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反对艺术区拆迁:希望政府提供创作空间

更新时间:2021-09-30 16:38:04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雨锋

摘要:三位人大代表接受采访谈北京艺术区拆迁问题,希望政府提供稳定的创作空间,提出呼吁——人大代表反对艺术区拆迁艺术市场的膨胀,令城市中“艺术细胞”不断扩张。但一次次的拆迁导致的迁徙也成为这些自发形成的艺术区所面临的一大困境。自2009年12月初,008艺术区、创意正阳艺术区传出被开发商

三位人大代表接受采访谈北京艺术区拆迁问题,希望政府提供稳定的创作空间,提出呼吁——

人大代表反对艺术区拆迁

艺术市场的膨胀,令城市中“艺术细胞”不断扩张。但一次次的拆迁导致的迁徙也成为这些自发形成的艺术区所面临的一大困境。自2009年12月初,008艺术区、创意正阳艺术区传出被开发商断水断电,要被拆迁的消息后,北京将“倒下”近20个艺术区。艺术区拆迁也成为最近一段时间艺术圈最大的一次震荡。面对这一切,关注艺术的北京人大代表在北京两会期间纷纷建言。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李象群、马璐、张森三名人大代表纷纷表示,建立使艺术区良性发展的制度,才能为北京发展世界城市赢得软实力。

人物名片:

李象群:北京市人大代表,清华美院教授

马璐:北京市人大代表,中央美院老师

张森:北京市朝阳区人大代表,北京服装学院教授

生态 有艺术区才有繁荣创作

新京报:自圆明园画家村之后,北京涌现了798、宋庄艺术区,此后又沿着798发散开形成了多个艺术区,这种星星之火燎原之势是如何形成的?

马璐:798艺术区的前身是把废旧厂房出租给艺术家作为工作室,为各艺术家提供了相对宽裕的工作空间,艺术家们自发地形成了一个聚集区。随着国内外画廊和各类艺术公司的进入,导致租金上升,挤走了绝大部分的艺术家。

此后,798以北、以东,从崔各庄乡到金盏乡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利用各乡的集体土地开发,涌现出了数十个艺术园区(海淀、昌平也有一些,但规模较小)。崔各庄乡、金盏乡在2008年挂出“文化创意产业园区”的牌子,数以千计的艺术家来租用或租住。有些艺术区甚至签订了20年的租赁合同,艺术家们踌躇满志,在获得长期使用的承诺下,投入大量资金对工作室进行装修。朝阳区形成了一派繁荣的艺术创作气氛,这种浓郁的艺术氛围不但吸引了全国各地的艺术家,也吸引来一些国外的艺术家。

新京报:这些自发形成的艺术区对于北京艺术生态有何作用?

马璐:艺术是文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文化中心同时也是艺术创作中心。艺术家是艺术创作的主体。艺术创作需要工作的空间,艺术工作室是艺术创造必需的条件。没有艺术家,没有艺术创作的文化中心只是个空壳。最初,798利用厂房来做工作室,后来艺术市场也慢慢起来了,画廊多了起来,外地、国外艺术家都涌入北京。有了市场就有人来开发。这些不断涌现的艺术区都被乡政府视为拉动当地经济的一大产业。应该说艺术区是整个艺术生态发展的源头,否则画廊、拍卖这些艺术市场的环节就没有用了,因为必须要先有生产才行。

张森:奥运完了以后,北京雄心勃勃想要打造世界城市。而衡量世界城市的标准除了经济以外,最重要的是文化艺术。现在798的影响已经很大了,但同时还应该增加外延,类似金盏乡、崔各庄等地,这些艺术区是北京发展成世界城市软实力的重要文化支撑。

现状 拆迁让艺术家流失成必然

新京报:那你们认为北京近段时间如此密集的、突发性的拆迁艺术区的原因是什么?

马璐:2009年北京市平均房价上涨70%,“地王”频现,市政府以极快的速度扩大建设用地储备。各乡政府对朝阳区数十个艺术园区的大部分下达了腾退令,有的时限甚至定在今年(2010年)深冬的1月底或2月初。

此次密集性的拆迁事件,其实是开发商的事,而不是政府的事。开发商希望赶快拆,拿到赔偿款。同时,租住的艺术家们此前都是签了20年的合同,所以工作室内装修很好。现在多个艺术区都在告房东,这些开发商就希望赶快拆了,到时也就没有装修的证据。

新京报:这些拆迁行为会对北京未来艺术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

李象群:那些新艺术区对艺术发展做出了一些新的尝试。这些艺术区真要拆了,肯定会对当代艺术产生影响。

马璐:这对北京未来艺术发展肯定是个打击。只有少部分人有钱能买别墅画画,而大多数只能在家里画些小画。一些外地的艺术家可能就走了。艺术家的工作室在没有法律保护的情况下,艺术家的流失是必然的。从2008年到2009年秋冬,政策的转向如此之快、之大,产生的后果让人震惊。原来是浓郁的艺术创作气息吸引着全国的艺术家,尽管工作室浅陋,现在却是每天为工作空间发愁。

对策 望政府提供廉租工作室

新京报:对于艺术区的建立,一些观点认为应该在既有、自发生成的艺术区基础上再加以引导,因势利导,政府在这中间究竟应该起怎样的作用?

李象群:自发也是有条件的。我们看到北京多个艺术区的形成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发形成。当初开发商引进艺术家时并没有做详细的考虑。当政府需要土地时,又会产生开发商与艺术家的矛盾,这便产生了不稳定因素。北京东北已经成为艺术区扎堆的这种现状,我觉得政府应该利用这种条件,重新在此基础上来规划艺术区。

新京报:此次你们在两会期间,针对北京大规模艺术区将被拆迁有没有什么议案?

李象群:其实目前还只能称为建议。我的建议是,为了避免艺术家群体的流失,希望政府能规划出大片区域,解决这些拆迁的艺术家租户的去处。

马璐:城市变化太快,政策变化也快。我希望政府能给艺术区的稳定发展一个保障,别过两天就拆。创意产业所依托的是创意文化,创意文化的主体是纯艺术,是艺术家。所以,北京应该留住艺术家,特别是高素质和有发展潜力的艺术家,避免优秀艺术家流失。我是迫切希望市政府提供廉租艺术工作室,最重要的是希望能够获得政策和法律的保护,让艺术家们有一个相对稳定的艺术创作环境,不再被赶来赶去。

张森:艺术区拆迁这个问题一定要慎重。文化发展是个长远规划,政府应加大对文化建设的规划。政府可以引入可以操作的艺术区开发机制,并由政府组成评估团实行准入制度,这样艺术区的发展会越来越规范。

新京报:我们看到国外艺术发展也曾出现过类似的情况,目前我们能从苏荷等艺术区的发展中吸取怎样的经验?

马璐:作为世界艺术中心之一巴黎,与北京有许多相同的地方。其吸引艺术家、稳定艺术家的方法是由市政府为艺术家提供一批廉租工作室和平价工作室。廉租工作室租给艺术委员会评选出符合标准的艺术家,保证一定的时限,但不得转租,到期后再作评定,收入低且艺术有发展的艺术家可以续租,收入高且艺术发展到高水平的艺术家可购买平价工作室。

- 艺术区拆迁时间表

17年来,这个艺术交流的平台在产生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创造出令人关注的社会效益。然而,艺术市场业内人士提出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培育人们的艺术品消费习惯、构建成熟的艺术市场,仍有漫漫长路。投资热情胜于个人喜好“艺博会不仅是一个展示佳作的博物馆,更应为市场买卖双方搭建交易平台,并通过商品经济与艺术审美的有机结合,提升大众的文化艺术修养。”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艺术评论家武洪滨说。可惜,从上海艺博会17年间折射的风向来看,我国的艺术市场尽管在不断成长,但相比发展了百余年的西方,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尤其是,人们的艺术品消费习惯尚未形成。

●2009年6月,位于东北五环外的环铁将府艺术区被贴出拆迁公告,要求艺术家月底前搬迁。后经调查是当地政府在利益面前,将该地又给了另一开发商,造成一女二嫁的局面。后经媒体曝光及艺术家的维权,该艺术区暂时被保留。

●2009年8月,东营艺术区的艺术工作室被贴上了搬迁通知,要求艺术家们9月底前搬出该地。此后该艺术区艺术家陆续搬出。2010年2月3日晚,该艺术区在一夜之间被推倒成废墟。

●2009年11月10日,008艺术区也传出即将拆迁的消息,艺术区内供水变为一天三次。12月9日彻底停水。2010年1月25日,该艺术区A区被强拆,后经维权艺术家争取,拆迁行为暂时终止。

●2009年11月26日,创意正阳艺术区的部分艺术家收到署名为腾退办的一张字条,要求艺术家在12月4日全部搬出艺术区。此后,创意正阳艺术区联合近20个艺术区发动“暖冬”计划。2010年1月3日、4日,创意正阳艺术区内开进了推土机,强拆一触即发。

记者 李健亚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