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市场谨防三大新误区:头衔与作品价位不等同

更新时间:2021-09-13 16:52:33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捷杰

摘要:静安书画院院长宣家鑫的书法作品28日起在上海图书馆展出。日前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近年来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出现了不少新状况和新误区。头衔与作品价位不等同宣家鑫说,日前某省书法家协会公布了一份“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润格表”,按照会员在书协里的级别,从高到低地排列作品价位,最高的

静安书画院院长宣家鑫的书法作品28日起在上海图书馆展出。日前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近年来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出现了不少新状况和新误区。

头衔与作品价位不等同

宣家鑫说,日前某省书法家协会公布了一份“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润格表”,按照会员在书协里的级别,从高到低地排列作品价位,最高的是书法家协会主席。这种由头衔决定作品报价的做法,引起了轩然大波。职位高,书法艺术造诣也一定高吗?他认为,书画的定价和其在官场的职位毫无关系。虽然书法收藏者在收藏作品时,会考虑书法家的社会知名度、影响力,但书法作品的价值不一定随职位高低而增减。

出现这种“价目表”的原因是社会上有不少新入门的书画收藏者,对书画艺术没有鉴别力,只能依据职务的高低来判断作品的优劣,从而形成了职务越高、价钱越贵的状况。有的地方甚至按照官衔标价,市级领导、县级领导的题词都有一定的价码,他们的字甚至比书法家还要贵得多。

这个探索时代涌现的佳作多得不胜枚举,程玮的《白色的塔》里灵动的飞翔的象征意味令人经久难忘,她后来在长篇小说《少女的红发卡》中又有新的建树;曹文轩的《古堡》中的前瞻意识和90年代后期的长篇小说《草房子》等作品,表现了美感的华丽;金波、张之路、班马、梅子涵、沈石溪等的作品都值得一提。此外,韩辉光的《校园喜剧》、韦玲的《出门》、白冰的《坟》、刘海栖的《男孩游戏》、陈丹燕的散文《中国少女》等在当时也有很大冲击力。那个儿童文学的峥嵘岁月,很多作家开始通过作品探索人,探索自身,探索如何用更高超的艺术手法来表现。

鉴与赏两者不能混淆

宣家鑫认为,鉴定是一门科学,“鉴”与“赏”是不同的。“鉴”是指以科学的眼光看待作品,客观地分析作品的书、画、章、纸、装裱、题跋等多方面的知识,目的在于分辨作品的真伪。“赏”是对作品的判断与主观理解,更多的是评判作品的艺术水准与作者的艺术造诣,两者不能混淆。

但有些书画家常常在鉴定过程中,把自己对书画的主观判断带入到辨别真伪中去,认为画得好的作品是真迹,画得差的就是赝品。其实不然,作伪者通常会将书画家的代表作作为底稿,所造的赝品本身也具有一定的艺术水准。如果仅凭画得好坏来认定真伪,是不科学的。也有的鉴定专家采用著录法及标准件法,把需鉴定的作品与公认的真迹作比较,如果风格一致即为真迹,风格有差异则为赝品。这种鉴定方法也存在局限性。书画家一生中作品多达几万件,少则数千件,而真正成熟期的作品不到十分之一。如果仅用成熟期的作品作为标杆来对照,必然会造成“冤假错案”。

同件拍品频现有炒作之嫌

同一件作品频频出现在不同拍卖会上,宣家鑫认为这是短线炒作的缘故。常去参加艺术品拍卖会的人会发觉,同一件作品,春季拍卖时出现在这家拍卖会,秋季马上就会出现在另一个拍卖场;也有的今年买进,明年卖出,而且价格会明显攀升,给人一个假象:此件作品升值空间大、升值快。宣家鑫说,这种价格其实是不可信的,有些人就是靠拍卖来不断炒作、抬高自己的身价。买者要有独立的思考和辨别能力,不要盲目地被所谓的市场价所蒙蔽。(记者 顾咪咪)

他经过进一步研究发现,剩余部分剧本的写作风格与当时另一位剧作家托马斯·基德相同,因为其中包含约200处与基德作品中相同的短语。他认为,这表明该剧有60%是基德所作。基德的代表作《西班牙悲剧》被认为开创了英国复仇悲剧先河,对莎士比亚戏剧有重要影响。争议不断近150年来,《爱德华三世》的“身世”问题一直饱受争议。学术界直到1997年才认定莎士比亚参与其创作,并将它收入《莎士比亚全集》。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