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赵本山会否上春晚?作品说了算

更新时间:2021-09-13 17:08:12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捷杰

摘要:日前,赵本山就“从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上重要讲话收获什么”为题,接受了人民网记者的视频采访。在访谈中,赵本山首次回应了网友比较关心的“是否会亮相羊年春晚”的问题:“第一,听党的话,第二,听老百姓的话。如果大家还需要看我这张老脸的话,我会奋不顾身。”赵本山激动地说。《黑白东西

日前,赵本山就“从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上重要讲话收获什么”为题,接受了人民网记者的视频采访。在访谈中,赵本山首次回应了网友比较关心的“是否会亮相羊年春晚”的问题:“第一,听党的话,第二,听老百姓的话。如果大家还需要看我这张老脸的话,我会奋不顾身。”赵本山激动地说。

《黑白东西——朱乃正艺术思行研究展》是于本月15日在中华儿女美术馆开展的,厦门是巡回展的第三站,此前,该展览已在中央美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展出,引发了巨大的反响。厦门中华儿女美术馆馆长李忆敏介绍说,此次的展览包含了朱乃正先生从学院素描习作到油画风景、水墨、书法等临摹和创作的128件作品,时间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创作跨度约60年。这批作品展示了朱乃正先生油画、中国画、书法等几乎所有的艺术实践所取得成就,就此可窥这位书画大师一生艺术实践的路径。

对于长期生活在鲜花和掌声包围之中的赵本山而言,这两年遭到了来自各方面的批评和质疑,尤其是春晚中的小品《捐助》和电视剧《乡村爱情故事》更是恶评不断,并成为两会代表的一个热议话题。面对本山喜剧被批“伪现实”的观点,赵本山笑答:“我不高雅也不装高雅。”

在继承传统方面,张海隶书取《乙瑛碑》之骨肉停匀,《封龙山》之宽绰古雅;篆书得力于杨沂孙婉转流通;行书主追“二王”之意趣;草书含茹怀素之妙笔;楷书则以《张猛龙碑》为宗。因有特殊经历,他写擘窠大字也能力透纸背;因精研过小字行草,他能在咫尺之中起万里之势。张海说:“书法风格不可能预先设定,是在探索和实践过程中逐渐形成的。”的确,他的几种书体并非齐头并进,而是在不同的时期有所侧重。他先是在隶书方面取得突破,获得了大家认可。又学习汉碑、汉简、行书,草隶基本定型之后,又开始小行书、行草书。他说:“个人的创造力有限,每个人有限的创造力连到一起才是无限的。个人的艺术发掘到一定程度时,就是进一步丰富和升华。”

波士顿交响乐团在5月1 日的演出将选用美式演绎严谨细腻的德奥经典作品。其中上半场选择了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的《G大调第三十八交响曲“布拉格”》。该曲作于1786年,该年莫扎特受布拉格方面邀请,携带这首作品访问布拉格,1786年1 月19日亲自指挥首演。这一年也是莫扎特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在布拉格上演的节点,因此莫扎特非常喜欢这座欧洲音乐小镇,用作品表现了他在这里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作品共分三个乐章,通过慢板转快板、行板和终乐章再现光辉灿烂的第一主题展现了作曲家颇为自豪、辉煌的一段音乐之旅。

随着赵本山艺术地位的不断提升,近年来,他的作品也引发了“低俗还是通俗”的尖锐争论。赵本山现象的审美认知引发的争论还从国内影响到海外。美国《新闻周刊》曾发表文章称,小沈阳为“最低俗的中国人”。对此,小沈阳在接受采访时回应:“我不知道什么东西是低俗。我只知道,观众喜欢我的表演。”

在人文领域,没有通俗文化的介入是不完整的,也是不真实的。所以,每一个人不必掩饰自己基元性的通俗身份,以及对通俗文化的欣赏需求。通俗与低俗,一字之差,从审美的角度,却是天壤之别。小品王赵本山,作为春晚的一个文化符号,已经消失于两届春晚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就是小品的水准达不到春晚的要求,这是不争的事实。尽管全国观众很想看到你在春晚中表演,给观众带来审美的愉悦,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艺术可以放飞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脚踩坚实的大地。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赵本山是否回归春晚,重要的不是接受采访时说什么,而是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只要有好作品,春晚肯定会举双手欢迎赵本山“归队”。吴为忠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