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史家巫鸿出新作 用“艺术家的眼睛”写艺术史

更新时间:2021-09-30 10:23:53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政哲

摘要:近日,艺术史家巫鸿的著作《荣荣的东村:中国实验艺术的瞬间》由世纪文景出版中文简体版。东村位于北京东三环和东四环之间。1990年代,一群挣扎在贫困线上的艺术家和音乐人,包括张洹、左小祖咒、段英梅、马六明、荣荣等,把这个破败村庄当做自己的家园,组成了一个前卫艺术的核心群体“东村艺术家

近日,艺术史家巫鸿的著作《荣荣的东村:中国实验艺术的瞬间》由世纪文景出版中文简体版。

东村位于北京东三环和东四环之间。1990年代,一群挣扎在贫困线上的艺术家和音乐人,包括张洹、左小祖咒、段英梅、马六明、荣荣等,把这个破败村庄当做自己的家园,组成了一个前卫艺术的核心群体“东村艺术家”,他们创作出一系列中国实验艺术经典作品,包括《为鱼塘增高水位》、《12平方米》、《原音》等。巫鸿这本书记录了北京东村的这一切。

巫鸿产生撰写“东村史”的想法源于上世纪末,那时纽约的前波画廊和摄影家荣荣合作出版一本有关荣荣“东村摄影”的限量版画册,约巫鸿写一篇导论。因为对荣荣作品的喜欢,以及对东村艺术的强烈兴趣,巫鸿马上答应了。

巫鸿介绍,一开始他像以前写中国当代美术史的手法那样,对张洹、马六明、苍鑫、荣荣、邢丹文等艺术家进行访问,了解到不少趣闻逸事,但发现这些与他希望撰写一段“客观历史”的意图产生了激烈的冲突———因为每个东村艺术家对于中国实验艺术源头的一些重大事件常常有着相当不同的记忆和表述,犹如黑泽明的《罗生门》。于是他选择了从荣荣的视角来展开叙述,于2003年完成此书的英文版。

“我和荣荣相处很长的过程,基本是用她的材料写,从她的角度看东村的历史。”巫鸿告诉南都记者,他目前这本书采用了荣荣的视点,主要是因为荣荣不但给东村和它的艺术家居民们留下了大量影像,而且在书信、笔记和回忆录中对与东村有关的实验艺术活动进行了相当详细的记录。“我在该书的前言写了,此书不一定完全客观,因为是用艺术家的眼睛看,如果条件许可,我可以写‘张洹的东村’、‘马六明的东村’或‘邢丹文的东村’,他们的经验和记忆很可能不同。这是一种写中国当代美术史的方法,通过中国艺术家回忆,蛮有意思。”(记者 陈晓勤)

展出作品之一 丙烯油画《起点》□本报记者 刘 洋来自河南农业大学艺术设计系的刘懿德在种子艺术画廊里凝视着法国艺术家玛利亚·嘉杜诺的青铜雕塑《无忧》。他说,从雕塑冰冷的眼睛中读到了无忧无虑的热情,但郑州让他接触这些艺术品的机会太少了。国庆长假期间,“在此出发——中原国际当代艺术交流展”在郑州举行。此次展览汇集了国内外26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吸引了众多专业人士。但过于抽象的表现手法也让很多普通观众直呼“看不懂”。当代艺术离咱们老百姓究竟有多远?

并非美术的发烧友,但吴先生闻名遐迩,我也早有耳闻。真正给我极大震撼的,是2008年1月《南方周末》对他的专访,他犀利的言语对社会诸多问题的批判,使人印象深刻。在那次访谈中,他谈到美协画院的行政化问题、艺术生源与培养问题、教学评估的劳民伤财、观念之争对利益的依赖、艺术市场的泥沙俱下等等,涉及了艺术与政治、艺术与教育、艺术与商业等很多现实而敏感的话题。吴先生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平心而论,并无多深的高见,可谓“常识”。但常识不为社会主流承认时,一句真话的力量往往胜过了一切真理。吴先生从一个伟大艺术家的使命感与责任感出发,不但在艺术上精益求精,而且对社会事务频频发言,言辞刚直。这真正体现着一个艺术家的良知和勇气。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