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二月河:现在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更新时间:2021-09-28 12:42:56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鸿涛

摘要:中新网7月22日电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自22日起,中央纪委监察网站将推出“聆听思想的声音”系列访谈,该访谈将以口述实录的方式记录中外大家谈人生、谈历史、谈文化、谈反腐。著名作家二月河在接受该网专访时表示,“现在的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二月河因“落霞三部曲”——《康

中新网7月22日电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自22日起,中央纪委监察网站将推出“聆听思想的声音”系列访谈,该访谈将以口述实录的方式记录中外大家谈人生、谈历史、谈文化、谈反腐。著名作家二月河在接受该网专访时表示,“现在的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二月河因“落霞三部曲”——《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而为海内外熟知。近几年来,二月河因其对反腐败的论述不断出现在公众视野。

寄语干部:腐败不会导致速亡,但腐败能导致必亡

书写帝王人生给二月河很大启示。他透露,自己在几个场合一直对干部这样讲:腐败不会导致速亡,历史上没有这个效应,但腐败能导致必亡。

“满军入关的时候,只有8万5千兵力,吴三桂在山海关的驻军是3万5千人,合在一起就是12万人。汉族的兵力是多少呢,李自成的铁骑部队有100多万,加起来汉族的武装力量在400万人以上。可是12万人打400万人,却如入无人之境。为什么,因为你腐败了,400万人也就是一堆臭肉,不腐败,12万人也能变成一把剁肉的刀。崇祯皇帝最后是什么样子呢?只能跑到景山自杀了。”二月河分析,这些历史的细节表明腐败与每个人都有关联,“人清醒是需要条件的。很多人清醒是在大祸临头时,在东窗事发时,在接受调查时。到那时清醒还有什么意思,错误已经铸成。

二月河分析,腐败问题,实际上就是一些文化糟粕带来的直接后果。比如,对权力无原则的崇拜是导致腐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那这种态势应如何改变?二月河提出,这就需要栽培除了权力之外别的值得崇拜的东西,比如说学识、品性,比如说典型人物,如焦裕禄、吴金印等,”需要给这些典型人物以社会地位,如果你只是简单地宣传这些典型,但是许多人在官员面前还是奴颜婢膝的,你叫群众怎么去崇拜典型而不去崇拜官员呢?“

因此,二月河称,要有游离出官本位的逻辑,让人们感觉到除了做官,还有其他事可做,“比如我做学问,虽然不及官员,但是也能受到社会的尊崇,我的家族和我的亲人也会受到尊敬,那么这就可能会分散官本位意识。”

如果腐败蔓延,经济再好、文化再好又能怎样?

此前有一种观点认为,经济高速发展,出现腐败问题在所难免。二月河并不十分认同。他说,经济水平高也好,文化程度高也好,都不代表你强大。腐败蔓延,经济再好、文化再好又能怎样?

“宋代是经济大国、文化大国,是世界历史上文化程度最高的朝代之一,但也是政治腐败、社会生活腐朽的朝代之一。今天,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能说宋代的中国是个强国。”二月河称,对经济实力和文化实力都不能迷信。对政治的腐败,不能拿经济的繁荣、文化的灿烂这些事去抵消,“一个政权如果不能维护国家完整,不能维护民族团结,不能下狠心治理腐败问题,其他方面再强大,都不能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不管你有多高的GDP,多大的文化体量,如果腐败横行,都会轰然倒塌。”

“中央是太阳,阳光照射到每个人心中,需要折射,折射到每个角落,同时要注入信仰的力量,这种信仰支撑可以说是民族力量的现实所在。我们党一定要把自身的这种力量通过各个领域层次把党的阳光折射到各个层面去,让各个领域沐浴这种阳光,那么整个社会的正气便可这样培育起来了。”二月河称。

现在的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当下,深化改革与反腐败已成为人民群众关注的热点。二月河认为,现在的八项规定很有效,在社会上已基本形成良好的舆论风气。

“这个八项规定给全党干部确定了一个最起码的、公开的社会底线。当前,中央的这种反腐是在争取时间。争取时间干什么?就是争取时间深化改革、完善制度,制定长治久安的政策,因为腐败的问题惩治起来是很难的。”二月河坦言,自己很拥护中央的决策,中央的决心很大,已经为老百姓所认知,“我们党的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二月河判断,现在的反腐败形势是“蛟龙愤怒,鱼鳖惊慌,春雷一击,震撼四野”,能让人民群众感到振奋。同时,人民群众也是满怀拥护和全力支撑的能量,等待着我们党能有更多更大的成果。

腐败和意识形态无关与人性有关

分析腐败的成因,二月河认为,腐败和意识形态无关,不管什么样的意识形态,都要面临腐败问题,“腐败是个社会病,不要把它和制度联系在一起。西方制度难道就没有腐败吗?我才在新闻上看到,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正接受调查。所以说,无论在什么制度下,只要不管,或者只要放纵,腐败肯定要滋生,要繁衍。”

二月河提出,但是在权力相对比较集中,或者对权力的监督相对比较少的情况下,就更需要高层领导人有清醒的头脑。基层负责抓这个问题的人也要有自律,要自律和他律结合起来,可能就会好些,“有人尝试用“西药”治理贪腐顽疾,但我不认为西方制度能约束中国政治文化。中国有中国的特点,不可能照搬西方。相应的制度,还得靠我们自己来建立。”

季羡林季羡林(1911-),字希逋,又字齐奘,山东省清平县人。北京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是我国著名文学家、语言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他早年留学欧洲,上世纪40年代回国后,长期在北京大学任教,在语言学、文化学、历史学、佛教学、印度学和比较文学等方面卓有建树。精于语言,通英文、德文、梵文、巴利文,能阅俄、法文,尤其精于吐火罗文,是世界上精于此语言仅有的几位学者之一。季老驰骋于多个学术领域,研究翻译了梵文著作和德、英等国经典,诸如梵文名著《沙恭达罗》和世界瞩目的印度两大史诗之一《罗摩衍那》等。

“贪欲是腐败产生的重要原因。但是人和动物不同,除了感性,还有理性。这种理性是后天的,它给你增加了警觉。如果没有这种警觉,父母亲的教诲,老师的教诲,领导的教诲,这些如果你都不在意,你难道还是个人吗?”二月河反问道。

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笼子的钥匙放在哪?

纵览历史,二月河认为有一些治理腐败的措施或制度值得借鉴,如雍正的密折制度。这种制度是官员向中央和雍正反映情况,作为中央掌握情况的一种材料,可作为制定政策时候的一种参考。二月河称,像这么一种党与群众的联系可能会使中央进一步耳清目明,再加上互联网,人民通过网络跟领导进行相对直接的沟通,这些对有效监督都有所裨益。

“我们现在说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面这句话说得非常到位。但是笼子的钥匙在谁那?钥匙要放在人民群众的手里面。如果权力关在笼子里,钥匙还在官员手里,那等于没用,笼子的钥匙要放在舆论监督和人民的手中,让反腐败更为公开更为透明。”二月河认为,“要让官员对人民的事业有敬畏感,对自己的工作有担当。要让他们有一种意识,民生即是天心,如果民生搞不好,天怒人怨,那还能做得下去吗?这样他就会格外小心。”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