首要原则。”

建议:一学、二看、三不听

文物的价值是先天固有的。每一件文物都充盈着浓重的年代、地域特色,不同的纹理、造型又展示了别样的文化内涵,而其制作材料、工艺、技术亦值得人们研究、传承。

同时,有道是“盛世文物,乱世饥民”,在人们物质生活得到满足、精神生活需求增强的今天,文物市场更让人们趋之若鹜,文物价格亦水涨船高。

“文物收藏是高雅的艺术行为,同时也可能投入较大的成本。很多收藏爱好者都碰过钉子、呛过水。”丘刚认为,“要收藏文物,必须花大量时间‘做足功课’,广泛学习历史知识,阅读文物鉴赏书籍,同时多看真品、高仿品和普通仿品,通过反复比对,学习区分其中细微的不同,练就一双‘火眼金睛’。”

自称在文物收藏中“花了不少冤枉钱交学费”的王祥夫谈起文物鉴赏也自有一番论道。他举字画藏品为例,“拿到一幅字画,首先要看印章、落款是否与作者的名号相符,再核对印泥颜色、纸张质量、装裱方式是否符合年代印记,藏品是否流传有序,最后再纵观全幅藏品的精神气象。”王祥夫进一步解释,“仿品仿得再好,下笔难免拘谨小心,失了真品的潇洒爽利,也就失了神。如果平时对该书画家的行文、作画风格都有了解,甚至能加以临摹,鉴别字画时就更能成竹在胸了。”

王祥夫建议,在选择藏品时一定要做到“捂紧耳,擦亮眼,定下神”。“首先心里要给这件东西规定一个可承受的价格范围,超出则不买。然后再仔细观察,一个瑕疵和疑点都不能漏掉。”他特别强调,“最重要的是无论卖方如何鼓吹藏品的来历、传说都一概不听,只相信自己的知识和眼睛。”

呼吁:政府监管、专家指导

近几年,海南省支持鼓励民营资本发展文博事业,为各地民办博物馆的发展提供了良好平台。海南天涯热带雨林博物馆、黄花梨博物馆、海南黎锦博物馆等民办博物馆应运而生,为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提供了有力助推。

然而,放眼全国,在部分民办博物馆经济、社会效益双丰收的同时,藏品真假存疑、以盈利为目的、沽名钓誉的民办博物馆亦屡见不鲜。

据介绍,海南省博物馆属“国家一级博物馆”,馆内所有藏品均要邀请专家进行多级论证,经过数百项严苛的评估标准方可上架展示。而民办博物馆则无此硬性规定,难免存在漏洞和盲点,所展出的藏品难保质量。

“日前,国家文物局发出通知,委托中国博物馆协会和中国文物报社开展民办博物馆规范化建设评估工作,其中包括藏品真实可靠、有鉴定证明、来源合法等藏品管理指标。”海南省文体厅相关负责人表示,“相关法规制定后,我们将对我省已登记的民办博物馆展出藏品进行统一清理和排查,保证藏品的真实及来历清晰。”

同时,丘刚承诺,随着海南省博物馆二期的建设,将设立专门的学术报告厅,定期邀请国内著名文物鉴赏专家来琼,面向广大收藏爱好者举办鉴宝讲座。“帮助藏友提高文物鉴赏水平,少走弯路是海南省博物馆义不容辞的责任。”丘刚说。(文\海南日报见习记者 陈蔚林)

这重重机关对于石柏魁来说却形同虚设。石柏魁也成为建国后发生的6次故宫被盗案中第二个成功携带赃物逃离宫墙的人。距离上一个成功逃脱宫墙的盗贼武庆辉,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可当年几乎还没有任何技术防盗手段。“全国各大博物馆都借鉴了故宫‘四防’一体的经验,故宫失窃案,给全国各博物馆敲响了警钟。”湖北省博物馆常务副馆长万全文告诉南方日报记者,目前博物馆安防问题的压力非常大。“现在社会比较复杂,觊觎博物馆文物的不法分子越来越多,我们面临的安防压力很大。”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