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龙一的煮饭生活:浮名过去,我仍是我

更新时间:2021-09-29 15:31:06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皓福

摘要:龙一:浮名过去,我仍然是我□本报记者杨雅莲电视剧《潜伏》的大热,一定程度上扰乱了原著作者龙一平静的宅男生活,频繁接到出版人、记者的电话。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邮件采访时,龙一谦虚称,能有今天的浪得虚名完全是电视剧的功劳。“既然被电视剧‘冠名’是无法回避的事实,我就没必要假清

龙一:浮名过去,我仍然是我

□本报记者 杨雅莲

电视剧《潜伏》的大热,一定程度上扰乱了原著作者龙一平静的宅男生活,频繁接到出版人、记者的电话。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邮件采访时,龙一谦虚称,能有今天的浪得虚名完全是电视剧的功劳。“既然被电视剧‘冠名’是无法回避的事实,我就没必要假清高,标榜自己不在乎电视剧给我带来的好处。好在这些浮名很快就会过去,到时候我仍然会是我自己。”淡世薄名的龙一说。

宅男的煮饭生活

“生于饥荒之年,长于物质匮乏时期,故而好吃;曾长期研究中国古代生活史,慕古人之闲雅,于是好玩。汉语言文学专业出身,写小说引读者开心为业。”在作者简介一栏中,龙一这样介绍自己。龙一这个笔名是乾卦的第一爻,叫潜龙勿用。“你看像我这样的一个人,又懒又笨,只能老老实实在水底下趴着,可是又不甘心。觉得在水底下趴着的一个虫、泥鳅之类的也不好看,就叫龙。”

龙一坚称自己仅是一个普通人,买菜做饭,洗衣扫地,努力做好人子、人父、人夫,仅此而已。“其实我就是宅男。”龙一说。因为太太是老师,工作非常忙,宅在家里的龙一就买菜、洗衣、做饭,并自称厨艺比写作技术还要高超。“跟我太太结婚20多年她也没学会做饭,其实她用不着做饭,因为她烹菜太难吃。”也因为曾长期研究中国古代生活史,对龙一的生活趣味及方式都有影响。“我喜欢闲适,喜欢文化性的东西。好在我在家的时间多,这样一来我也可以仿照古人生活。”龙一说。

《潜伏》热播后,对龙一的生活有所影响,最典型的就是频繁接到各种电话。“我过去不擅交际,与出版社打交道很少,只出过几本书。因为这部电视剧,许多出版社找来。”《潜伏》后推出多部作品的龙一,将此看做是荣幸。

细节最为重要

龙一的创作观点是,要将小说创作变成一场战斗、一所大学、一种娱乐,甚至是一连串的胡闹。

“一场战斗”指的是作者对自己的战斗,是自我批判,也是创作过程中对文本进行的坚持不懈的批判。

“一所大学”是指作家的学习。小说创作需要大量的直接生活经验和间接生活经验,特别是需要大量的知识,因此,将小说创作变成一个学习的过程,既能丰富个人生活,也能丰富作品内容。

“一种娱乐”指的是自我解脱和逃避。文学创作自古以来便深陷“名利”的旋涡,而且不可回避、无法逃脱,因此,只能选择一个轻松的“假象”来替代“名利”,尽量避免烦恼。

“一连串的胡闹”指的是想象力。无论是在文学创作中,还是在现实生活中,任何超出“常态”的想象都会被认为是胡闹,然而,也只有这种“胡闹”式的想象才能产生真正的趣味,才能使生活进步。

战斗、学习、娱乐、一连串的胡闹,龙一都做到了。创作小说时喜欢“深入生活”的龙一,在家里造起了土炸弹,并且在家人回来之前,消灭所有实验“罪证”,代之以美味佳肴。为求作品真实,龙一拿太太当试验对象研究江湖骗术。“因为对于小说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细节,细节是小说的根本,一旦细节出现漏洞,读者就会怀疑你的作品、怀疑你的故事。本来就是一个虚构的作品,如果细节出现漏洞,这个故事就很容易崩塌,就吸引不了读者。”龙一说。

不写《潜伏》续集

小说《潜伏》最初发表于2006年《人民文学》第7期,仅有1.4万多字。与自己的小说相比,龙一更喜欢电视剧。小说里只有余则成、翠平、站长、站长太太、行动队队长老马,但电视剧增加了对革命有坚定信念的左蓝等人。看过姜伟的剧本后,龙一就知道这会是一部好戏,但能产生今天这种影响力还是完全出乎意料。“电视剧《潜伏》的水平很高,有很深的思想内涵和文化内涵。编剧、导演姜伟是电视剧的最大功臣,他发挥了巨大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可以说电视剧的再创作非常成功,也是我最满意的地方,而我只是为这部电视剧提供了一粒种子,编剧和导演把它培育成了参天大树。”龙一对姜伟的才能赞不绝口。

虽然已经非常有名,但龙一却认为自己只能算是“浮名作家”,而现在的所谓名声都是电视剧带来的,并非小说本身。“现在我需要做的是抵御诱惑,清醒地认识自己,避免糊涂到将电视剧的功劳算在自己的头上,以免拿‘浮名’当事实。”但既然被电视剧“冠名”是无法回避的事实,龙一也不想假清高,标榜自己不在乎电视剧带来的好处。“好在这些浮名很快就会过去,到时候我仍然会是我自己。”

虽然已经播出很长一段时间,但观众对《潜伏》的热情并未减退,各种讨论层出不穷。但龙一坚决不写《潜伏》的续集,“做续集就像炒剩饭,狗尾续貂没有太大必要。我不会为了这个小说再重写一个续集。因为那个小说的精髓,在短篇里就已经用尽。”

作品曾被批腐败

龙一学的是中文,毕业以后,被分到了一个叫建筑卫生委员会的正式机关。呆了一年后,龙一被调到作家协会。“调到作家协会不是因为我有什么文学才能,是很偶然的一个机会,那儿缺人,正好我有一个同学介绍,我就去了。”

在作协一呆就是多年,并没有写任何作品的龙一,很喜欢研究古代人的生活。“古代人的生活太奇妙,古代人的时尚、古代人的妙趣都令他着迷。古代人比现代人水平要高,他们知道如何享受生活。”龙一曾经雄心勃勃地想写一本享乐史,但有的出版社批回来叫腐败,有的叫腐朽,反正跟腐字有关系。

古代生活史作品没有人要,觉得很腐败,龙一开始研究近代城市史,作品仍然被认为有“腐败”之嫌。一咬牙一狠心的龙一,干脆开始研究中国革命史。1997年,龙一的一位作家朋友,劝导龙一写小说。“确确实实是,老大不小的,不干点什么也不像话,我就开始写小说。”龙一说。

安娜·德·科尔贝尔 《风暴》展览高地11月1日, “空间·对话——周钦珊、安娜·德·柯尔贝尔中法油画交流展”在广州南岸至尚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呈现了法国女艺术家安娜·德·科尔贝尔的45幅作品;中国女画家周钦珊的15幅作品。她们用各自独特的艺术语言,为促进中法油画艺术交流提供了机会。

《潜伏》的成功,得益于其鲜明的主题:忠诚和信仰。“信仰,对今天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困窘,我们说自己有信仰、有理想,结果却发现我们的追求和信仰就剩两个东西,名和利。”龙一认为这非常可怕。

《潜伏》大热后,好多出版人慕名来找龙一,要一些像《潜伏》那样的作品。这让龙一很为难、很痛苦,因为他根本不去写一模一样的作品。继《潜伏》后,龙一推出的《暗探》、《刺客》为唐代历史小说系列,讲述的是一个以“义”字为最高人生境界的时代;而长篇代表作《暗火》讲述的则是1912年的北方革命党,虽然他们有私心、有分歧,但真实、有血有肉,而且是真正的革命斗士。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