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儿裸奔是艺术还是炒作?反对者:很恶俗(图)

更新时间:2021-09-14 10:58:10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伟泽

摘要:小孩儿裸奔是艺术还是炒作?由著名当代艺术家、熊猫人赵半狄发起的为捐建孤老院而进行的男童黄河滩裸奔已经过去了,但是余波未息,争议不断,在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将于8月19日晚播出的《事后诸葛晾》节目中,就“男童群裸奔为捐孤老院,合适吗?”这一话题,支持与反对的双方唇枪舌剑,展开激辩。活

小孩儿裸奔 是艺术还是炒作?

由著名当代艺术家、熊猫人赵半狄发起的为捐建孤老院而进行的男童黄河滩裸奔已经过去了,但是余波未息,争议不断,在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将于8月19日晚播出的《事后诸葛晾》节目中,就“男童群裸奔为捐孤老院,合适吗?”这一话题,支持与反对的双方唇枪舌剑,展开激辩。活动的发起人赵半狄甚至“突发奇想”,建议将27个孩子在黄河滩裸奔的8月6日定为中国“裸奔日”。

支持者理由一:小孩子裸奔很正常

民间性文化研究专家何峰说:裸奔回归童真,对孩子来讲,裸的是童真,是自然;对于观众来讲,对于整个社会来讲,可能裸的是各个人不同的看法和不同的灵魂。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行为的本身,赵半狄说是艺术,或者从行为的结果,赵半狄说是给孤老院捐款,这两件事情都是好事儿。我觉得“恶俗”是人内在的想法,因为什么呢?别人看到的是艺术,你看到的却是“恶俗”。有人老说是炒作,如果是好事,社会需要更多一些这样的炒作。

有现场观众说:心中高雅看万物才高雅,心中低俗看万物才低俗。

有观众说,孩子裸奔,第一,给人一种很天真很纯洁的印象;第二,黄河是母亲河,小孩在黄河滩裸奔更多体现了一种纯真的回归自然的影像。

还有观众说:在我们老家,男孩女孩10岁以下的,裸奔的很多,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支持者理由二:裸奔也是艺术作品

河南省美术馆馆长化建国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熊猫人赵半狄这几个月为在河南以熊猫艺术的创作来捐建一座孤老院而奔波,他和河南的孩子们本来是要用绘画、装置等艺术形式来创造各种意义上的熊猫作品。这次孩子们画成熊猫眼,在黄河滩上裸跑,不仅展示他们捐建孤老院的决心与信心,更为将来的展览增添了新作品。孩子们能放下“沉重的书包”,赤裸地、自由地、快乐地、狂野地在母亲河上飞跑,回归了孩子们的原本,挤出了孩子们心中的“重压”。我们成年人也应该放下心中的杂念,放松我们的身心,这也是这次行为艺术作品之外带来的社会启示意义。

赵半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捐钱不是最重要的,用什么方式捐更加重要。黄河边裸奔谈不上是多么优秀的创意,这件作品好在哪儿呢?是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加入,孩子们加入之后,他们在那儿真正开心一把,宣泄一把,这个才是艺术的核心。

反对者理由:裸奔是恶俗的炒作

时评人乔志峰说:这是一种比较恶俗的炒作。这个活动对这次参与的未成年人和看到本次活动的未成年人造成的心理伤害是比较严重的。我不管你这个出发点是什么,大家都说这个出发点是好的,为了捐建孤老院,但实际上这是一个炒作的噱头,一个挡箭牌,一块遮羞布。

有观众说:我咨询了一些律师、心理学家、艺术家,无论欧洲还是美国,进行这样一个活动就触犯了公共道德的一部分,是拿孩子的身体来进行商业炒作。

还有观众说,这是炒作,这么恶俗的事情竟然还在电视台播出,是对孩子的一种摧残,建孤老院非得用这种方式吗?

□首席记者 张体义 文 记者 杜小伟 图

谈学艺:7岁学戏 把京剧当成一辈子的事业叶少兰出生于1943年,7岁开始跟着茹富兰先生学戏,每天“基本是夹把雨伞就出门了。回来路上还忘不了要背词儿,一不留神就撞上了电线杆子”。1953年,叶少兰考入文化部戏曲改进局戏曲实验学校(中国戏曲学院前身),专工文武小生行当,曾得姜妙香、萧连芳、陈盛泰、阎庆林等名家传授。他说,当时校区位于赵登禹路,那时的戏校,硬件条件没有现在这么好。叶少兰印象中,就是四合院里有一个大席棚,全是土地面,顶多铺个破旧的线毯,练基本功、翻个跟头什么的,都是一片尘土飞扬,“‘唱念做打舞,手眼身法步’就是跟着师父一步步学出来的”。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