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争抢“琅琊”折射贫困的地名文化

更新时间:2021-09-30 10:59:40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昌震

摘要:施经近日,随着电视剧《琅琊榜》的热播,苏鲁皖三地为争抢“琅琊”的所有权而大展拳脚,安徽滁州更是将自家琅琊山顶上的“会峰阁”改名“琅琊阁”,好不热闹。出于对商业利益的垂涎而不惜更改地名,“琅琊”之争并非首例,看看全国遍地开花的“伏羲故里”“梁祝故里”“桃花源”“水帘洞”“花果山”,

施经

近日,随着电视剧《琅琊榜》的热播,苏鲁皖三地为争抢“琅琊”的所有权而大展拳脚,安徽滁州更是将自家琅琊山顶上的“会峰阁”改名“琅琊阁”,好不热闹。出于对商业利益的垂涎而不惜更改地名,“琅琊”之争并非首例,看看全国遍地开花的“伏羲故里”“梁祝故里”“桃花源”“水帘洞”“花果山”,想想莫名其妙、横空出世的“哈利路亚山”,我们也就见怪不怪了。

各地政府争名、抢名、更名、改名,说到底是为了争夺地名背后的商业利益,特别是有的地方政府将旅游业创收作为考核政绩的指标,任何见缝插针的机会自然都不愿错过。观众总是喜欢看热闹的,尽管明知《琅琊榜》故事完全是架空的想象产物,但是有热闹可看,这就足够了。过去,有的地方政府在论证当地属于“某某故里”时往往还会搬出史籍的记载以兹佐证,现在这些手续都心照不宣地免除了。

不过奇怪的是,同样是发展地区经济,同样是开发旅游资源,我们却从不曾见意大利的各地政府在忙着争抢地名,也不见法国的各地政府忙着修改地名,倒是我们的某些地方政府,还忙着抢注“东方威尼斯”等地名权。此次的“琅琊”之争,源于一部小说,其实由小说而引发的对地名的疯狂热衷并不罕见。当年,小仲马的小说《茶花女》一经问世,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便成为热恋男女的伤心之地、衷肠之所,可从小说问世至今,没有巴黎市之外的哪个城市宣布对“香榭丽舍大街”六个字享有新的所有权。《茶花女》的故事同样出于虚构,但是我们对“香榭丽舍大街”这个文化符号却并未有过异议,很重要的原因是这条大街已经承载了太多的文化内涵,它只需作为真实的存在就能激发出无数的想象和情愫。

王蒙说,改革开放后,国家学习、接受西方的部分好东西,社会得到进步。如此,“我们才有精力去探讨如何保护传统文化。”他指出,只有在现代化建设的大道上才能寻找到传统文化继承与发展的正确途径。针对各地掀起的“文化传承从娃娃抓起”的“复古”浪潮,如部分学校让学生穿古装诵三字经,王蒙直言此种行为有点走火入魔。他说,重视传统文化不是回到过去,今天的我们不可能像汉朝、清朝时那样过节日。

反观国内,除了一些耳熟能详的大型建筑、地名外,绝大部分的古地名,尽管历史悠久,但是其所承载的文化内涵,我们却一知半解。尽管我们的民族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但是作为地名支撑起来的历史资源,在一些普通民众的认知领域里却相当空白,因此文化中的地名恐怕也就不足以支撑起文化。地名没有太多的历史积淀,就不能为文化提供强大的支撑,也就难以摆脱被随意替换的命运。地名并非不容更改,没经历过丝毫更改的地名也甚为罕见,但历史上往往一个地名的更改变动无不经过慎重的权衡,因为改动一处地名,往往意味着在文化和政治建构上同过去划开界线,所以地名的更改容不得半点戏谑。这份慎重,往往成为地名文化的一个重要因素。埋藏在地名背后的故事往往会在潜意识里影响一个人的人生,所以地名和地名构成的记忆对于个人和民族都无比重要。在此番利益之争中,滁州市琅琊山风景名胜区为了让影视剧中的“琅琊山”“琅琊阁”高度还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在用刻有“琅琊阁”的匾额替代“会峰阁”时,还不忘在匾额的落款处写上“苏轼”的大名。这莫须有的幽默和混乱的错舛,不禁让人怀疑是否深谙市场规律的高人有意为之,倘非有意,这待价而沽的手法也确实精准地丈量出地名文化的贫困与悲凉。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