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故宫武功坊被撞受损 出事路段禁机动车通过(图)

更新时间:2021-09-29 11:33:57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昕宇

摘要:黎明将就文物保护拿出自己的提案永安桥被定为文物永安桥2015年1月23日6时20分,沈阳故宫具有378年历史的武功坊被一辆轿车撞伤,肇事司机逃逸后自首,并被刑拘。16年前,距此地仅150米处也发生了一起轰动事件。1999年,国家一级文物、沈阳故宫东侧的下马碑被一辆白色奔驰车撞断为

黎明将就文物保护拿出自己的提案

永安桥被定为文物

永安桥

2015年1月23日6时20分,沈阳故宫具有378年历史的武功坊被一辆轿车撞伤,肇事司机逃逸后自首,并被刑拘。

16年前,距此地仅150米处也发生了一起轰动事件。1999年,国家一级文物、沈阳故宫东侧的下马碑被一辆白色奔驰车撞断为5段,下马碑毁损严重,无法修复全貌。

沈阳到底有多少文物穿行在车流间?如今它们的安全状况又如何?沈阳两会召开前,市政协委员黎明对沈阳不可移动文物的现状进行调研,昨天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与他一起探访。“车流间的宝贝”的保护问题可能被带上今年的沈阳两会。

回访1:被撞伤的武功坊

从1925年算起,全国政协委员单霁翔已经是故宫博物院的第六任院长。这个被媒体习惯称为故宫“掌门人”的院长,却总习惯强调说自己只是一个“看门人”,要看护好这里的文物珍品、古建筑群,传承发扬这些文化遗产的精神。说到如何让文物资源“活起来”,他认为首先得用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做展示,融入现代生活。

事发地摆上锥桩,沈阳路已难进车

1月23日6时20分许,一辆沈阳车辆牌照的大众牌小汽车,由沈阳路西侧冲入沈阳故宫路段,先是撞到路旁维修石材,减速后越过故宫西侧禁行警戒线,撞到武功坊南侧中间西面戗柱上,造成戗柱受损,表皮脱落。

昨天上午记者再次返回现场,看到之前裸露的“伤口”已被红色腻子覆盖,据附近居民介绍,这样的临时措施是在事发后第二天进行的,大家也猜测,更为仔细的维修应该在开春之后进行。

记者了解到,其实从2006年11月27日起,沈阳路二段改为步行街,禁止一切机动车、人力车、自行车通行。然而,机动车撞损国家级文物的事件仍然未能避免。而武功坊被撞事件发生后,这样的情况似乎在改变。昨天记者在现场注意到,沈阳路步行街两侧原本的车辆出入口,被摆上了多个锥桩,工作人员紧盯路口,不让任何机动车通过。

辽宁省政协委员、辽宁省博物馆馆长马宝杰表示,沈阳故宫武功坊被撞让他很心痛,这些不可移动的文化遗产保护应该重视,破坏了就是破坏了,损害了就损害了,账是补不回来的。

云南文博文物评估鉴定有限公司回答得比较详尽,相关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公司的前身是云南省文物总店,鉴定的专家队伍就是以此为班底的,都是通过国家认证,有正高或副高职称的。每一件藏品一般会有三个以上专家进行联席鉴定,实行一票否决制。碰到一些专家意见相左的疑难藏品,则可能延请博物馆或其他相关文博单位的专家当顾问。专家认定为真品的,就可以开具证书,另外加收一点费用,目前收费标准正在请物价部门审核,不会太高。至于鉴定结果,他们表示如果被确定为真品,在市场上流通应该具有更高的权威性,但不具备法律效力。同时,工作人员提醒,由于邮票和钱币方面的专家较欠缺,不建议大家前往鉴定这两项藏品。

回访2:“折腰”的永安桥石碑

依旧靠钢管站立,而桥旁车流不断

其实遭遇飞来横祸的不止故宫门前武功坊,就在一年前,城西永安桥“伤”得更重。

2014年3月4日,一个雪夜,沈阳一辆吉普车为躲出租车撞向373岁的省级文物永安桥桥碑。导致古桥碑只能靠着钢管固定才能站立,修复费用将近15万元。

永安桥始建于清崇德年间,是清朝各代帝王东巡的必经之路,是当年盛京通往北京大御道的要塞,也是沈阳现存最为完整的石拱桥,曾有4位清朝皇帝在上面走过。在沈阳43座名桥中,用龙头和龙尾装饰搭桥的,至今也仅有沈阳永安桥这一座,颇为罕见。

昨天,记者再次来到这里,看到固定石碑的钢管依旧没有拆除,古桥石碑上部斜靠在钢管上。永安桥是一座横跨东西向公路的古桥,据当地居民介绍,十年前为了保护文物,古桥就已经不再走车,公路也绕行古桥两侧,古桥在中间则像一个转盘。采访中记者也注意到,行经此路段的机动车很多,而且以大车为主。

本报记者陪同政协委员调研——

“车流间宝贝”保护将被带上市两会

辽宁省政协委员、辽宁省博物馆馆长马宝杰表示,沈阳故宫武功坊被撞让他想起了下马碑。马宝杰认为,不可移动的文物是城市文化的魂和根。而在近些年的省市两会上,关于加强不可移动文物保护的呼声不绝于耳。

沈阳市政协委员黎明在武功坊被撞事件发生后,一直在调研沈阳不可移动文物的现状,昨天记者也与他一同走访了几个地点。黎明说,沈阳有着2300多年的建成史,祖先给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留下了很多宝贵财富,如何能守得住这笔财富考验着人们的智慧。

“如果简单地用防护罩罩起来,显然削弱了文物的价值。”黎明认为,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前,对于那些与车流擦肩而过的文物,只能对周围街路进行禁行。

在陪同黎明调研的过程中,记者也收集了一些来自市民的声音。沈阳市民贾先生建议,以永安桥为例子,就应该建一座主题公园,让公路远离这座宝贵的历史文物。

黎明也表示,他正在考虑将调研的情况带上今年的沈阳市两会,希望能得到重视。

守住祖先留下的财富

对文物的保护,体现了对历史的尊重。但近些年,文物遭损坏的消息不绝于耳,甚至有些地方出现了保护措施跑不过“挖掘机”的尴尬现象。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基础设施建设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但对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我们似乎没有做到最好,甚至在各种因素的博弈之下,“先人与今人之争”的矛盾被放大到了极致。

谁都愿意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后人。同理,对于先人遗留下的财富,作为子孙的我们同样应该爱护。希望,今后再无下马碑的遗憾,武功坊自此安好。

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 柳云松

摄影记者 王 江

从“朕亦甚想你”的卖萌雍正,到鳌拜的花式幽默,还有朝珠耳机、顶戴花翎防晒伞。大众对故宫文创不仅喜闻乐见,更是十分买账。2016年,故宫文化创意产品的销售额已达10亿,故宫淘宝店的收藏量也已超过80万。在单霁翔看来,文创产品就是要接地气,融入生活,否则即使被买回家,依然难逃束之高阁的命运。“更多研究人们在生活中需要什么,在这基础上研发文创产品,实用性、趣味性和互动性多起来了。因此,一定要挖掘博物馆的文化资源,必须是原创、必须带着博物馆古建筑、文物藏品的信息,这才叫‘把故宫文化带回家’。”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