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时客家移民老弱病残禁参加 骨肉被迫分离

更新时间:2021-09-28 12:52:51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语堂

摘要:成都市龙泉驿区的著名旅游古镇洛带,聚集着11家大大小小各具特色的博物馆。有了解客家习俗、体验客家风情的特色博物馆,有展示当代艺术为主的博物馆。它们形成了一个氛围浓厚的文化聚落。从清朝乾隆年间的民居风貌,到21世纪的当代创意艺术;从陶艺、石雕,到发艺、传统养生、古典家具,这里的文化

成都市龙泉驿区的著名旅游古镇洛带,聚集着11家大大小小各具特色的博物馆。有了解客家习俗、体验客家风情的特色博物馆,有展示当代艺术为主的博物馆。它们形成了一个氛围浓厚的文化聚落。从清朝乾隆年间的民居风貌,到21世纪的当代创意艺术;从陶艺、石雕,到发艺、传统养生、古典家具,这里的文化元素跨越了空间、时间。

客家文化与当代艺术在这里完美结合,让你不仅感受传统文化,还能感受综合艺术品位。

龙泉博物馆集群阵容

四川客家博物馆

中国西部客家博物馆

成都齐盛当代艺术博物馆

成都泥邦陶瓷艺术博物馆

成都标榜古今发艺博物馆

成都标榜女红工艺博物馆

成都标榜当代土陶艺术

博物馆

成都标榜川西鼓点家具

博物馆

成都标榜民间传统养生技艺

博物馆

成都川上雕刻艺术博物馆

成都市龙泉驿区博物馆

【四川客家博物馆】

客家文化博物馆第一家

四川客家博物馆,是全球第一家官办的展示客家文化的博物馆,现存文物591件,它是中国西部甚至全中国客家文化的一张名片,是客家人的寻根地。

四川客家博物馆坐落在洛带中心的湖广会馆内。湖广会馆最早建于乾隆年间(1746年),后在清末民初被毁,民末又在原址重建。会馆左右两侧的耳房并非客家风貌,而是当年集资建立会馆的客家人请来的工匠因地制宜,按照川西风貌修建的。

会馆

寇勤还表示,中国艺术品原始价格被极端低估,虽然曾有过价格暴涨阶段,但艺术品市场依然是投资的好方向,“现在再进入市场,一定要做好各种准备,知识上的、财力上的,要对自己负责。”除了自身层面的准备,刘双舟还建议出台艺术品市场相关管理条例,“不管我们正在进入还是已经进入消费时代,在法律方面,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我想相关条例的出台已是迫在眉睫。”

会馆是客家人处理大小事务之地,它有着衙门的功效。客家人在这里调解纠纷、搭台摆喜宴,还会在这里为远道而来的家乡人提供免费食宿。

“离别”雕像

由于交通条件限制,康熙年间的移民运动规定老弱病残不能参加迁徙,这尊雕像表现了当时青壮年与自己的父母、孩子被迫分离的情景。

客家生活用品

衣物、罐子、竹篓、锄头、镰刀、火枪、鸡公车、上百年历史的织布机……这里展现出客家人的生活智慧。客家人的到来,带动了四川的农业、商业和手工业发展。

宗祠

香港苏富比2014年春季拍卖会将于4月4日-8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五展览厅举行,呈献各式顶级珍稀瑰宝,从中国瓷器及工艺品、中国书画、当代文人艺术(当代水墨作品及艺珍)、20世纪中国艺术、当代亚洲艺术、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以至珠宝、钟表及洋酒。部分重点拍品将于雅加达(2月28日-3月2日)、上海(3月5日-6日)、北京(3月8日-9日)、新加坡(3月15日-16日)、台北(3月22日-23日)、东京(3月25日-26日)及高雄(3月25日-26日)巡回展览;而所有拍品将于4月3日-7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公开展出。

宗祠是供奉祖先和祭祀之处。宗祠对客家人来说是十分神圣的,祖先的牌位供奉在这里,象征香火延续的香炉也摆放在这里。这座宗祠博物馆完全按照以前的旧貌布置,神龛、神台的位置没有任何偏差。

花板床

这张花板床有100多年历史,用料虽然是普通的柏木,但其雕花和鎏金都保存得十分完整,鎏金工艺用的是真正的金粉。床上沿的雕花为“双凤朝牡丹”,象征着新人幸福美满。凤凰的形象并不美观,甚至有些古怪,是因为古代只有帝后可使用“龙凤”形象,工匠故意雕得“似凤非凤”,既让官差抓不到把柄,又满足了老百姓享受祥瑞的心愿。

族谱

客家人离家有三样东西是必须随身携带的,第一件就是族谱,无论走到哪里,都不能忘本。

【成都齐盛当代艺术博物馆】

感受艺术气息之余

还能参与艺术制作

榫卯结构的木制耕牛,染上颜料的石块,从木块里伸出的双手,被烧掉一半的画……也许你读不懂这些展品的含义,但在成都齐盛当代艺术博物馆,你绝对能感受到浓郁的艺术气息。

博物馆的创办者提出一个大艺术概念,他们认为当下所有的、能被人们接受的艺术都叫大艺术。因此来博物馆参观的市民能在这里看到绘画、木雕、漆器、陶瓷、手工艺品、玻璃制品等各方面的艺术展品。在这里,老百姓除了欣赏,还能参与到艺术品的制作当中。博物馆还有艺术衍生品商店,大家能用最实惠的价格将艺术带回家。

半幅画

画中人抬眼向上看,鲜艳的花瓣飘扬在他的头顶,似乎代表着他迸发出的灵感和天马行空的想象,但再往上看去让人吓一跳,整幅画的上半部分没了踪影,只留下烧焦的画框,你的思绪也随之戛然而止。

双手

整块木头雕刻的双手,手腕下面仍然是木块,就像双手从木块中长出来一般,似乎在挣脱着什么,又在努力够着什么。

记者 李果 摄影报道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