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春晚,成为国家项目更要亲民

更新时间:2021-09-13 16:00:38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宇正

摘要:马年春晚执行总导演吕逸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春晚一直都被重视,我参与了三届,只是今年更加重视了,把它定位为国家项目,这是第一次。这个之前没有提过,以前我们都是说台长工程,也都很重视。但国家项目,今年第一次提。我自己觉得,那国家项目是什么呀,奥运会开幕式是国家项目。”(据《中国

马年春晚执行总导演吕逸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春晚一直都被重视,我参与了三届,只是今年更加重视了,把它定位为国家项目,这是第一次。这个之前没有提过,以前我们都是说台长工程,也都很重视。但国家项目,今年第一次提。我自己觉得,那国家项目是什么呀,奥运会开幕式是国家项目。”(据《中国新闻周刊》1月28日报道)

马年春晚,马上升级。这个真不知道。不过,对于老百姓来讲,无论是不是国家项目,春晚总是一份期待,即便要为了“骂”春晚,也要先看春晚,唯有如此才能骂得专业,骂出水平,击中要害。在总导演冯小刚看来,执导春晚肯定是要挨骂,“我就当回馈一次社会。因为无论春晚弄成什么样都是挨骂的。看春晚是一种习惯,骂春晚现在渐渐也成了一种时尚了。”这是冯小刚的表达技巧,也是实话实说。

春晚,作为文化产品,“级别”提高意味着“待遇”马上提升。全国观众都有观看的权利,更有挑刺儿的权利;但没有一定要观看的义务,观众拥有遥控器的选择权。所以,收视率虽然是衡量春晚成败的一个标准,但也不是唯一的标准,一方面缘于不少人看春晚就是瞧一眼、扫一下,几个小时可能只看几分钟,并不专注;另一方面看后的褒贬评弹也都是给春晚“加减分”。

为办一台让更多人满意的春晚,针对众口难调、多元文化需求、眼光越来越高、眼界越来越宽等现实,一群精英千方百计、挖空心思、煞费苦心,进行了大量的创新与尝试,这种“量的积累”功不可没,也是这么多年来春晚不断进步的动力,春晚在骂声中存在,更在骂声中成长。一方面春晚的魅力无限,尤其是草根的“我要上春晚”愿望迫切;另一方面春晚的魅力有限,有的明星不屑一顾,比如刚拿大奖的“娜姐”会选择“关机”来拒绝春晚。

“文化是一座城市之魂,挖掘城市的历史文化内涵,塑造城市形象,已成为当今城市发展的主要趋势。”南昌市副市长张根水说,近年来,南昌坚持文化强市的战略,使英雄城市南昌的魅力更加彰显。目前,南昌市的滕王阁正在改扩建中,将进一步拓展景区空间,打造成具有城市标志性的5A级旅游景区。同时,南昌还将重点打造“一江两岸、双城拥江”的城市格局,希望再现唐代诗人王勃描绘的“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的自然繁华美景。

春晚要有亲民胸怀和返璞归真的朴素情怀。春晚影响力的下降,缘于文化认同与文化期待的落差,缘于多元化消费时代与个性化张扬时代的纠结,缘于人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与供给的矛盾显现。一直以来,春晚走的是“精英路线”,有亲名(名人、名流、名家)、亲明(明星)倾向,草根上春晚只是“偶遇”。马年春晚已“定型”,不知有多少草根上镜?有多少亲民元素加盟?今后,升级为国家项目的春晚更要走“群众路线”,多接地气,多赢民心。李云

考古发现与基建紧密相连同年初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公布的2008年度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相似的是,此次十大考古新发现中,大多也是在配合基础设施建设进行抢救性发掘整理过程中取得的。对此,年度考古新发现评委徐苹芳告诉记者,配合基础设施建设是中国现代考古学的一个特点。类似此次入选十大的四川成都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就是一个典型。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