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奖:一部没有结局的大片

更新时间:2021-09-13 10:17:13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昕宇

摘要:这些天,微博和微信圈里,我的朋友们在热议两件事,一件是鲁迅文学奖,另一件也是鲁迅文学奖。据悉,这两个被授予电子书作品登记项目受理资格的图书馆,从即日起将可为电子书的原创者办理《作品登记证书》。图书馆将对申请人的身份、住址、联系方式,以及作品的内容、格式、语言规范性等方面进行初审。

这些天,微博和微信圈里,我的朋友们在热议两件事,一件是鲁迅文学奖,另一件也是鲁迅文学奖。

据悉,这两个被授予电子书作品登记项目受理资格的图书馆,从即日起将可为电子书的原创者办理《作品登记证书》。图书馆将对申请人的身份、住址、联系方式,以及作品的内容、格式、语言规范性等方面进行初审。初审通过后,再交相关专业机构进行复审、终审,最终由重庆市版权保护中心登记与报备,便可获得相应的电子书《作品登记证书》。

考古等同于盗墓吗2016年新年伊始第一天,某位史学教授发了一条评论海昏侯墓出土黄金的微博:“再多的金子,不过便宜了考古的。其实,真还不如便宜盗墓的。”立刻令考古界和文博界人士震惊:民间有人说考古是“官方盗墓”、“挖祖坟”就罢了,一个史学研究者,竟然也会发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言论?然而,这个荒唐的言论竟得到不少呼应,不少人认为这是“言论自由”,“借考古之名刨坟”、暗示考古文博人员私吞文物的观点又浮出水面。

其实也没什么奇怪,每一届鲁迅文学奖结果公布后,都会引发纷纭议论。本届评奖大幕甫一拉开,就有一个娱乐性十足的片头——“方方柳盅秧事件”。评奖结果公布后,除了照例出现“获奖作品被公众质疑”的老套情节,还增添了“终评作品0票收场”的巨大噱头。

而就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高考中,刘震云曾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一句顶一万句》中的部分内容入选云南省语文试题,分值为25分。说到这个消息,刘震云似乎并没有太关注,只是调侃了一句:“证明中国高考的卷子确实在不断进步:把我这样的作品分析好,能得25分。”同样,在自己的作品中,比如《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对男女之间的感情也有所涉及。关于这一点,他特别提到了当下中国娱乐圈存在的一些现象,“比如谁跟谁谈恋爱之类的消息,整天充斥着娱乐新闻。有些女明星不以塑造好的角色为它的工作,而是成为生活中的行为艺术家。她们的表演不在银幕上,而是在生活中,并且都演得很成功”。

周啸天无疑是这部大片的主角。他的诗词集《将进茶——周啸天诗词选》获得鲁迅文学奖诗歌奖,无异于在文学界投下一颗炸弹,新浪微博连日硝烟弥漫,网民以口水为武器,对这位资质平平的“新科状元”狂轰滥炸。他们把“炎黄子孙奔八亿,不蒸馒头争口气”之类的句子,直接当做周啸天的代表作,冠名“打油体”。平心而论:周啸天并没有网友们所认为的那么不堪,除了部分作品流于油滑,有“打油”嫌疑,大部分篇章还算明白晓畅,贴近现实,总体看来还是中规中矩的。但要获得四年一度、每次只有5名诗人入选的鲁迅文学奖诗歌奖,仅仅写得“中规中矩”,是明显不够的。如果那样的作品可以获得中国文学最高奖——鲁迅文学奖,那么我老家估计有50个诗人够格获奖。当然,这是玩笑之语,达到周啸天的水平是一个问题,有没有周啸天的运气是另一个问题——谁说写得好就一定能获奖?

与那些偏激地全盘否定鲁迅文学奖的网友不同,我并不质疑本届“鲁奖”诗歌奖评选的整体结果。5个获奖诗人中,至少有3个诗人的作品达到了较高水准。他们的作品与前几届获奖者相比,并没有明显的差距。尤其是本届诗歌奖获得者之一——大解,其作品语言澄明,内涵高远,在诗歌界享有盛誉。在我看来,大解获奖,是对本届诗歌奖的拯救。我不解的是11个终评评委所投的票数。经过层层评选最终进入前十的诗人,有3人满票,包括在国内散文诗界享有盛誉的老诗人耿林莽和近10年声名鹊起的青年诗人江非等4人获得0票,惨败收场,资质平平的周啸天居然获得9票光荣入选!要得到这样的结果,需要评委们多大的默契和共识!更何况9名投周啸天一票的评委,绝大部分是新诗写作者和研究者,在旧体诗词领域毫无建树,却在最后关头空前一致地把票投给一本有明显“打油”痕迹的旧体诗集,这里面给人多么巨大的遐想空间……

一位诗歌奖评委事后在博客上发表文章,透露了一些投票情况——耿林莽参评的《散文诗六重奏》在20进10的投票中仍然获得满票,但在最后10进5投票前被发现不符合“鲁奖”评选章程中“参评诗集中要有2/3以上的作品发表于评奖前3年内”的规定,故被临时取消评选资格。这个理由看似正当却相当牵强,参评作品的资格问题,早在最初申报时就已通过《文艺报》和中国作协官方网站的公示。耿林莽的作品经过了公示,并且经历了类似于200进80,80进40,40进20,20进10等一重重严肃苛刻的评选环节,竟然在决定最终能否获奖的10进5环节中才被指出不具备评奖资格,这令人难以置信。退一万步说,即便耿林莽的诗集真的不符合规定而却通过了层层检核,这也是评奖工作的疏忽。组织者的工作漏洞,最终结果却要作者来承担,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到笔者写这则短文时,“鲁奖”公布结果已整整一周,相关情况仍在发酵,剧情仍在延续:柳忠秧要赴川PK周啸天,梁衡和阿来等落选者公开发表声明,柳忠秧正式状告方方……无不预示着“鲁奖”这部大片还有精彩的后续。作为一个普通作家,近几天我与部分获奖者、落选者、评委有过一些私下交流,和他们一样经历了欣喜、惊讶、愤怒、疑惑、无奈等心理变化。有朋友说,等着看好戏吧……而我对此不抱期待。

惊讶也好疑惑也罢,此类事情除了增添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不会出现令人振奋的结局。文学界的各种奖项不会因此减少,跑奖的人会继续跑,令“友邦惊诧”的种种剧情会继续上演,甚至更多、更大、更轰动,如同墙上本来只有一个小洞,跑的人多了,便成了后门。柳岸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