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得少送得多 美术刊物前景堪忧

更新时间:2021-09-29 13:45:36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柏轩

摘要:上海有不少美术刊物是艺术家自己创办的,如《美术天地》、《水墨缘》、《中国抽象艺术》、《海派书画》等,有的是双月刊,有的是季刊;办刊方式有一人“挑头”、数人帮衬,也有几位同人合伙联办;有公开发行的,也有内部赠送的,即使是公开发行,也是送的多,卖的少。这些画家或画评人主办的刊物,成了

上海有不少美术刊物是艺术家自己创办的,如《美术天地》、《水墨缘》、《中国抽象艺术》、《海派书画》等,有的是双月刊,有的是季刊;办刊方式有一人“挑头”、数人帮衬,也有几位同人合伙联办;有公开发行的,也有内部赠送的,即使是公开发行,也是送的多,卖的少。这些画家或画评人主办的刊物,成了上海介绍画家和画评的“主流”媒体。但由于读者面窄、专业性强,一些刊物在“生死”边缘挣扎。

企业扶持为刊物“输血”

中新社北京3月6日电 (记者 曾嘉)台湾已故知名艺术家杨英风作品展“大器遇合”及杨英风之子杨奉琛创作展“五行再生”6日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包括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国务院台办副主任叶克冬、文化部副部长杨志今以及中国国民党副主席林丰正等出席开幕仪式。本次展览由中华文化联谊会、中国美术馆主办,台湾杨英风美术馆、杨英风教育基金会承办,共展出杨英风各个时期的雕塑作品57件,浮雕以及奖座3件,版画19件,景观规划案6件,以及相关的文献史料。

喜的是有一批热爱艺术的人,他们任劳任怨,有能力也愿意为艺术尽心尽力。《中国抽象艺术》主编许德民说:“我是真喜欢,把这作为事业来办。”他说中国目前还没有一本抽象画专业刊物,自嘲《中国抽象艺术》“是独一无二”的。

同时,这些刊物的大部分“带头人”往往同时拥有其他产业或有企业扶持,使办刊的资金得到保障。如《美术天地》,这是一本双月刊美术学术类杂志,开办7年共发行了37期。艺术总监陆春涛为记者算了一笔账,刊物全年所需130万元,其中印刷费、纸张费、刊号费等共90万元,人工、设计等费用为40万元。因陆春涛本人也是一家平面广告公司的“老板”,故人工、设计等费用就可以免了,其余费用由数家企业组成的理事会“埋单”。

“以画换版面”自收自支

据记者了解,也有部分刊物是自收自支,“以画换版面”是他们的主要资金来源。这些以介绍画家风格和作品为主的刊物,根据画家提供的作品多少以及作品的价值来决定版面的大小。

一位刊物主编无奈地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刊物没有‘父母’补贴,但要活命,只得羊毛出在羊身上。”对此,画家也乐意。美术杂志利薄且亏本,一般出版社都不愿办,但画家们需要有平台发表作品,向公众推介自己的绘画风格,他们把“贡献”的绘画作品权当是出广告费。这些刊物的选稿标准势必与画家“送”作品的多少挂上钩,品位和质量都存在着一定的欠缺。

>>得主作品内容多描写社会底层赫塔·米勒熟谙各类文学形式,随笔、小说、诗歌等均能自由创作。尽管米勒20多年前就离开了罗马尼亚,然而她的生活经历仍是她巨大的写作财富。她的诗作也好,小说也罢,都较多着墨于集权统治和社会底层的现状。米勒曾经说:“对我来说,最有意义的生活便是在罗马尼亚集权统治下的那段经历。德国的生活非常简单,就在几百公里开外,就是我那些过去的经历。当我离开的时候,我打包了自己的过去,并且意识到集权统治在德国仍旧是一个尖锐的话题。”

潜规则遭遇竞争危机

然而,这个实施了多年的潜规则,开始不灵光了,“收不到画”成了这些办刊人最头痛的事。由于近年来画价不断上涨,不少知名画家不愿再用画抵版面;其次,作品宣传的途径也开始多元化,不少主流媒体也增设了美术专版,无需花钱交作品也能得到宣传;画廊、拍卖会也会对作品进行一定的宣传。“新冒出来,上品的画家太少了。”这是办刊者的又一为难处。一位主编感叹:“刊物办到今天,成名的艺术家差不多已经轮过一遍,而年轻、有影响,值得宣传的实在太少了。” 尽管刊物还在按期按时出版,但未来前景难以预料,他们希冀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各方共同助一臂之力。

记者 顾咪咪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