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现实的古寺争虚拟的神仙

更新时间:2021-09-29 12:30:07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皓宸

摘要:据新华社昨日报道,安徽泗县是文化部授予的“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但这个“文化先进县”最近爆出一桩“丑闻”:为开发房地产,将文物保护单位释迦寺毁坏,原址通过竞价拍卖,成为当地“地王”。又是“闲时争名人,忙来毁故里”。这些年,全国各地“毁遗”事件此起彼伏。在江苏镇江,13座宋元粮仓

据新华社昨日报道,安徽泗县是文化部授予的“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但这个“文化先进县”最近爆出一桩“丑闻”:为开发房地产,将文物保护单位释迦寺毁坏,原址通过竞价拍卖,成为当地“地王”。

又是“闲时争名人,忙来毁故里”。这些年,全国各地“毁遗”事件此起彼伏。在江苏镇江,13座宋元粮仓变成了“如意江南”的楼盘;在湖北鄂州,始建于东晋时期的城隍庙面临拆迁……2009年底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结果显示,全国有超过3万处登记在册的文物消失。这其中,有多少文物毁于楼盘开发之手,我们不得而知;但房地产开发已成为“毁遗”的重要推手却是不容置疑的。

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文物,历经岁月与战火的双重洗礼,仍然保存完好;在人类文明不断进步、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却开始不断“消失”。不论是怎么消失的,无疑都会让人倍感悲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中国丹霞”申遗成功之后,全国各地又掀起了“遗产热”。一边是不惜血本“申遗”,一边是不计后果“毁遗”,不免让人沮丧。

而就在前一天,媒体报道说:流传了千百年的“牛郎织女”故事的起源地,一直在河南、山西、山东和陕西等地争执不休。在七夕之日传出这样的消息,实在是有些应景的意味。“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虽然没错,但也要看“文化搭台”之后,经济是否有戏可唱。“牛郎织女”是虚拟的人物,哪有明确的故里呢?即便争到了故里之名,恐怕也未必能够吸引游客,未必能发展经济吧。

泗县是不必争名人故里的,因为它早就有“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的美名。遗憾的是,泗县却不打文化牌。为了区区1150万元的土地款,为了开发2700元/平方米的楼盘,建于北宋年间的释迦寺被硬生生拆掉了。即便只算经济账,恐怕也是划不来的。据说,释迦寺异地重建的意见已提出两年,至今却仍未见动工。即便重建又能怎样,此释迦寺还是彼释迦寺么?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长、两院院士周干峙在2009中国城市规划年会上曾说,当前城市规划工作要解决好两个问题,一是行政干预过多,二是被开发商暗地操纵。释迦寺之所以会被拆除,这“两个问题”恐怕仍是根本原因。我们看到,即便当地文化局一再保护,即便国家文物局来函干预,终究还是“没顶住地方政府的压力”。可以看出,地方官员的政绩冲动是多么的强烈,“长官意志”是多么的蛮横。

按照文物保护法,像释迦寺这样的不可移动文物,其保护重建需报省级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批准,但泗县仅以县政府会议纪要形式就协调了各方意见,决定了文物的命运。照理说,这是需要被问责的,但事情发生了那么久,责还是无人来问,问责成了当地民众的一厢情愿,又着实令人有种无力感。“毁遗”事件此起彼伏,故里之争风起云涌,难不成就在于:不管怎么毁,不管怎么争,不管赚了还是亏了,不管有什么后果,地方政府都无需担责?

作者:刘义昆

据运河船夫介绍,周庆良在2003年退休后,立即又被返聘,一干就是14年。对于通州文物的保护,周庆良真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周庆良不光是在文献领域上有所建树,在文物保护上,他更是以命相搏。2006年5月,周庆良在去武夷花园小区东侧进行考古勘探的时候,发现有挖掘机正在附近施工。他赶忙上前要求工人立刻停止施工。但是,施工方却不予理睬。于是,周庆良一怒之下爬进挖掘机的翻斗里。施工工人见此才停止了施工。最后,通过有关部门的介入,对该地区的考古勘探最终获批。而随后发掘出来的大规模汉代砖墓群证明了周庆良判断的准确。这样的例子,在周庆良的身上可谓不胜枚举。为此,他也得罪了很多人。

近日,故宫博物院与北京市东城区政府合作,共同启动院藏文物抢救性科技修复保护工程。由于时代久远,故宫内收藏的大量文物存在糟朽、腐蚀、开裂、破损等自然损坏现象,亟待进行保护处理。但故宫现有的科技修复力量无论从门类上还是人员力量方面,都稍显单薄。另一方面,东城区虽然在漆木器、景泰蓝、玉器、剧装、宫灯、象牙雕刻等传统手工艺方面人才济济,但因需求量少,很多传统技艺因缺乏实践机会而面临失传的危险。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