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规范的涂鸦还是涂鸦吗?

更新时间:2021-10-01 11:50:51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圣鹏

摘要:北京有奥运涂鸦墙,重庆有涂鸦一条街,济南街头也将出现100余面文化墙……而在涂鸦起源地的西方,却是另一番景象:罗马市长对涂鸦艺术喊停;美国加州出台强制法案,规定涂鸦者负有清理责任;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更是与官员一起,用高压水枪清洗街头涂鸦……处在不同城市化进程的中、西国家对涂鸦的态度

北京有奥运涂鸦墙,重庆有涂鸦一条街,济南街头也将出现100余面文化墙……而在涂鸦起源地的西方,却是另一番景象:罗马市长对涂鸦艺术喊停;美国加州出台强制法案,规定涂鸦者负有清理责任;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更是与官员一起,用高压水枪清洗街头涂鸦……

处在不同城市化进程的中、西国家对涂鸦的态度竟有巨大的反差,曾经只能在西方国家街头巷尾看到的涂鸦艺术,如今漂洋过海,落地生根,再现于东方古国。

伴随改革开放飞来的“夜莺”

一般认为,西方的涂鸦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反主流文化兴起之时。在发展过程中,艺术元素的加入使得涂鸦不再是单纯的反社会行为,而使其更容易被人们接受。深圳雕塑院院长孙振华认为,涂鸦起初是西方青年反叛情绪自发的宣泄,涂鸦观众的增加逐渐增强了涂鸦的社会影响力,从而使涂鸦慢慢地从文化边缘走向文化中心,成为受主流意识认可和画商追捧的艺术形态之一。在欧美的许多大中城市,如纽约、伦敦、巴黎、柏林、哥本哈根等地,都有著名的涂鸦墙。

中国当代艺术肇始于圆明园艺术家村《思想者》:您一直关注798艺术区吗?您怎么评价798艺术区现象?杭间:我家一直住在朝阳区,现在跟798也就一街之隔,挨得近,那里还有我的同事、朋友,有很多熟人,对798一直比较关注。我觉得,798很像是当代艺术中的“中国制造”。《思想者》:您所谓的中国“当代艺术”有特指的含义吗?

在中国,“涂鸦”一词出自初唐诗人卢仝的诗句“忽来案上翻墨汁,涂抹诗书如老鸦。”而现代涂鸦,可以说是伴随改革开放飞到中国的“夜莺”。基于国情和普通人的认知及其对公共秩序的挑战性,涂鸦最初落地中国时只能夜间“作战”,这让负责维护市容的城市管理者十分头痛。

在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涂鸦出现较晚,近年来的发展却很快: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陆续出现了为数不少的涂鸦文化墙,如北京的奥运涂鸦墙、重庆的涂鸦一条街等都曾名噪一时。国内的涂鸦网站也十分红火,名为“涂鸦王国”的涂鸦网站,其注册会员就多达十几万人。涂鸦已从昼伏夜出的“游击队”发展成军团作战的“正规军”。

针对涂鸦的种种态度

与涂鸦飞速发展的现实相比,法律条文则显得相对滞后,以致很多地方只能按照乱贴乱画的违法行为处理涂鸦人员。

在国外,意大利国会批准的一项公共安全修正案规定,被抓住的涂鸦艺术家将被判刑、罚款,因为在列车、巴士、博物馆、历史古迹上涂鸦的行为日趋严重,并已成为社会问题;在我国香港,今年7月,法国画家泽夫斯因涂鸦而被控以670余万港元的赔偿金,并被香港警方拘捕,最终泽夫斯被判处处以罚金87万美元(约合559万港币)。

记者了解到,在我国内地,未经设施拥有者许可的涂鸦可能触犯民法、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属于违法或犯罪行为。

有关专家认为,涂鸦者在涂鸦时,应以不违背社会公共道德、不对他人构成损害为底线,具体来说要注意3个要素:涂什么东西,要注意不要对他人构成侮辱或伤害;在什么地方涂,要注意不要损害公共设施或古迹;在什么时间涂,因为重大节庆期间一般不允许涂鸦。

记者在调查时也发现,大部分市民赞同“涂鸦使得人人皆可为画家”,但在表现自身情感的同时,最好不要影响别人的生活。

被规范的涂鸦还是涂鸦吗

涂鸦作为一种城市元素逐渐在国内流行,并得到很多城市的管理者默许或认可。而文化墙等公共涂鸦以疏导的方式,使涂鸦限定在可控的范围内,如北京的奥运涂鸦墙等,一些公共涂鸦甚至成为当地的一道风景线。在天津的一些社区,则使用社区涂鸦占领小广告阵地的策略,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张大力是最早的涂鸦爱好者之一,在上世纪90年代的北京涂鸦界影响力极大。他认为,如今涂鸦变成了一种时尚,这已经背离了涂鸦的反叛精神,实际上已经不是涂鸦了。因此,2007年张大力封笔,不再涂鸦。

“整部作品一共分为九章,分别是云起,黑白,轮回,祭天,善水,雀调,情神,极乐,云归。九章中,分别汲取了云南民族文化精髓,融通了现代编创造理念,使它国际化,简洁化。”念云华说,观众将通过该部剧感受到傣族与水的渊源,纳西族黑白国的古老传说以及彝族的自由奔放等民族文化和少数民族生活场景所传达的精神内涵。

随着“涂鸦是一种城市文化”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更多的地方政府开始参与组织规划涂鸦墙。为政者的出发点大致是,考虑到城市的环境面貌,规划涂鸦墙既可以防止乱涂乱画造成的环境问题,又可以形成地方景观,进而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然而这似乎与涂鸦的原初定义不符。

对此,孙振华认为,国内在接受涂鸦这种艺术形式时上有点差别,把涂鸦简单地看成了一种装饰。他说:“涂鸦是民间的东西,还是还给民间比较好。规范化使涂鸦成为一种景观装饰工程,效果并不好,这不仅背离了涂鸦的本质意义,也降低了它的艺术性。”

从草根到主流,从自发到组织,涂鸦艺术亟需重新定位。

作者:党云峰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