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113幅作品捐新加坡引争议:艺术没有国界

更新时间:2021-09-14 09:11:14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宇洋

摘要:“画家有国界,艺术无国界。”今天上午,吴冠中先生就其捐画给新加坡引发的争议首次向本报记者阐述了其观点。在保利拍卖的那张《九州无事乐耕耘》是给郭沫若先生画的,当时他们在重庆反内战反独裁的申明上签名,都是参与建国的民主人士,解放以后郭老做了副总理,分了个房子就是现在是郭沫若的纪念馆,

“画家有国界,艺术无国界。”今天上午,吴冠中先生就其捐画给新加坡引发的争议首次向本报记者阐述了其观点。

在保利拍卖的那张《九州无事乐耕耘》是给郭沫若先生画的,当时他们在重庆反内战反独裁的申明上签名,都是参与建国的民主人士,解放以后郭老做了副总理,分了个房子就是现在是郭沫若的纪念馆,里面有个很大的会客室,我父亲就画了这张画。前些年保利拍卖了2.6亿元,在2011年时全世界最贵的十张画之一。

9月2日,89岁的吴冠中与新加坡国家艺术馆签署文件,将113幅作品捐给新加坡。新加坡美术馆馆长郭建超说,这是新加坡公共博物馆收到的价值最高的捐献。吴冠中捐画给新加坡的消息引起了争论,有人甚至质疑画家是否爱国。当时《中国收藏》杂志曾就此话题采访并发表了本报记者的个人观点:吴冠中此举不违背法律,感情上可以理解。按照批评吴冠中捐画的人的逻辑,路德维希夫妇把包括毕加索在内的82位欧美艺术家的117幅作品赠送给中国,岂不更加不能见容于他们的国民?

吴冠中上午对记者强调说:“我常跟我的孩子们讲,我的画不是个人遗产,钱、房子你们可以分掉,但是作品我要送给公共机构,让历史来检验。”“我的作品属于世界人民,不管哪个国家,他们诚心诚意要并能展示出来,都可以给。”

本届剧本推介会继续为全国的剧本创作者特别是体制外和非京籍的文艺工作者提供免费服务,为草根作者和新人提供展示剧本作品的舞台。据统计,本届推介会非京籍、体制外的“草根”创作者投稿量占征集总数的70%左右。这些草根作家来自社会的各行各业,包括在校大学生、基层公务员、工厂工人、公司员工、退休职工等。他们的参与使剧本的创作更加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更多地反映了基层群众的声音。

他进一步解释道,他的艺术经历和家庭与新加坡颇有缘。1988年,69岁的吴冠中首次应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及南洋美专之邀,赴狮城举行个展。目前他的长子和孙女都在新加坡。“新加坡是我尊敬的一个国家,它的道德品质介于中西方之间,文化与中国接近。我把画捐给它,希望促进其对美育的重视。”

新加坡将辟出一个独立的展厅来展出吴冠中的这批作品。吴冠中说:“我不希望把画捐给对方后,对方却把它长期锁在仓库里。”

2009年,有关部门在答复中表示:“电影华表奖已设有‘优秀编剧奖’,电视剧‘飞天奖’设有‘最佳编剧奖’,这两个奖项的评选范围,既包括原创作品,也包括根据原著改编的作品。”“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奖,可涵盖最佳原创编剧及最佳改编两个方面,因此不必进行调整。” 而相关权利人认为,影视版权作为产业基础的剧本版权,必须版权明晰。原创剧本和改编剧本,版权构成不同。原创剧本是编剧一次性授权,而改编剧本是先有原作小说者授权,而后再有改编的编剧二次授权。从著作权法理上说,两种形式所产生的版权是截然不同的,既不能“包括”更不能“涵盖”。国际著名的电影奥斯卡奖,除设立“最佳原作编剧奖”之外,就特意另设了“最佳改编剧本奖”。之所以把两个奖项明确区分开,就是因为从版权属性而言,“最佳编剧奖”无法“涵盖”对原创文学作者经过改编而转换成另一种形态的奖励,这既是对文学原著授予“改编权”的肯定,也是对于改编者再创作智慧的双重奖励,这与原作剧本奖是截然不同的。

吴冠中今年曾向上海美术馆捐赠了重要作品66件,向故宫博物院捐赠了油画《一九七四·长江》等。

(记者 林明杰)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